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的男人,“你早该告诉我的,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你都不该瞒我。”天知道这些年来,她日日夜夜为着遗弃自己的骨肉而受到煎熬,他怎么忍心瞒她?

只要一想到在分离的七年里,儿子独自一人所承受的孤寂,没有母亲在一旁照顾,又得不到父亲的疼爱,愧疚与自责便有如潮水席卷而来,几乎将乔翎整个人吞噬和淹没。

她好恨,恨米契尔的自私,恨米契尔的冷酷。

“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为了一己之私而隐瞒你。”米契尔发自内心的忏悔,希望能博得乔翎的原谅。

“多少个夜里,我被良心谴责得无处可逃,被无止境的梦魇惊醒,你怎么可以睁着眼睛看我受折磨?”她所受的苦,他明明全都看在眼里的,不是吗?

米契尔当然清楚,夜阑人静的深夜里,她的呢喃是那么样的凄楚,直贯穿他的耳膜。每每此时,他总是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努力平复为恶梦所苦的她。

“相信我,在你受苦的同时,我也同样受着进退两难的煎熬。”而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不愿意失去她。

是呀,在说与不说间犹疑,在害怕失去又不忍见她受苦间抉择,他所受的苦又何尝少于自己。一思及此,乔翎禁不住悲从中来,为他感到浓浓的心疼。

爱恨交织,是情意、是怨慰,她已然分辨不清,只能将满腔的哀戚尽数化为断肠泪,汨汨的续流不止。

“答应我,给我机会,让我弥补你。”

“你该弥补的不是我。”是他们两人的儿子哈维。布朗特。

见乔翎已有软化的趋势,米契尔趁势追击,“我知道,我知道。从今天起,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弥补你和哈维。”只求她能给他机会。

向来惟我独尊呼风唤雨的男人,如今谦卑的匍匐在自己眼前乞求原谅,她不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更何况,她还深爱着他……

她猛地坐起身,将自己投入他的怀抱中寻求慰借。

许久,乔翎将脸缓缓从他怀中扬起,“米契尔,你想哈维他……会原谅我吗?”她担心儿子的反应。

“会的,他会谅解的,毕竟,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这个自私自利的父亲。”儿子真要怨要怪,就全冲着他来吧!

* * *

再次见到哈维,对乔翎而言恍如隔世,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还有找回骨血的一天。

就在她情难自禁想上前拥抱他之际,已然得知乔翎竟是自己亲生母亲的哈维竟防备地向后退去,避开她的碰触。

对于念子心切的乔翎而言,哈维的拒绝无疑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只见她整个人顿时像被定格住似的,宛若风中残烛的身子骨摇摇欲坠。

米契尔见状,赶忙上前扶住几乎不支的她。

当乔翎不死心想再次上前,哈维却已飞快退到角落,表情写满了悲愤。

她几乎是轻而易举的看出,哈维恨她。天啊!她的儿子居然恨她?她整个人眼看就要崩溃。

米契尔当机立断将乔翎抱到沙发上休息,自己则大步走向儿子所在的角落。

“告诉爹 ,为什么避开,你不是一向最喜欢妈咪的吗?”

哈维没有回答,只是远远地眺望着乔翎,显然他幼小的心灵里亦受到极大的冲击。

“你不是一直希望有个妈咪吗?现在妈咪回来了,难道你不想过去让妈咪抱抱?”米契尔鼓励他。

当米契尔试图将他带向乔翎时,哈维突然挣开父亲的怀抱大吼,“她不是我妈咪,她不是!”

乔翎当场倒抽口气,血色从两颊褪去。

“哈维,你听爹 说——”

“我不听,我不听,她不是我妈咪,妈咪她不会抛下我不管的。”哈维的挣扎更剧烈了。

“不是的,妈咪没有抛下哈维,是爹 的错,爹 不好,是爹 硬把哈维从妈咪身边带走的。”米契尔紧紧的抱住儿子瘦小的身躯,难以置信自己当年一时糊涂所犯下的错误,竟在儿子心里烙下这么大的阴影。

“爹 说谎,爹 骗我。”他认定那是父亲为了帮母亲脱罪说出的借口。

“爹 从来不说谎的,你忘了吗?”既然一切皆因他而起,就让他一肩担下所有的过错。

父亲的坚定显然打动了哈维,“爹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切都是爹 不好,是爹 太自私。”米契尔惭愧。

哈维虽然不甚明白父亲的意思,他眼前惟一关注的是,“爹 ,你爱我吗?”

