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伏虎镇政府,穿过凌乱的镇驻地,顺着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土路,终于来到了伏虎镇最大的企业伏虎建材机械有限公司。

刘春晨一路皱眉,忍不住吐槽道:“这伏虎镇的路实在是太破了,怎么除了镇驻地,一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

林致远心道:“你这是在大城市机关呆习惯了,以为出门就是柏油马路,这可是在下面的乡镇。”

林致远转过头解释道:“这几年县里的交通公路资金主要放在县道和镇道建设了,农村公路确实拿不出钱了。要想修的话,大部分资金得自筹。”

刘春晨现在听见“钱”这个字就头大,镇长没当几天,凡是找她汇报工作的都是要钱的。

伏虎建材机械总经理李红兵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一旁的还有他的儿子副总经理李大国和儿媳妇邓梦洁。

这伏虎机械说到底就是个家族式企业,整个企业厂区乱糟糟的没有规划。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红兵抓住了国家大兴建筑市场盖房子需要各类砖头建材的机遇,这才开始慢慢发家。

儿子李大国初中毕业后在厂子里混了几年成了副总。

李红兵发家后,给他找了个江东大学毕业金融专业的儿媳妇邓梦洁来一起管理企业。

看到刘春晨、林致远走下车。

李红兵带着两个人赶紧迎上来道:“欢迎刘镇长到伏虎建材机械公司考察工作。”

李红兵就是个大老粗,过去在村里买了两台制砖机生产红砖发了家。

后来随着各地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的民房建设,敏锐的发现了机遇,开始生产各类制砖机,慢慢的在南江县甚至江州市打响了名气。

李红兵带着刘春晨、林致远一起看了生产和组装车间。

车间一共四个,车间都是生产和组装制砖机的零部件。不过还是有些制砖机的零部件还是依赖到津海或者国外进口。

一行人看完厂区,又来到二楼会议室听取企业的相关情况汇报。

李红兵高兴的说道:“刘镇长,昨天致远给我打了电话,我十分高兴,没想到镇长上任第二天就到我们的企业调研。我就是个没文化的大老粗。现在企业都交给儿子和儿媳去管理。让他们给两位领导汇报汇报。”

副总经理李大国就是个喜欢吃喝玩乐的家伙,镇上的狐朋狗友一大堆,让他在会上发言可就难为他了。

邓梦洁微笑道:“刘镇长,林镇长。刚才李总在厂区已为你们做了详细的介绍。2002年,伏虎建材机械是完成销售额2亿元,利税2000万元,上缴地方财政收入600余万元,解决周围村庄就业100余人。可以说我们企业为镇政府的财政收入提供了“半壁江山”,还希望镇里对我们能继续加大支持力度。”

刘春晨点了点头,道:“伏虎建材机械是镇里的龙头企业,更是镇域经济发展的最大经济增长点。刘镇长昨天跟我一介绍,今天我就来了,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尽管提,只要不违反规定,伏虎镇党委政府一定会尽全力支持!”

林致远插话道:“两位李总,邓总,刘镇长昨天上午才刚刚报到,今天就到伏虎机械来,充分说明了对企业发展的重视。你们放宽心尽快提意见和要求就行。”

李大国一拍桌子高声道:“那感情好,刘镇长可比那个李振虎,季大林那些个领导强多了。这几个家伙一来,好家伙,不是吃伏虎山上的野鸡,就得吃江州河的野生鱼,奶奶的茅台都给我喝了6箱了,屁事没办。”

李红兵赶紧训斥道:“你给我住嘴!胡说八道什么呢!抓紧去安排午饭,按最高标准上!”

李大国满不情愿的起身,嘟囔道:“得,还是那老一套!”

邓梦洁面露尴尬之色,很快神色自若的汇报道:“刘镇长,我们伏虎机械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土地指标。前年征用的100亩土地,建设了一个研发中心和2个厂区,现在已经根本不够用了。”

刘春晨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问道:“还需要多少土地?”

邓梦洁汇报道:“保守估计还需要土地200亩。制砖机的300多个零件,目前我们能实现生产的有170个,我们想再上4条生产线,基本实现砖机零件生产的全部国产化。另外,我们企业的资金周转有些困难,希望政府能帮我们联系联系银行贷款1亿元。”

林致远倒吸一口冷气,“乖乖,200亩土地,1个亿的贷款,这个邓梦洁胃口太大了。”

刘春晨转过头问道:“林镇长,你是什么意见?”

林致远想了一会儿,谨慎的提议道:“企业要发展,离不开土地和资金的支持。资金的话,我们一起跑一跑县里的几家银行。不过这土地指标县里把控的很严格,县里一年也就几百亩的土地指标,大部分还放在了开发区。镇长,这方面得好好研究,从长计议。”

刘春晨点了点头,表态道:“那好,企业的情况和诉求我已经了解清楚了。等回去后我们开会好好研究,跑一跑县国土局和银行,争取给李总、邓总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红兵笑道:“那实在是太好了。刘镇长、林镇长两位真是一心帮助企业发展的实在人。不过在商言商,事成之后,不知道两位镇长打算我们伏虎建材机械如何反哺你们呢?”

“反哺?李总,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刘春晨疑惑的问道。

李红兵哈哈笑道:“刘镇长,刚才林镇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光这200亩的土地指标就是个天大的难题,别说往县里跑,少不了得往市里、省里跑。李振虎书记可是提出事成之后要占新项目10%的干股的。”

李红兵的话让刘春晨、林致远大吃一惊,没想到李振虎胃口这么大,居然想白白入股伏虎建材机械。10%的干股,什么投入没有,按照伏虎建材机械的效益,一年光分红至少就要过百万。

林致远赶紧接过话茬道:“李总,您可以小看我林致远。但您也太小看刘镇长了,刘镇长是市委组织部出来的干部,她是真想为伏虎镇的发展出一份力,做出成绩来的。”

开玩笑,10%的干股,哪一位领导不心动,就是不知道前期那100亩的土地指标李振虎有没有伸手拿钱。

刘春晨道:“李总,邓总,我想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只能说尽力而为。至于你们刚才说的李书记的事情,我全当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李红兵哈哈笑道:“当然,当然,两位镇长今天辛苦了。中午千万不能走,我已经让大国安排了,一定要好好喝一气。”

林致远刚要开口拒绝,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还我们家的地!”

“把欠我们家的钱交出来!”

“我们要见镇长!我们要见李总!”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