米欢欢今天下午又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配上她那狐媚的样貌和魔鬼的身材,更是增添了几分别样的韵味。

林致远对自己这位曾经的“红颜知己”真是又爱又恨,爱她那绝美的容颜和极品的身材,恨她这种狠毒的薄情寡义。

宣传干事孟宪海是个没存在感的老实人。

李泽蒙完全就是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悠”的官油子,有点关系,有点想法,可就是容易让人看出来。

这小子回来后一直再给季大林不时的添水,完全不理会自己这位新任的镇长助理。

看来刚才季大林在会议上已经作出明确指示了,自己就是个没有权力的空壳助理,完全不必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官场之中有两种边缘化,一种是职位上的“边缘化”,另一种则是人际关系上的“边缘化”。很不幸,这一周的时间林致远就尝到了这两种味道。

但官场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心态。如果林致远手里没有“官牌”,心态肯定会被这种“边缘化”搞乱,可现在“官牌”在手,他能及时发现自己和别人的心里变化,这就让自己可以超脱的看待每一个人。

如今“官牌”在手,就要看林致远如何破局。

看向李宛儿,林致远微微有些失神,这小李是既漂亮又温婉,完全就是当媳妇的好苗子。可当再次看向对方额头时,早上“官牌”还是方块4的李宛儿,悄然间已经变成黑桃4了。

就在林致远疑惑间,林致远的手机“叮叮”收到两条短信。

一条来自米欢欢,“致远,下午有空吗?我到你宿舍去一趟。”

一条来自李宛儿,“林哥,您下午有空吗?伏虎饭店203房间,我请你吃饭。”

一下子收到两位大美女的短信邀请,林致远有些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看这两位美女的样子,肯定与季大林今天下午给他们的开会内容有关。

林致远给她们一一回复了短信,他要一个一个的把她们吃掉。

听到林致远手机传出的动静。

仿佛为了比赛一般,季大林的手机也不断响起,一个个的电话打进来。

林致远听到的大多都是请季大林吃饭的电话。这小子现在是书记的“第一红人”,有的是巴结的。

到了下班时间,林致远也没有急着出门,明天的调研计划还没有完成呢。令他意外的是,除了江宝安、李宛儿,破天荒的几个人居然都没离开。

林致远做完调研计划,关上电脑就返回宿舍。米欢欢随即跟了出去。

等林致远一离开,季大林给了李泽蒙一个眼色,对方会意,立马关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林致远的电脑。

一进入宿舍,就看到米欢欢已经躺在了床上。长裙裙摆上拉,漏出了白皙粉嫩的长腿。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林致远对米欢欢冷声道。

“哥,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咱们不是互为对方的知己吗?”米欢欢楚楚可怜地看向林致远。

林致远看着对方的样子,冷笑道:“我告诉你,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以后不要再把我当傻瓜了。你以为你的那些计谋就没人能看穿吗?米欢欢,你只为了你自己,我、季大林,甚至李振虎,只不过是你手里的棋子罢了。”

米欢欢轻轻一笑,站起身道:“真没有想到,看来你并不傻,可惜你虽然又找了刘春晨当靠山,可还是逃不过碌碌无为的命运。这伏虎镇的天是姓“李”的!”

林致远,平静的问道:“是吗?米欢欢,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也奉劝你一句。你是个女人,还是把心思放到工作上为好,小心玩火**,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米欢欢变了变脸色,看向林致远的表情满是敌意:“好啊,那我们看看到底是谁最后在玩火**!”说完拧着小定走出了宿舍。

林致远也只能是苦笑在心,想起与米欢欢过去的种种,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一个如此心机深沉、自私自利的女人。

不过路都是自己选的,对方的选择和命运自己无权干涉,涉入过深反而会反噬自身,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打发完米欢欢,想起李宛儿的邀约,林致远开着车往伏虎山庄饭店赶去。

通过今天的观察,李宛儿今天肯定是出现了问题,不然这额头上的“官牌”不会一天之内从方块变成了黑桃。

来到伏虎山庄203房间,李宛儿赶紧起身客气道:“林哥,您喜欢吃什么,我点!”

有了米欢欢这个前车之鉴,林致远对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是保有戒心的,笑道:“随便点俩菜就行,就咱们两个人。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李宛儿要是老老实实向自己坦白的话,那林致远还准备接纳她。如果像米欢欢那样对自己存了“180”个心眼子的话,那只好对这位美女宣判“死刑”了。

李宛儿用手机点完餐,咬咬嘴唇道:“林哥,那天是季大林让我们投你票的,不过最后我没投你,还被他骂了一顿。”

林致远淡淡的说道:“这事我知道,你跟江保安投的的是弃权票。”

李宛儿一呆,没想到林致远居然已经知道了,咬咬牙继续开口道:“今天季大林开会,是给我们每个人单独开的会。他交给我的任务是监督刘镇长,以后她的一举一动每天都要向他汇报!”

林致远一愣,他当然知道季大林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监控镇长。

他只是没想到李振虎动手这么快,居然让李宛儿去监视刘春晨。看来从一开始选择米欢欢服务刘春晨,李振虎就已经动了想要架空新镇长的心思。

刘春晨还是太单纯了,她以为她只要政绩不要权力就可以与李振虎相安无事,结果却早已陷入到对方的圈套之中。

“您说,我该怎么办啊?”李宛儿已经带着哭腔了。

想想也是,一个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大学生,突然来到这复杂的基层一线,又平白无故卷入到权力斗争之中,确实会陷入焦虑之中。

林致远没有正面回答她,死死的盯着她道:“你为什么选择来找我呢?”

李宛儿俏脸一红,不好意思道:“哥,我就是觉得你像个好人。”

林致远笑了,待在基层这块土地上,当个好人可不容易,“宛儿,你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又在乡镇工作,除非辞职,否则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只能坦然面对问题。”

李宛儿低下头,仿佛下达什么决心似的,坚定道:“哥,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林致远故意开玩笑道:“是吗?我的话比你男朋友的还管用?”

李宛儿一愣,随即脸红道:“我还没有男朋友呢!”

林致远心中一动,“那你有什么想法呢?”

“搞掉季大林他们。”李宛儿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