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

人行道的绿灯倒计时节奏很急,他却走得很慢,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还有余暇转过头来,朝着这边咧嘴笑了一下。

萧阑眼神很好,甚至还能看得见那个人两只眼睛里只有眼白,没有眼珠,眼眶周围深陷下去,身上穿着一病号服,踮着脚尖走路。

绿灯亮起,在他们旁边的车子忽地一声开出去,迎面将那人撞上,从他身上穿了过去,没有出现任何车祸事件。

“……”萧阑小声嘀咕:“今天怎么这么多?”

“今天是三年一遇的阴月阴日。”贺渊很专心地看着前面,一点也没受影响。

萧阑忽然问:“小黑,你说姚三刀……嗯,就是李青,会不会还没死?”

“也许。”

“那如果他从那里出来,会不会来找我们?”

“可能吧。”贺渊微微拧眉,瞥了他一眼。“你在担心什么?”

萧阑把前几天夜里,自己隐约看到床头人影的事情说了一下。

贺渊摇头:“你看到的,不一定是他,可能是时运低,梦魇了,他跟那个古神有交易,古神不可能会放他出来的。”

萧阑喔了一声:“当时你怎么猜出李青就是姚三刀的?”

“人就算改头换面,一些下意识的动作还是不会变的,李青跟我们相遇的时候,说话就带了一口东北方言。”

萧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对。”

“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听姚三刀跟别人开玩笑用过东北话,他那个‘着’字的尾音的用法很特别,别人是模仿不出来的。”

“就这一次?”

“一开始只是怀疑,在你说那个李青听到鬼电话,反应很平静的时候,我又特别注意了他,发现这个人虽然像是跟在我们后面走,但实际上他对路线是很熟悉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早就来过这里。”

“第三次确认他的身份,是从八门里出来的时候,跟他在一起进生门的,还有其他人,但只有他毫发无伤地走出来,而且脸色很平静。如果不是本身对阵法熟悉,又曾经到过的人,怎么会没有受伤?”

萧阑谄笑:“小黑大人明察秋毫,见微知著,万岁万岁万万岁!”

贺渊皮笑肉不笑:“擅自出来的帐,回去再算。”

萧阑愁眉苦脸,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转移话题,还是徒劳:“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贺施主何必穷追不舍?”

贺家家长邪魅一笑“血泪的教训才能铭记于心。”

血泪的教训?怎么教训?萧阑马上想到一张雪白的床上印着斑斑血迹,自己四平八叉躺在那里涕泪横流的场面,整个小心肝立刻就惊悚了。

“我我我突然想到还有东西落在学校,很重要的!……”

大年三十。

两人一起守岁,肯定要比一个人热闹多了。

如果这两个人又是情人,那么节目就更丰富了。

上午:睡到中午再起来。

下午:采购各种年货、瓜果蔬菜、鱼虾肉类。

晚上:做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把春晚看完,然后两个人出门放鞭炮去。

这是两人早就定好的了,这一切在他们把年夜饭做完之前,都是按照计划在进行的。

糖醋排骨,凤尾虾,清蒸桂花鱼,麻婆豆腐,可乐鸡翅,醋溜白菜,上汤豆苗。

阿毛和小花盯着满满一桌的菜肴,兴奋得吱哇乱叫,尤其是已经半开化了的阿毛。

“麻麻!菜!吃吃!香!”

它眼巴巴地趴着桌角,恨不得能顺着桌腿儿哧溜跳上去。

其实之前它已经这么干过了,当然最后被武力镇压。

当最后一道汤也端上饭桌,一夫诸一猫终于取得了自己的合法地位,能够跟着家长们一起趴在座位上等着开饭。

门铃声想起。

萧阑去开门。

门外是刘教授和于叔,一人提了瓶红酒,一人提了两只烤鸭。

“哟,小阑尾啊,我们蹭饭来了!贺大师,先给你拜个早年啊!”

贺渊微微一笑,走过来帮他们拿东西。

自从跟萧阑在一起之后,冰山其实也会笑了,虽然次数不多,已经足够让人惊喜。

萧阑挠挠头,两人世界的梦想被打破。但是多了刘教授他们,似乎也热闹一些,再说两个老头过年也确实冷清了些,难怪要跑过来。

拾掇一番,四人坐定,刚要开饭,门铃声又响起。

还是萧阑开门。

这次是乐雍如。

他背着个大背包,一脸风尘仆仆的模样,看到萧阑差点没扑上来。

“小阑尾,我又离家出走了!你可要收留我,要不大过年的我就得流落街头了!呜呜呜!”

萧阑一脸黑线:“先进来再说吧。”

乐雍如嘿嘿笑:“我来得匆忙,也没给你带什么礼物,不过银行卡带了一叠,要吃啥我现在就出去买!”

好嘛,又多一双碗筷,嗯,挺热闹的。

小花很不满,它的座位没了,又得趴在桌脚边了。

没过两分钟,门铃声又响。

萧阑有气无力:“小黑,你去开门。”

贺渊摸摸他的头,走过去开门。

纪一鸣提着一篮子水果站在外头,笑容温柔灿烂。

“我来拜个早年,不打扰吧?”

贺渊面无表情:“打扰到了。”

手握着门把就要关上,却被纪一鸣眼明手快伸了只脚出来堵住,接着整个身体就挤了进来,一点儿也不符合他稳重可靠的形象。

萧阑对纪一鸣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他看着这一屋子人,这一屋子始料不及的热闹。

“呃,进来坐吧,你吃饭了没?”

纪一鸣摸摸肚子,无辜道:“还没。”

“那一起吃吧?”

“好。”

纪一鸣眉开眼笑。

贺渊懒得跟他计较,直接把他的座位安排到阿毛那里,并同意阿毛可以坐在客人前面一起吃饭。

半个小时后。

于叔弃了红酒,垂涎贺渊这里的伏特加,结果是大着舌头还要跟贺渊和乐雍如拼酒。

刘老头则跟萧阑絮絮叨叨说着前些日子那个青铜鼎。

阿毛很不爽自己的座位被抢,拼命地给纪一鸣找不痛快,助阵者小花。

电视里宣布着春节联欢晚会正式开始。

远处爆竹声阵阵,天空不时绽出一两朵璀璨的烟花。

贺家房子里,热闹而充满过年的氛围。

这是一个兵荒马乱,别开生面的大年夜,不是吗?——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