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的速度回归齐天体内,控制齐天的身体变化。

“蓬……”火星撞地球地对拳,让人胆颤心惊地拳头碰撞巨声按时发生,余音缠绕不绝,有种钝金属碰撞的难听感觉,让大半观众掩耳拒听。

双方皆捧着折断地手臂,向后飞跌。

齐天一步一步急退,身体左摇右晃,连用引力入地**,终于在撞上拦索后,将敌拳的杀伤劲力化解掉。

伊角次郎则直接飞跌撞在拦索上,身体压制不住齐天的拳劲,将拦索拉出擂台之外一米有余,重新跌回擂台时已经软倒爬不起来,全身抽动,口吞白沫,全身浴血,神智陷入昏迷。

这是怎么一回事,结果与预料截然相反,这种反差,让全场观众目瞪口呆,半晌作声不得,为什么拳劲更重更恐怖的一方,在正面撞击下反全面落败,被击倒在地,看样子已经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

这是不可思议的结果,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一幕,可它偏偏就发生了,而且是当着在二万余人的眼睛下发生的。

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二,可突然有人用实际行动算出一加一等于三一样,给人极其突兀的感觉。

两拳相击,为什么不是拳重的胜出呢?

观众百思不得其解。

日方的教练席更是无法相信,好半晌,佐腾教练才手忙脚忙的关掉声波器,并命令助手上擂台救护全身浴血已经昏倒的伊角次郎。 他们只能接受这完败的结局,佐腾教练无奈的看着依然挺立的齐天,暗忖这是一个无法战胜的魔鬼!

比赛结束,直到裁判宣布齐天获胜,全身缠着纱布的伊角次郎被抬走,观众依然呆立于座位上,显然他们还在消化这个结果。

“天啊,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我会看不懂啊?”好半天,观众席响起绵绵惊呼。

“看到没有!大号美女,小雨,这就是我齐天的真正实力,我是最强的!妈妈,你看到了吗,齐天是你的儿子。 ”齐天涌起一种前所无有的自豪,扬起未折断的手臂拳头,向观众席上的阿曼妮及吴桐雨吼叫道,能够正面击倒伊角次郎这个强大的对手,让齐天分外兴奋与激动。

这时吴乃霆与助手也刚刚从惊喜中醒来,奔上擂台,拥簇着齐天,并将齐天抛上半空,分享胜利的喜悦。

所有来观战的参赛选手沉默地端坐在座位上,看着不断飞抛的齐天,一片凝重,包括巴端与阮自强这些种子选手在内,皆将齐天列为头号大敌。

为什么齐天面对伊角次郎这一记超级重拳,可以战而胜之呢。 伊角次郎最后的这一拳,带起一血雾,绝对恐怖,以巴端之能也要暂避其锋不敢硬撼,而齐天的一拳虽然也不错,却明显在劲力上要弱上几个层次。

这些超一流的拳手皆在分析着,在双拳相击这一刹那之前的超高速中,不少够级别的拳手眼睛感觉微有一花,他们感觉以高速冲向对手的齐天,全身似乎有一瞬间的模糊,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

齐天之所以能够正面硬撼并战胜的原因,一定就在交手的前一刹那。 在这一刹那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不少拳手隐隐察觉到,这一记对击,绝对不是力量上的较量。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纯以力量来比,齐天的拳劲怎么样也要比伊角次郎发挥到极限的最后一拳弱上几个层次。

在那一刹那间,齐天的身体配合拳头发生微妙之极的变化,超越光速的思感先是将散布拳头的拳劲集中于中指第二节一点之上,接着利用空间,在这超高速短距离下,拳头作出变化,略微改变角度直指敌拳弱点所在——小手指处,最后拳速还有微弱的增加,在敌拳之前的千分之一秒抢先发力。

所以齐天的这一拳看似威力不足,但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以巧胜力,并得已一拳轰倒对手,创造出一个神话。

兴奋过后的齐天正打算与擂台之下的吴桐雨相拥庆祝胜利,忽然极度虚弱的感觉爬上全身,一时间他的面色苍白到了极点,精神极度疲惫,头痛欲裂,如有许多小针在头上扎的痛苦感觉。

