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陆辰光准时赶往慕先生前一天发来的地址。

“慕先生。”

陆辰光到的时候,慕先生已经在了。

慕先生微微点头示意,“坐。”

“很高兴你能约我出来,我一直都想再跟你见一面。”

“不知道慕先生今天约我是所谓何事?”

每一次能见到慕先生,陆辰光都会得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亦或者是让她很震惊的事情。

“那日的车祸,并非你所知道的那么简单。”

陆辰光愣住了,没那么简单?那天的车祸,玛丽安娜他们都去调查过,调查结果就是周远之开车撞了她。

慕先生这样说,也就代表那天不是周远之?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表明是周远之,并且事后周远之也是从车上被人找到的。

“慕先生,这话意思是?”

“表面意思。”慕先生和之前一样,并没有说的很清楚,只是个提示。

陆辰光震惊,难道周远之不是凶手?还另有其人?那又会是谁呢?还有谁呢?她冤枉了周远之?

可是现在周远之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又该从哪里去查证?

“慕先生,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

“这是你该去查的事情。”慕先生守口如瓶,没有丝毫要透露的意思。

陆辰光双手交叉在一起,轻咬嘴唇,确实是她该查,慕先生能提醒已经算很不错了,如果慕先生不说,或许她一辈子都会认为是周远之。

如若真的和慕先生所说一般,那凶手究竟是谁?想要害她的人还是在外逍遥,她依旧是有危险。

“慕先生,你是跟着我一起来东州的吗?”

“你认识玛丽安娜吗?”

陆辰光心中真的有太多的疑问,慕先生跟她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她?

慕先生摇摇头,“我今天来只是要告诉你这件事情。我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看你自己了。”

“慕先生,你这是要走了吗?”两个人见面仅仅几分钟。

陆辰光话音落下,慕先生已经起身,准备离开,陆辰光见状,赶紧起身跟着,“慕先生,我真的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

慕先生仿佛听不见陆辰光的话一般,大步向前的走去,宛如陆辰光是空气一般。

陆辰光最终选择放弃了,眼睁睁的看着慕先生离去。

她无奈的叹息一声,本来就是一堆问题没有解决,见了慕先生,本以为会清楚一点,结果又来了个难题。

陆辰光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十分,二人见面还不到十分钟。在慕先生告知车祸一事之后,陆辰光第一个想去找的人就是霍廷。

刚好霍远在医院,她也有借口去见霍廷,聊一下这个事情。

陆辰光确定好了想法,就买了一些水果,前去医院。

“陆陆,你来了。”病房门没有关,霍远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的陆辰光,很是雀跃的喊了一声。

霍廷闻声,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去,“辰光。”

陆辰光将水果篮放在桌子上,无视霍廷,朝着霍远走去,“怎么样?今天身体有没有好点?”

“好多了,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等拆线后就可以出院了,你今天怎么来了?”

“就是过来看看你,也没有什么事情。”陆辰光真正目的还是过来找霍廷。

霍远哦了一声,病房内的气氛有些微妙,霍廷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二人聊天,霍远被盯得也有些不自在。

二人简单聊了一会儿,陆辰光忽然停止,转身,“霍廷,你出来一下。有件事情我要问你。”

霍远懵了几秒,装模作样的打着哈欠,“哥,那你们俩先出去吧。我有点困了,也想要睡一会儿。”

霍廷点头,跟着陆辰光来到旁边的休息室,“辰光,有什么事情?”

“听夏昨天给我打电话,你把钱转到我们公司了?”

“嗯。”

“为什么?”

霍廷对上女人的双眸,回答的利落,“辰光,我不可能要你的钱。我之前就想要给你,但是当时玛丽小姐拒绝,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哦。”陆辰光垂眸,也不知道该接些什么。

“辰光,我们之间还没有结束。我也不会让我们结束。”

陆辰光心中起了一些波澜,但只是一瞬,“那只是你一个人你的想法,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能做主的。”

“霍廷,你应该负责任,宫思语是你的未婚妻,无论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你都不能放任不管。”

提及宫思语,霍廷就觉得有些头疼,“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宫思语在背后不知道在策划些什么。”

“辰光,我跟她的婚约早晚都会解决。至于那天,事情也不是那样,我还在查。”霍廷这已经是第N次解释了。

他不厌其烦地解释,就是希望陆辰光能相信,能给他证明的机会。

“霍廷,你现在和我说这一切没有意义。人们只会看结果,不会听过程。”

“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件事情要和你说,我并不想和你谈论我们之间到底该如何。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结束了。”

陆辰光也是狠着心,即使心很痛,但还是说了出来。

霍廷很是落寞,“那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之前我出车祸,你确定是你妈妈开的车吗?当时救护车赶到现场,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从哪里救出的她?”

“我不在现场。但是事后监控表明,是从驾驶位置上,我们家监控也拍到了,是我妈开车出去的。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情?”霍廷不太明白,明明已经了结了。

陆辰光薄唇微抿,当时她受伤在医院,对于这所有的一切,都不知情,甚至是她醒来后的一段时间后才知道的真相。

所以,她只能从身边人的口中了解到一些,现在去查证,恐怕是难上加难。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并不是她。”当时陆辰光就很惊讶,周远之怎么会不惜堵上自己的生命?

陆辰光看了看霍廷,“我只是说一下而已,这件事情我自己之后会去查,或许真相并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

“辰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查到了些什么?”

陆辰光摇头,“并没有,我只是说一下而已。如果可以,你就把之前的监控都发给我吧。”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