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术士躲藏在角落之中,脸上写着浓郁的恐惧。

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动如山的那些家伙轻易撕碎,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如果不是因为有低级秘法的缘故,或许自己也会死在那里。

战场上,还是自己的命要紧。

老实说,他确实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无论是掠如火,还是动如山亦或是那个徐如林,他们审视自己这些游荡术士的目光都是完全相同的。

那是看垃圾的眼神,他很清楚,这些人杀死自己的时候并不会留情。

“可恶,明明说那个炎会救助术士们,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名术士发出愤怒又委屈的咆哮,他已经受够了屈辱,但惧怕让他无法移动,只能躲藏在这个角落之中,等待着审判。

他若是移动,就会发出声音,虽然他看不到任何敌人,但之前自己的同伴被击杀的时候,也是莫名其妙的死去,那种突然袭来的死亡让他不得不对自己的性命负责一些,所以他选择在这里缩着,虽然看起来十分愚蠢,但是至少不会死掉。

“这该死的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术士有些茫然,他从自己的衣服之中拿出自己储存的最后一点食物,那是一张麦饼,当他一口咬下的瞬间,一种干涩的感觉充斥了他的口腔,因为没有任何味道,这玩意几乎难以下咽,但是为了让自己还有力气移动,他仍旧艰难的将他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呕呕。”

强烈的恶心感让他几乎要把麦饼吐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尽可能的将这种感觉压制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等待多久,但是早晚会从这里出去,所以他需要等待一个还算不错的时机,至少,要等那些家伙离开才行。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突兀的响起,让这名术士的情绪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回事?”

他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但仍旧将自己的旁边的一块石头捡了起来。

大多数的术士都会时长开启元素护盾,所以使用术式攻击他们是愚蠢的行为,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用武器,往往都能在偷袭的场合发挥出不错的效果。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仔细的倾听着脚步声,很快他就绝望的发现,这是一队人,至少有七八个,在这样的人数对比下,自己可能胜利的几率为零。

但他仍旧有所希冀,如果对方并不是那些训练有素,还掌握着完全不同于任何元素的力量的军队术士,而是一帮和他一样,为了生存游走奔波的术士,或许自己就有机会加入他们。

但他并不敢冒这个险,因为之前他的朋友说过,在这样的环境下,游荡术士们的威胁甚至要比那些为家族服务的家伙更加高,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谨慎行事,一旦走错一步,那就全盘皆输。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一方面是因为恐惧,一方面是因为紧张。

他缩在这个房屋的窗边,只要自己探出头去,就能够看到对方的模样,但是这件事情的风险自然也很大,很有可能因此被发现也说不定。

但好在他有自己的办法,术士们一向和元素交好,尤其是自己的擅长的元素,它们会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帮助自己,现在就是最佳的时刻。

一面水镜随着他的术式而逐渐出现在他面前,他将这面水镜放在窗边,调整好角度值周,尝试依靠这面镜子来确认对方的的模样和位置。

而在看到那些人的瞬间,术士的心就凉了半截。

虽然水镜会因为元素的波动而无法清晰的将看到的东西反馈回来,但他仍旧能够看到那无比显眼的护甲之上的那一抹绿色。

徐如林。

这支部队的残忍程度和他们的有序程度成为正比,游荡的术士们最为惧怕的,不是能够瞬间带来毁灭的掠如火,也不是能够用坚硬无比的防御让所有攻击无效的动如山,更不是神出鬼没的暗术士,而是这帮看起来没有任何特色的徐如林。

他们的藤蔓如同毒蛇一样钻入身躯之中搅动撕碎,以最为残忍的手段将所有敌人杀死,然后用他们的血肉当做藤蔓的养料,这种纯粹的邪恶自打这名术士记事起就没有体验过,而且在桦上位之前,他也曾经参与过几次盛大的庆典,那个时候的林手中的徐如林,绝对不是这样,更不会使用这种长满尖刺的漆黑藤蔓。

准确的说,那不再是藤蔓,而是纯粹的荆棘。

他自然不想被这些藤蔓将身躯撕碎,在这样的处境之下,自己除了躲藏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可以做的事情。

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某些东西正在他的身旁跳动。

他转过头去,那是一截奇怪的黑色物体,它正在不断的扭曲着,虽然看不到任何的器官,但它浑身漆黑,长满尖刺,和那些怪异的荆棘,同出一辙。

“又一个藏在这里的家伙。”

一名徐如林术士的脸上挂着可怖的微笑,突然出现在窗边。新笔趣阁

“你难道不知道,术士们会感知到使用术式时产生的元素能量波动吗?”

他在一瞬间,明白,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了。

潜藏在心头的恐惧让他动弹不得,但是正因为这极端的恐惧,他心中升起了反抗之意。

“老子就算死,也要带一个垫背!”

就在他这种想法刚刚冒出的瞬间,这名带着诡异笑容的徐如林术士就被一截奇特的物体瞬间刺穿,血液瞬间让他刚刚心中冒出的想法打道回府。

“啊啊啊!”

剧烈的痛楚让徐如林术士发出惨叫,浓郁如同液体一样,释放着腥臭味道的暗红色物质马上将他的脸覆盖,血液也一并吞没,之前那一节荆棘也因此腐朽,术士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一个长相普通的少年和一名面色苍白的男子出现在窗边,以平静的眼神看着他。

“这里还有一个。”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躯便失去了知觉。

“这......”

那两人的模样逐渐远去,最终,浓郁的黑暗将他完全吞噬。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开局一只虫进化全靠吞更新,第450章 恐惧与惬意免费阅读。sbiqupai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