原来驱动思感超越光速,耗损的精神能量庞大无比,无法估计,以齐天的超强六感能力也耗损不起,并被反噬重创,一时间丧失行动能力,并重不欲生。

齐天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幸被一旁吴乃霆及时发觉搀扶住,一众拥着齐天迅速退回更衣室。

看到这一幕参赛拳手们至此心神初定,暗忖,齐天胜得也不容易,为了战胜伊角次郎这个强悍对手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只是这个代价是哪方面的,却难以得知。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吴乃霆强装欢笑夸将了伊角次郎一番,并道己方胜得十分勉强。

而佐腾教练则诚恳地道:“我方输得心服口服。 齐天虽然是一匹黑马,却是不可战胜的,本次大赛中,他将一黑到底,没有人能阻挡他的步伐,所向披靡.‘

第一百零七章诱徒之始

第一百零七章诱徒之始

内容暂无

这场比赛之后,整个亚洲都为之震荡。

新闻界称之为不是决赛的决赛。称哪怕是在世界级的强者赛中,这也是一流水准以上的精彩决战。

强如巴端、阮友强也不敢反驳新闻界这个观点,只能默默蓄力,静侯与齐天的决战,他们也是暗藏绝技的强者,并不惧怕展施出强大战力的齐天,他们在期待与齐天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手。

而齐天的人气膨胀到极点,远远超过了第一号种子选手巴端,被视为只要在这场比赛后,身体依然能够保持无碍,就能夺冠的最大热门。

不过齐天在赢得比赛后,流露出来的这种极度痛苦的表情并迅速晕厥,让所有媒体都猜想不已。

甚至有日方媒体称齐天因服用过最新型的兴奋剂,这种兴奋剂可避开尿检,但超负额动作下,对人类脑部神经有极大的杀伤性,否则怎么会在没有受到明显重创下,会如此痛苦并昏迷。

此言论引发不少别有用心的媒体对齐天进行挖掘,并将齐天以前那一身可与猩猩媲美的长毛拿来作文章。

一时间,捧齐天的与抨击、诋毁齐天的媒体分成两大阵营,纠战不已。

而支持齐天的观众则不论媒体是如何评判齐天。反以几何倍数增长,因为齐天以弱胜强、为美报仇,申张了正义,代表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观众的想法,让观众看到了即便是瘦弱矮小者,也能成为强大的护花使者,让观众更有代入感,甚至幻想自己练个几年也能上擂台秀一把。

而当事者齐天却依然在昏迷,他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中间偶尔醒来过两次,也是头痛欲裂,精神极度萎靡,虚弱有如婴儿,没清醒两分钟就再度沉睡过去,这是齐天首次在精神上受到重创,且是严重到极点的创伤。

吴乃霆与琛哥早就请来各大名医为齐天诊断,得出结论都是身体无大碍,只能在静养中,靠自己的意志恢复过来。

此时的齐天药石无用,只能靠自己,这种精神意志上的修复,旁人根本无从插手,而且如中途被人打扰干涉,反成永不可愈的精神创伤,从精神到各种超人的感官、能力,皆会降低至比普通人还不如的地步,这对齐天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阿曼妮身为古瑜伽术高手。也为齐天诊断过,断定齐天确实是用脑过度,她实在是想不出,在擂台上,齐伊双拳相撞的那一刹那,发生过什么,以至于让齐天在瞬间将超出常人数十倍的精神力超负额使用耗尽,并对自己造成无法承受的创伤。在最后一战中,勉力击败特莱斯的阿曼妮,因此打消回国静修的计划,留下照顾起齐天,用她独创的瑜伽密术为齐天作脑部辅助性的恢复,虽无大用,却是她的一份心意,她现在对齐天是种说不出的感觉,有恼有恨,但更多的是关心与牵挂。

做为古修行者的她来说,这些感觉是负面的,是必须剔除的,因此她下定决心,在为齐天尽最后一份心力后。她将回国闭死关,将与齐天的恩与怨,彻底斩除,以踏上密不可测的修行大道。

吴桐雨看着齐天的惨状只能默默垂泪,却无能为力,她这才发现自己是如此地着紧齐天,平时恨他似乎恨不得天天想揍他,但看到齐天如此凄惨,心中却是如此的悲痛,原来平时很讨厌、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已经在自己心中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看着美得连她也要产生妒嫉的阿曼妮为齐天细心治疗,她竟有悲苦之感,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而这时,亚洲新人王强者赛的小组赛已经全部打完,各小组的种子选手,除了伊角次郎落马之外,再无任何意外纷纷进入八强,而经过几天修养的伊角次郎则还需要与其它小组的第二名争取另两个八强名额,这对受创颇重的他来说是个艰难的任务。

