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虎在官场已经浸淫30年了,肯定不会第一天就拒绝新镇长的提议。

他还真有些小看了这位美女,认为对方就是凭借高学历、高平台下来镀镀金的。

她既然选中林致远这个“干吏”,那就是还想在这伏虎镇翻起几朵浪花出来。

刘振虎笑道:“怎么会,我肯定会把镇上最优秀的人才提供给镇长。大林啊,通知林致远来趟接待室。”

林致远还没去羊口村,既然刘春晨来当镇长,怎么说也得上前露露脸,攀攀交情。

李泽蒙、李宛儿收拾完会场正往外走,看到还在大院里溜达的林致远。

李泽蒙嚷道:“林致远,咋还在镇里瞎逛呢,不抓紧去羊石村驻村吗?”

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骑。就连李泽蒙这个新兵蛋子都敢跑自己头上拉屎了!

“泽蒙,别胡说。林哥是咱们的老领导,伤都还没好呢,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李宛儿好言劝解道。

林致远感激的看了一眼李宛儿,这小姑娘真是人美心善,就是可惜待在了乡镇。

不过当他看向对方的额头时,却发现李宛儿的“官牌”居然是方块4,这可是乡镇中层干部的标志。

再看向李泽蒙的“官牌”还是红桃3。两个人去年一起报到的,为什么差距如此之大,难道这李宛儿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背景或者即将迎来好运?

看到林致远一直盯着自己的额头看,李宛儿心理都有些可怜他了,林主任以前多风光啊,又帅又有才,现在怎么成了这步田地。

林致远正打算回宿舍,季大林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喂,林,林镇长,刘书记请您来一趟接待室。”

“林镇长?季大林,你脑袋也让人给拍了吧?瞎喊什么呢?”林致远觉得这小子又故意让自己难堪。

季大林心理更不痛快,只得耐心道:“你快来吧,李书记和刘镇长已经等着你了。”

林致远心理一动,赶紧走向接待室,远远地看着李泽蒙已经如标枪般站在门口了。

“林镇长,快请进。”李泽蒙后背微躬,手臂做着请的手势。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这小子的态度是千差万别,还真是能屈能伸,跟季大林一样,是个人才。

推开门,李振虎、刘春晨满面笑容的聊着天,季大林、李宛儿恭敬的站在一旁。

“致远来啦。来,刘镇长,您眼光真是独到,林致远可是我们伏虎镇最优秀的年轻干部。对了,你们还需要我介绍吧?”李振虎最后一句话已经是有意打探了。

刘春晨笑道:“以前在市委组织部的时候,在报纸上看过林致远写过的文章。很有思想深度和对工作的理解。”

原来是这么回事,李振虎稍稍放下了戒心。看来只是凑巧而已,这刘春晨并没有争权夺利的意思。

李振虎转过身道:“林致远,一定要好好干。既然刘镇长高看你一眼,让你担任镇长助理一职。今后一定要在镇党委的领导下认真履行好职责。”他最后一句话已经有警告的意味了。

林致远一愣,这镇长助理虽说不是副科级干部,可比现在自己这个驻村干部强多了,也算是一只脚迈入了副科门槛。

在乡镇,只有派出所长、财政所长、国土所长这三个强势部门扛把子才兼任镇长助理。

林致远知道李振虎是个“笑面虎”,对自己更是欲除之而后快。当然,自己对他也是非常的不感冒。

可作为镇长助理,今后也得为刘春晨着想。

林致远恭敬的表态道:“好的书记。今后我一定在镇党委、政府的领导下,扎扎实实协助好刘镇长的工作。”

李振虎满意的点点头,“李宛儿,以后你就担任镇妇联主任一职,同时负责照顾好刘镇长的生活起居。”

难怪李宛儿的“官牌”变成了方块4,看来确实是被提拔了,林致远更加确信了自己对“官牌”的判断。

回到办公室,林致远的办公桌已经被李泽蒙重新打扫了一遍。

坐在久违的办公桌前,林致远不禁感激起自己的那块“虎啸石”来,肯定是它激起了自己的“官牌”异能。中午的时候得赶紧回村看看,把“虎啸石”搬回来。

林致远静静的观察着这群熟悉的陌生人,一个个都低头假装忙着手里的工作。

季大林的“官牌”还是红桃4,李宛儿是方块4,米欢欢是红桃4。

最让林致远震惊的是“老油条”江保安,他居然也是红桃4,难道他最近会有什么新机遇?也要提拔了?

林致远心想,现在自己提了镇长助理,比季大林这种中层干部都高“半格”,自己的官牌肯定是闪耀的红桃4了。

他从桌洞里掏出小镜子,往额头上看去,心里立刻凉了三分,数字是由3变4了,可花色还是那个讨厌的梅花。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官牌”并不准?不对,这项异能肯定是准的,那只能说明一点,自己的这个镇长助理是刘春晨提拔的,可党委书记李振虎心里并不同意,所以说自己的处境并没有发生变化。

林致远的内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放下了升官带来的大意心态。

挨到中午下班,林致远开车赶回羊口村。村口哪还有半个人影,来往的人进进出出。没有了镇干部在旁边压阵,这老刘头也跑回家躲清闲去了。

想到自己前天还因为这挨了一棍子,被石头都磕破了。林致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官场的现状,偷奸耍滑,就连村里的老头都这样。

林致远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没有村里干部陪着,在老百姓眼里,他这个镇里的干部是一点面子也没有。

这路口他不用不站了,来到帐篷里,一眼就看到被自己献血浸染的“虎啸石”。

现在的“虎啸石”更加的霸气,自己的鲜血随着白石的纹路形成了虎纹,更难得可贵的是,居然在虎头的脑门上隐隐形成一个血色的“王”字。

“靠,没想到这石头的额头上也有字,可别说,别是扑克牌里的那个红色的大王吧?”林致远不禁胡思乱想道。

他连忙把“虎啸石”抱起,重新放到汽车的后备箱。

林致远小心的把“虎啸石”送到宿舍,稳稳的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刚要关门,米欢欢穿着红色低胸长裙闪身走了进来。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