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早上过近九点,杨景行距离浦钢二村还有一百多米就看见何家三口在那便利店外面站着了。不过应该也没等多久,一刻钟前的电话里何沛媛还在抱怨那鞋柜太高了呢。

还是大门口才好停车免得堵路,杨景行也得礼貌点:“叔叔阿姨。”

何沛媛都已经跳到门边了,幸灾乐祸:“你丢人,我妈要站远点免得熟人看见。”

杨景行很是笑嘻嘻,因为看姑娘的样子应该是忘记了昨晚叫空阵的恼怒。长辈上后座,是第一次坐杨景行的车但也没什么不习惯。何伟东怕女儿没说清楚,再讲一遍拉面店在杨浦公园的哪个方向,二十多年老店了味道不错停车也还方便。

何沛媛拆父母的台,认为那面馆只能说还行,她是不会专门跑去吃的。范雅丽佩服的是老板夫妇的勤劳踏实,从最开始的三四毛一碗到现在也才十二十五,人家在浦海站稳脚跟了,比多少本地人强。老板的儿子应该就比小媛大两岁,范雅丽对老板娘大着肚子煮面的场景印象深刻,那会她还没成家呢,是吧?

何伟东明显没那个记忆,敷衍嗯啊。

范雅丽又惋惜李顺凯的父亲做了几十年生意,东一棒子西一榔头的人没消停过却也没挣下多大家业,就是一套新房,李顺凯也男大当婚了都还没着落。其实大姨夫是个能干人,如果能在一件事上持之以恒现况应该会更好。

何伟东认为挣不挣钱倒是小事,生活也不差了,不太好的方面是让李顺凯受家庭氛围影响养成了散漫性格,不能脚踏实地。

杨景行就跟女朋友保持一致,觉得凯哥人挺好,有吃有穿的闲散浪漫一点也没什么问题,不能要求人人都拼死拼活,对了:“买车了不请凯哥和迪雅吃饭?”

何沛媛就问:“你买车请人吃饭没?”

杨景行理直气壮:“请你了。”

何沛媛言简意赅:“不要脸!”

也不是很好停车,要不是何伟东指着路走街串巷,杨景行肯定找不到地方,不过再抄小路走回去拉面馆的确挺近。

真是老店呀,一眼看上去卫生状况都比较勉强,桌子板凳更是小气,生意的确不错。何伟东走了关系,直接叫头发花白的扯面师傅也就老板一声,两碗牛肉两碗肥肠。老板笑容灿烂请坐,但就算是熟人也没空多招呼。

何沛媛问杨景行:“你加不加肉?”

杨景行还不好意思:“算了吧。”

何沛媛懒得啰嗦,自己决定加两份牛肉,还跟父母说这算给某人留面子了,三份四份也是毛毛雨。何伟东再去跟老板说一下,然后就出门了,过两分钟提回来满满一碗锅贴。

这里离大姨家就不远了,何沛媛是想给表妹打个电话的,免得到时候有被说是没良心。不过范雅丽更了解李迪雅,周六很可能会加班,不加班就多半还在床上,所以中午再说吧,没必要买个代步车还成群结队的。

何沛媛这张嘴现在连母亲都不放过了:“那你还化妆。”不过就不敢像骂无赖那样凶狠,更像是撒娇。

长辈请客,自己一个还顶一家三口的,司机更得好好服务了,凭借自己跑了两趟后对那一片众多4s店的了解提出热心建议,还是要多看一看,没准还有更合适更喜欢的。对买车这件事女人好像又失去了逛的热情,母女俩都觉得不必浪费时间,还是何伟东支持多了解一下,既然来了就别再赶那一时半会。

何沛媛的心理价位是十万,母亲认为质量重要可以加两万为了多开两年,父亲又再加两万为了必要安全,那选择就挺多的了,路边看到了就先去瞧瞧日系车吧。

就如何沛媛原来陪着杨景行提车所发现的,销售的热情简直都是前期透支的,对已经订了百万级车的人都只能算是客气,可一听说还想再买,那怕是买台少个零的,那热情甚至殷勤都会又提高几个档次。

可是呢,何沛媛也只是假看透,真的站在车子边后,好像连销售对她外貌的称赞都不能免疫,更别提那些多少年磨一剑的专业话术了。反应出来的就是姑娘开始觉得这个也不错,那个也还行,只要不触及她的价格红线。

杨景行就跟何伟东探讨,倒车影像和电子驻车对女生还是挺实用的。老男人似乎一眼看穿,笑着一句别让小媛有压力就让年轻人再张不开嘴。

也没怎么磨蹭但时间过得挺快,才看了三个店的五六款车型就快一点了,找地方吃点东西吧,附近真没什么选择,只能进中式快餐店用盖浇饭什么的将就一下,主要是讨论总结。

范雅丽虽然不会开车也不懂车但是看了那么些后也有乐偏好,何沛媛的手机里留下了不少照片可以仔细对比。男人反而没那么多斟酌了,何伟东只推荐女儿考虑卡罗拉,十五万落地之后去加装个倒车影像也比较划算。

何沛媛看来看去还是喜欢飞度,不是图便宜,真心觉得内外都很好看,最好看。杨景行想起来了,你何沛媛不是说过想开那辆旧奥迪吗,那车现在都快停报废了,快拿去买了算作增加预算合情合理吧?

