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的征途随着塔格滋的伤势复原逐渐开始进行,包括孔冲在内的所有人都蓄势待发,朝着那个未知的地点前进着。

“这对于我们来说应该算是一个伟大的冒险。”

作为第一次加入团队的暗魔法师桑卓来说,这无疑是十分新奇的旅行。

“确实。”

孔冲随意的回答着,然后依靠空气之中那种可以闻到的怪异味道来判别下一个堕落之柱所出现的位置。

“我们应该不远了。”

孔冲的所有感知都在向他发出警示,显然,这下一根堕落之柱所在的位置似乎离萨亚伦城并没有太多距离,他们只走了一小会就已经开始有了迹象。

虽然之前孔冲所判断的范围也只不过是一个大概而已,不过现在看来,他的直觉以及传识都没有出错。

他转过头好好审视了一下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所有人,塔格滋,桑卓,穆杰,还有雷诺,这几人的表情都无比的严肃。

他们显然都在将自己的战斗职责放在首位,脸上的表情已经足以说明他们的决心。

“我们遇到的敌人只可能越来越强大,没有弱小的说法,所以你们准备好了吗?”

“这一点无需多问。”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孔冲的问题,这让孔冲十分满意。

“那么来吧。”

孔冲伸出手,一股强烈到足以扭曲周围所有空间的强大力量瞬间从他的掌心之中席卷而来,带着无尽的狂暴和混乱将所有人在一瞬间吞没,而下一秒,他们已经来到了那个孔冲所锁定的区域之内。

“这是范围传送魔法?”

桑卓此时此刻已经知道众人了解孔冲成为神明的事情,所以自然不会对此感到约束,他一方面敬佩孔冲那颗冰冷无比,有事迅速解决的心,同时也为孔冲的力量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神明之力,岂是凡人之躯可并肩的存在?

但孔冲身上并没有所有印象中的神明所存有的圣洁,他的力量是绝对的黑白和规则,正因为如此,这让孔冲的眼神之中无时无刻都蕴含着如同死亡一般的沉默和平静,混杂在其中的,还有一种强烈的肃杀之意。

在来到这里之后,他们都明确的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黑暗气息。

显然这不属于人界,堕落者们总是喜欢在这种黑暗的区域随意的活动,时间长了,这里的魔法气息就会逐渐腐化,这正是堕落魔气的来源之一。

相比起之前他们所去往的那些怪异空间,孔冲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里更加寂静。

如同古墓一般的死寂,在这个地方肆意的扩散开来,他转过头去,却发现原本还可以看到的萨亚伦城此时此刻已经被浓郁的黑雾遮盖了视线,或者说,直接从他们的世界之中剥离了。

孔冲身为神明,自然能够察觉到这个区域内怪异的规则流动,显然,这一片本身就已经成为了门,所以他们已经没有必要为了门的存在专门去寻找了。

从这一点上说,这里还算方便,但是看周围的气氛,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这里恐怕要比他想象的更加危险。

对于最后一名神秘人,众人的了解都甚少。

就连穆杰之前所说的曼陀亚斯,食尸鬼都并不算是陌生,只能说是不熟悉,而这名神秘人,在传奇十人里虽然一直存在,但是似乎并没有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出现过。

至于这是因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力量和擅长使用的站哦度技巧以及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可靠的消息来源,仿佛这个人只有名号存在于世上而已。

那么他是否加入堕落者,或者说是否对他们抱有敌意实际上也是未知,像无名那样的中立角色应该也有不少。

孔冲并不讨厌那些凶悍无比的存在,或者説十分乐意和这样的敌人去战斗,但他却对未知的一切都感到无比的茫然,这些存在于黑暗之中,却又神秘无比的扭曲事物总是让他感到一丝焦虑。

这个神秘人无疑就是这样的敌人,也许他很强,也许他不是很强,但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猜测的时候,那么事情会变得无比麻烦。

这自然是他不愿意见到的,不过其他人对于这一点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反感,只是这些黑雾多少有些凡人罢了。

穆杰,塔格滋以及雷诺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常的黑雾,所以此时此刻他们并不感到担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一样放肆的向前走,毕竟是传奇,也许会出现什么不得了的机关或者魔法也说不定。

孔冲自然很高兴他们能够不断的维持这种谨慎感,正当他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充满爆炸力量的冲击从孔冲身旁突然爆炸开来,剧烈的冲击虽然无比突然,但是却只让他的步子稍微往后挪了一小下。

如果换做普通人,可能会直接被震断所有的骨头,而此刻的孔冲已经几乎肉身不朽,这种程度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动摇他。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众人倍感惊讶,一瞬间所有人都做出了战斗姿态,穆杰想要向前观察情况,却被孔冲拦住了。

“看前面。”

某种重物拖在地面上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黑暗之中唯一出现的光芒,则是那奇异的火花。

铁链,还有重甲靴才会走出来的响动在众人的前方逐渐传来,一阵强烈的压迫感也随之而来。

迷雾正在不断的散去,剧烈的不安从孔冲的心头袭来,当所有的黑雾都消失不见,敌人的相貌也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身披漆黑重甲,头部被如同骷髅一样的面盔彻底遮盖的恐怖战士,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大概就是传说之中的堕落骑士。

他的手中拖着一把长柄斧,上面雕刻的怪异符文和它那夸张的造型是孔冲不安的来源,在那些漆黑的甲胄之上,无数的锁链随意的缠绕而上,当迷雾消散的时候,他停在了原地,将地上拖着的长柄斧握在了手里。

“来。”

他的声音沉重的如同山脉内部传来的响动,没有任何生机......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星星阅读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星星阅读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星星阅读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星星阅读app为您提供大神流鴉的开局一只虫进化全靠吞

御兽师?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