“当然。原谅爹 一向不善于表达,但是爹 是爱你的。”米契尔说得十分坚定。

“那妈咪呢?”哈维不确定的睬了乔翎一眼,“她也爱我吗?”

知道儿子已经原谅了他们,米契尔再次鼓励他,“你何不自己去问妈咪呢?”他看出儿子眼底的迟疑,“去吧,妈咪还在等你呢!”

此时的乔翎正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父子俩。

随着儿子一步步走近,她整个人逐渐激动起来,当哈维距离她只剩一步之遥时,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猛地一把搂过他,紧紧抱在怀里。

长年以来渴望母爱的哈维显得有些受宠若惊,“妈咪……”

“妈咪的宝贝,爱的,妈咪当然爱你。”泪水布满了乔翎的脸颊。

这一刻,对于母亲的爱,哈维再也没有丝毫怀疑。他温顺的窝在母亲怀里,忘情享受企望多年的母爱。尾声

“哈维。布朗特,我叫你放开我老婆,听到没有!”这一次,米契尔确信,自己的忍耐真的已经达到顶点。

坐视儿子霸占自己的老婆一个早上,米契尔额头上的青筋仿佛将要爆裂似的,对儿子怒目相视。

哈维却丝毫没有移师他处的打算,“她是我妈咪。”他同样大着嗓门向父亲宣告。盼了多年好不容易才盼回妈咪,她哪肯轻易将母亲出让。

“而我是你父亲。”米契尔提醒儿子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哈维却不吃他那套,“所以你得让我这个儿子。”他反将父亲一军。

“小鬼你——”

不等米契尔撂下狠话,哈维已先一步下手为强,“妈咪,爹 要打我。”他同母亲告状。

“米契尔。”将丈夫不计形象与儿子争宠的丑态看在眼里,乔翎不得不出声制止他。

“你又偏袒他!”忍无可忍的米契尔一听,连日来的压抑终于爆发开来。

占上风的哈维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还伺机加油添醋,“我是她儿子,做妈咪的当然是帮自己的儿子啦!”他一脸得意扬扬。

“别忘了我接你回来的目的。”米契尔恶狠狠的说,后悔自己的失策。

又想拿栽培继承人那套读他?哈维才不上当。

“放心吧,我跟爹 不同,凭我的聪明才智,要接掌你那小小的企业,难不倒我的。”言下之意,那些个有的没的训练在他眼中不过是小儿科,轻轻松松便足以应付。

褪去对父亲盲目的崇拜,骨子里的哈维其实也是极度自负的。

见儿子已不再是过往那个惟惟诺诺的小鬼,旗鼓相当的实力不容米契尔小觑。是以,他决定转移目标,朝自己的妻子下手。

“乔翎,过来!”他同自己的妻子命令。

“不要,妈咪……”反观哈维则是采用柔情攻势。

“我说过来!”

“妈咪……”

夹在两父子间的乔翎顿时陷入进退维谷的僵局。

谁好心的来告诉她,该怎么做是好?乔翎苦恼。

“乔翎……”

“妈咪……”

最后,乔翎决定不再忍受眼前这对父子,她拒绝继续当他们幼稚争夺战中的牺牲品。

“统统给我闭嘴!”她大喊了声,跟着将儿子往旁边一抱,猛地站了起来,“你,”她指着米契尔道:“简直是幼稚到了极点。”说着又将矛头指向儿子,“而你,该学着长大了。”

语毕,乔翎丢下一大一小反应不及的两人,迈开步伐离去。

回过神的两人,意识到自己惹毛了心爱的女人和母亲,随即拔腿追上前去,抢着要向她赔不是。

“乔翎,你听我说……”

“妈咪,哈维知道错了……”

—本书完—

-----------------------------

txt电子书库

提供txt umd jar手机书免费下载

-----------------------------

txt电子书库[leavan]制作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