何沛媛鄙视男朋友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长辈也劝告不能浪费。应该还是挺好的车,平时有空就开一段保养保养当成备用车是有必要的。

这快餐简直难以下咽,何沛媛吃了两口米饭后就大方送给饭桶,自己给表妹打电话。

一听说表姐要买车李迪雅好像十分兴奋,下午的班不加了,大不了不干了也要帮表姐参谋参谋。

李迪雅动作真快,这边才进第四家店几分钟,她就来电话说到了,怎么没见人呀?杨景行去接人,惊喜凯哥也来了。

李顺凯一脸骄傲:“有任务啊!”

李迪雅也蹦蹦跳:“叫媛姐选红色!”

任务还对杨景行保密呢,但是一见了表妹,李顺凯老远就大声大气:“大姨赞助五万,卡在我这。”

杨景行应该平衡了,最至亲之人的好意,范雅丽也完全不接受,甚至还趁机教训起李顺凯,家里现在不是很宽裕父母又日渐年老,你要分担要承担,不仅考虑自己还要为妹妹买车买房呢。

李顺凯并不介意小姨看轻自己,反正今天这五万块刷也得刷不刷也得刷, 不然自己就拿去喝酒了。李迪雅当然兄妹同心,小姨怎么能这样呢!?

范雅丽才不屑给姐姐去电话讲是非呢,不行就是不行。何伟东更不客气,李顺凯你别在这闹啊!

何家仗着人多,李迪雅得找帮手:“姐夫,你说我小姨!”

杨景行已经失去信心:“我自己还没着落呢。”

何沛媛扑哧得气愤:“跟你有关系吗?”

李顺凯还是喝不完五万块的酒,当众就打电话给母亲告状。范雅丽似乎有点虚,避免夜长梦多吧,小媛还看不看下一家还是现在定了?

上午时间白花了,何沛媛最终还是回到最初选择。那就确定型号配置吧,自动挡是必须的,还有四款选择,高低两万多的价格差。

趁着范雅丽讲电话去了,李顺凯不用了解地一锤定音,选顶配错不了!杨景行支持,何伟东也同意。

何沛媛好舍不得:“半年工资。”

杨景行都不耐烦:“再啰嗦我就帮大姨了……”

其实最该翻白眼的是销售,这两个年轻男人之前演得像是有好多钱花不出去一样,末了又合起伙来为了五百一千的优惠跟他过不去。尤其这个顾客的男朋友,真是得寸进尺恬不知耻,最后还是美女自己看不下去才叫他消停。

合同签订,车款税收保险,何沛媛一共刷了十七万多点,姑娘好不甘心:“现在穷到一块了。”

杨景行还哈哈。

姑娘是真着急:“就四千,不够买冰箱了。”

杨景行有自知之明:“我最能吃我来,卡你拿着免得他们啰嗦……”

两个人鬼鬼祟祟干什么呢?范雅丽简直要审问。

四点了,何沛媛不乐意再等几个小时,还是明天再来提车吧,抓紧去看看家电。何伟东和范雅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商量好的,冰箱明天再说,时间也不早了找地方吃饭吧,李顺凯叫爸爸妈妈来。

李迪雅又强烈支持小姨了,小姨今天好漂亮。

杨景行跟何沛媛多事:“接不接外婆?”

何沛媛拿不定注意,得问母亲。范雅丽表扬了女儿,但是就派李顺凯去接。

杨景行自告奋勇:“我跟媛媛去,先争取点印象分。”

范雅丽好像不太放心,好在何伟东支持鼓励。

打了个电话后,何沛媛就真的要跟男朋友把丑话说在前头了,她外婆可不是多么和蔼可亲的慈祥老奶奶,过年那次通电话杨景行应该感觉的到一些,包括刚才,外婆也只是同意去接她而不是多么开心。人是好人但是性格冷清,平时也就比较亲热李顺凯,都说母女连心,但老人对两个女儿两个外孙女都只能说平平淡淡。

何沛媛爸妈放弃老人那套小房子的继承权,主要原因是大姨确实对何家几十年如一日的好,还有一个次要原因就是老人自己也某种程度地偏爱外孙吧,虽然这种偏爱并不关乎物质,何沛媛和父亲更不会介意。

杨景行觉得淡然点的性格也很好,对比来说自己的外婆就是热心肠,对儿女的事情各种操心得睡不着觉,处处想做好事当好人,可惜结果就不尽人意。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呀,何沛媛对外婆是没意见,但是李顺凯那所谓大姨赞助的五万块就让人犯嘀咕了,以大姨在家里的经济地位,五万块的事不可能不跟丈夫商量,而且妹妹家又不是急需五万块做什么,而且李迪雅自己还没车呢,而且这也不像大姨的行事风格,倒让人怀疑是大姨夫的手笔。