幸而,他的附加赛是在与齐天比赛后的第九天,这其中的八天休息时间,是他咸鱼翻身的良机。

经过科学的调养与治疗,加上他良好的体质,在附加赛开战之时,他已经恢复六七成的实力,而他的对手中并无太强者。最后,通过两场艰辛的胜利,他终于搭上八强的未班车。他将与第二号种子选手阮友强争夺四强席位,但在媒体采访中,他出奇的没有发表任何复仇的豪言壮志,只道期待与第二号种子的交战。

齐天在沉睡六天后醒了过来,虽然精神依然虚弱,但已经勉强可以支配身体做日常活动,这对浩琛拳馆来说已经是一个天大的喜迅,吴乃霆迅速做出决定,让他的美丽女儿天天陪着齐天,以助齐天迅速恢复过来。

而阿曼妮在齐天醒来的一个小时后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没有与齐天说一句话,甚至没有让齐天知道她照顾了六天六夜,走得是如此决然,如用慧剑斩断了尘世中的一切。

得知齐天清醒过来,余来大校长特意从百忙之中赶了过来。

他打着要为齐天治病的幌子,撇开吴氏父女等人,在静室中检查着齐天的身体,并询问道:“小天,当天在擂台上,你对着伊角次郎打出最后一拳,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通天盖地**有所突变?”

身为通天盖地**的创造人,余来猜出齐天之所以精神极度重创,多少会与此有所关联。因为通天盖地**,说到底是一种锻炼精神的法门,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突发奇想创出这种有如玩笑般的法门,竟能让齐天的精神思想突破肉身的禁锢,作超光速运作,成就人类进化史上最大的突破。

这是传说中仙人才拥有的神通——神游!肉身不动,纯以精神思感畅游宇外,知千里之外变动,感天地之威能,这是自古以来多少修行者梦寐以求而不得的神通。

齐天虽能有此种突破。其后果显然不是齐天所能承受的,福祸未知,善用的话对其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成就第一强者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是不能善用的话,齐天说不定耗尽精神,思维飘出而不得归,成为一个白痴也是可能的。

齐天张口欲答,却半晌没吐出一个字,当时那种超越光速的亲自经历,是齐天前所未想过的,如此匪夷所思之事,即使是一个能言善道者也能以描述清楚,更何况齐天天生描述能力极差,张口想了半天,竟不知从何说起,更不知道要如何去说。

好在余来不愧为一校之长,一见齐天的表情,立刻知道齐天自己对整个过程也是很糊余,更是说不清楚,于是诱导问道:“你当时是不是用了通天盖地**?”

齐天猛点头急声道:“是啊,是啊,不过好象,好象有些变化了。”

余来断喝问道:“是什么样的变化,是更集中了吗?还是集中的面更大了?”

齐天闭上眼睛陷入回忆,迷惘喃道:“更大更集中,不对,应该是先大后小,他的拳头变慢了,忽然我就钻过去了,后来我就知道这一拳要如何打才能赢他,我这一拳很厉害很厉害,可以,嗯,可以卸力,可以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空间内变化,还能击中敌拳最弱。还有,嗯还有好多好多,一时也说不清楚了。反正就是很厉害。”

顿了顿,齐天睁开眼睛,惊喜道:“大校长,我这一拳只怕可以打赢你了。”

余来气极道:“大言不惭,小屁孩有点长进就骄傲得不知天高地厚,我在现场看过你这一拳,才勉强达到一流水准,勉强入得为师的法眼,但要想打赢为师,你得再纪一百年,除非你能在为师的教导下修练,保证你三年之内可得世界第一强者。”

余大校长仗着面皮厚,大言压下齐天骄生的傲气,并顺带用第一强者度位yin*齐天为徒,却也是为了齐天好,免得齐天现在就生出骄傲之心,再难寸进。

齐天闻言果然信以为真,露出惊讶,想起当初余来的强大,以为在这个世界上,像余来这样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