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因为前一晚睡得迟,今天花容直到中午才起来。

她刚换好衣服,手机就响了。

这大早上的,会是谁呢?

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周欣。

说实话,这妮子先前语气不大好,花容不怎么想跟她说话。

她点了挂断。

谁料对方不死心,又继续打了过来。

花容心想,就目前这情况来看,她若是不接,只怕对方会连续呼叫她一整天~

而且两人关系目前还没有太僵,花容也不好做的太绝。

她拿起手机接听,却发现周欣一改往日的盛气凌人,语气变得柔软了不少。

要是周欣还像往常一样,花容绝对立刻就挂了电话,但对方改了,她也就选择不计较。

“怎么了?”

“容容,刚刚干嘛挂我电话?”

“哦,我刚刚有点事要忙。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金亦民学长说,这周末有个校友聚会,你去吗?”

又是聚会?

先前去林空办的庆功会,花容就已经够头疼的了,更别说其他的什么会了,她内心是坚持拒绝的。

“那不巧,我这周末刚好有事,怕是去不了了,还是你去吧。”

“阿?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容容你不能推掉吗?再说了,你以前不是还暗恋学长的吗?难道你不想见他?”

花容闻言恍然大悟,原来这里头还有这一层,难怪先前金亦民会给他打电话。

“周欣,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已经结婚了,这事以后你都不要再提了。”

“那你真的不去吗?可是我一个人去的话,我会很孤独的。”

“你也可以找别的同学一块去嘛。”

“哎,难道容容你忘了,那些同学跟咱俩关系不好。以前被欺负的时候,要么他们冷眼旁观,要不一起踩咱们一脚。”

“等等,咱们?”

原主因为胆小怯懦,以前是挨了不少欺负,这个花容知道。

但周欣刚刚说的咱们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周欣也被欺负过?

说实话,花容不太信,她先前不是还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吗?怎么这会又这么说?

难道她有别的阴谋?

为此,花容更加不想去了。

“是啊,其实,有些事我以前没有跟你说。”

周欣的语气带着丝丝歉意,她原本也是因为胆小怯懦被同学欺负,但花容出现后,大家的欺负对象就转移了。

而周欣为了面子,也为了找到心里的平衡,所以每次也暗搓搓的跟同学一起欺负花容。

当然表面上还跟花容是朋友,毕竟两人遭遇相似。

这回被孙海羞辱了一通,又发现花容变了很多,她才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也开始反思,为什么同学们欺负自己的时候不知道反抗,明明跟花容同病相怜却坑害对方。

所以这次同学聚会,她想跟花容一块去。

花容好奇,问“什么事?”

周欣犹豫了一下道“因为我以前也经常被同学欺负。”

花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也被欺负,所以你就来欺负老娘?

“你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上次你帮着孙海来质问我,现在还想问什么就直接说吧。”

周欣忙道“不是的容容,我早就不喜欢他了。”

“哈?”

“我后来仔细想了想,没有必要将就别人活着。就算他有钱又怎样?我又不依靠他。开开心心的做自己就好,容容,以前是我愧对你,以后我都改了,你能原谅我吗?”云轩阁 yunxuange

说真的,周欣的这几句话倒是甚得花容的心,不过这校友会,她还真不想去,跟他们又不熟。

当然了,不管在境星还是地球,她都没几个熟人~

“如果你以后不那样,我倒是可以原谅你。不过这校友会,还是算了吧,本来关系就不怎么好,去那里不是找不痛快嘛?”

“可是容容,他们说我们要是不去,就是胆小鬼。”

胆小鬼?他们说是就是了?

再说了,就算真的胆小又怎样?要面对那些无理的人,的确是一件很令人胆怯的事情,因为那会让她觉得恶心。

“随便他们怎么说吧,无所谓。”

“不过容容,那个,你真的不喜欢金亦民学长了吗?他前段时间还跟我问过你呢,感觉他好像浪子回头了。”

“那是他的事,与我无关,现在我只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你别忘了,我已婚。”

“知道了,那就先这样子。”

“嗯。”

挂了电话,花容起床洗漱,打算继续研究医书,毕竟以后可是要靠这个吃饭哪~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二少奶奶,老夫人有请。”

话说她好几天都没去看过叶淑了,因为她的腿只要再歇息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

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一想到这里,花容忙起身,直奔叶淑的院子。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才对,花容默默在心里祈祷着。

等她进了叶淑的院子才发现,叶淑正在做针线活,神情如常,她这才放下心来。

“妈,您找我有事?”

“容容,快过来。”叶淑朝她招手。

花容走过去,只见叶淑从笸箩里拿出件半成品的衣裳,对着她比划了几下。

准确来说,应该是旗袍,花容在网上看到过,她觉得那种衣服好看是好看,但是不太舒服。

“妈,您这是?”

“妈闲着没事,给你做件旗袍,你穿上肯定好看。”

花容望了望那件淡青色的布料,愣是忍住了没把自己不喜欢的话给说出来。

她心想,那玩意那么多扣子,到时候能好穿?

“妈,还是您的身子要紧,衣服我都有很多。”

叶淑笑道“妈晓得你有很多,但这件不一样。十月一号,是你三叔第二家店开业的日子,到时候咱们娘俩就穿这件过去。”

“第二家店?”

“嗯,你三叔是做木材生意的,他这次打算开个家具店,咱们得过去捧场。”

“我知道了,妈你最近腿还疼吗?”

叶淑摇摇头“不疼。那你呢?”

花容一愣“我?我挺好的。”

“我是说,关仁有回去吗?”

“哦,他跟着大哥学东西,偶尔也会回房。”

“那就好。”叶淑说完又道“对了容容,听说你以前读大学是学经济管理的?”

“是的。”

“那你要不要找份工作,妈让你大哥给你安排。”怕花容误会,她又道“妈是觉得,关仁不在,你一个人也无聊,不如找份清闲的工作也好打发时间。不过,如果你不怕无聊,待在家也可以。”

花容听了心里暖暖的,叶淑考虑事情是真的很全面。

“妈,其实我最近在看医书。我打算自学,等将来去考个医师资格证,然后专门给人看病。”

叶淑听了点点头“那也可以,妈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要是有不懂的,就去问韦医生,或者有需要的话,妈帮你找几个老师回来。”

花容笑道“谢谢妈,有韦医生就可以了。”

一下午,婆媳两个又说了好一会话,花容吃了晚饭才回去。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