当初范雅丽瞒着丈夫自己找肾@源是在姐姐的大力支持下进行的,运气好配到合适的了,姐姐马上就是十万块送到手,说剩下的马上想办法,叫妹妹什么都不用管。范雅丽也知道姐姐家的情况,当然要顾及他们的夫妻感情,所以才想着自己卖房。只要人好好的,一家三口总不至于风餐露宿的。可是何伟东固执呀,觉得已经拖累老婆女儿……在那个争分夺秒的时间,何沛媛是又心疼又埋怨父亲,也特别感激大姨,王蕊够义气,说良心话老齐也是好人。

对于姐姐姐夫以前那些帮助,范雅丽夫妻当然是铭记于心感恩的,但是今天这一出,何沛媛看得出来父母不怎么喜欢,她自己也觉得不合适。

杨景行就理解大姨和姨夫的心情,就是替何沛媛高兴嘛,还能以此激励李顺凯学习表妹的优良品行,等李迪雅买车买房的时候表姐再回赠心意就可以了嘛。杨景行反对把金钱污名化,大姨赞助的是感情,而范雅丽却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有意思吗?

你少污蔑好人啊,何沛媛掰着指头算,自己和父母可是已经通融了许多次好多东西了,母亲知道那个鞋柜的来历后也没说什么呀!

杨景行还是觉得不公平:“你想去年我身无分文的时候,去平京,本来心里直打鼓,媛媛突然神兵天降给了我一张护身符,马上就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了,那种感动那种温暖那种底气,那是钱的事吗?换别人给我百万千万能有那种感觉吗?”

何沛媛好像没听清楚:“什么哪种感觉?”

杨景行毕竟文盲,联想了好一会还是:“就是媛媛把她的压箱底交给我压箱底的感觉,精神上的如获至宝。

何沛媛小哼一下,又欲哭:“以后没有了,穷死了。”

杨景行想得开:“再挣,从现在开始,年底争取翻十倍。”

“二十倍!”何沛媛气呼呼当机立断:“从现在开始我们都不乱花钱。”

“行,很好!”杨景行也不能光要求别人:“我试试能不能冲刺五百倍,一起努力。”

何沛媛强烈鄙视:“你干脆只剩一块,千万倍……”

外婆的家也太不远,有点老弄堂的感觉,只是比较冷清,好在能单向行车。从目前周围的发展情况来看,这里还是挺有拆迁希望的,何沛媛也祝愿表哥早有着落。

老人就在路边站着的,杨景行也还是下车问好,做一些扶车门的多余动作讲一些废话。老人七十六了,比杨景行外婆还长了七八岁,不过精神状态还不错也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对小杨也是笑脸相迎你好你好。

何沛媛陪外婆上后座,说明一下是自己买车碰巧促成了今天聚餐,没打乱外婆什么计划吧?

老人支持外孙女买车,只是没有赞助意向也没有建议,她不跟司机搭话对孙女也没有宠溺表现,可以说趋于正经,像是普通朋友之间有一句没一句的。

不过杨景行脸皮厚呀:“外婆您在苏州还有亲戚吗?”

“血缘应该有的。”老人并不遗憾:“线断了。”

杨景行是不是觉得女朋友给的信息还不够详细,还打听起老人的出生地,甚至祖上三代……

其实哪有什么性格冷清,哪个女人不爱扯八卦?外婆首先表现出来的感兴趣话题就是东方红太阳升**万岁,难怪跟孙女聊不到一块呢。

杨景行就给老人讲了故事,何沛媛都没听过但并不是现编,他一个同事,就是周沈建,比何沛媛爸爸还小两岁吧。大概十年前,周沈建因为工作关系有机会跟特型演员一起吃顿饭。饭局人也不少,在演员到来之前大家还说笑逗乐。可是就在演员从外面走进包厢的那一刻,用周沈建自己的话说他就感觉自己就像变了一个人,那些从来想过的问题从来没有过的情绪都一股子涌上来,涨得人晕晕乎乎地包不住眼泪。参加饭局的各种艺人老板政府职员也差不多,先集体肃穆再集体鼓掌,那是演都出演不来超出常识的特别效果。

老人挺爱听这种故事,她很能理解甚至有共鸣,表扬这个小周的思想觉悟高……

在饭店门口路边等着的两个女儿,看到的是母亲舍不得下车怕小杨不知道在哪停,让准备扶外婆下车的何沛媛都等得不耐烦要开口催了。

这都第几次了,跟何沛媛两人来过,跟一家三口来过,杨景行轻车熟路。可李顺凯好像又不放心,半路来接,顺便讲笑话那姐妹俩差点吵起来了。

今天坐大包房了,大姨之前在下面是不是没看见司机,现在才惊喜:“小杨快来,今天辛苦你了。”

何沛媛挺吃醋地给臭无赖指定自己和外婆之间的位子:“继续聊,看你聊!”

大姨夫吩咐儿子:“你过来陪好杨总。”

何伟东就了解揭穿:“你们又上阵父子兵?”

杨景行自觉:“凯哥我们次数多了,今天主要敬大姨姨夫,主要陪外婆。”

范雅丽不容易,还没教训完丈夫又要阻止杨景行,可不准那样喝酒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