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胆识!不过我可不会欣赏你,智慧觉得你脑子出了问题。”

壮汉哈哈一笑,浑身的魔力迅速燃烧,几条气浪随着他的动作爆出,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压迫感。

其他几名壮汉见状也纷纷燃烧魔力,几道不同颜色的魔力光芒交错相织,看起来极具美感。

当然,孔冲没有功夫去思考和了解这些,他手中腾起暗红色的火焰,脸上的表情逐渐冰冷起来。BIqupai.c0m

狂徒身上再一次被魔力金属所凝聚的护甲覆盖,他猛地敲了敲拳头,发出牛一样的吼声。

“在这种小巷之中战斗,你们没有任何胜算,我会让你们后悔知道我的存在!”

狂徒发出粗犷野蛮的声音,直接扑向一个使用水属性魔法的壮汉,开团先杀法师,这是狂徒的战斗方式。

虽然这几个人都能够爆发出相同的魔力,但是这种手段只是一种威慑,并没有实际作用,想要区别战士和法师,那就要看清楚他们的魔力密集的程度,而且,作为法师来说,选择的位置往往都会距离中心战斗圈远很多,综上所述,狂徒能够确定的,就是面前这个家伙。

水系魔法师看到狂徒如山一样的身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恐慌起来,不过他并未失去魔法师的素质,手中构式几下完成,从他面前突兀的出现一道水墙,随着他的第三个动作瞬间凝聚,流动的水流之中便开始闪烁光芒。

孔冲用手硬生生抗下一名战士的巨剑,依靠强大的肌肉力量将其硬生生掰断,随即一拳将其轰出视线之中,他回头一看,刚好看到这一幕。

他对这种东西有印象,简单的将其称之为同属性复合魔法,就是以多个简单魔法迅速并和然后来达到高阶位魔法能够达到的效果,相比之下,对于魔法掌控的能力要求要比普通高阶魔法更低,但是却能发挥出常规的效果,也是普通魔法师们所寻找钻研出的捷径之一,但是这条捷径也没那么好走,至少对于魔法公式和构式的运用要相当灵活才能做到这个程度,以孔冲的角度来看,这个浑身肌肉的魔法师显然是个书呆子,至少构式他记得很清楚。

而这道水墙之中,自然是暗藏玄机,里面闪烁的光辉正是最基本的低阶水属性魔法——水弹所造成的,虽然这玩意没有什么过于强大的伤害,但是熟练的魔法师能够压榨很少的魔力去制造大量的水弹形成水弹弹幕,所谓积少成多,密集的水弹弹幕配合以强大的魔力基准,能够轻轻松松的发挥出不可小觑的力量!

而面前的狂徒,显然就陷入了这个陷阱之中,他巨大的身躯无法瞬间停下,在惯性的推动之下,他整个人都朝着前方扑来,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水墙面前。

水属性魔法师诡异一笑,原本应该作为普通防御手段的水墙突然变得如同史莱姆一样柔软无比,狂徒一个趔趄直接栽进其中,无数的水弹便在这个瞬间迅速发射,朝着狂徒的身体疯狂的攻击着。

孔冲刚要过去帮忙,几个拿着武器的战士瞬间堵住了他的去路,而那个一直在看戏的壮汉,突然消失在孔冲的视线之中,下一秒他就从孔冲的阴影之中钻出,一道黑色的光芒迅速闪过,但被孔冲轻松的躲闪开来。

“暗系的战士?不,是魔法师!”

孔冲在传识的保护之下并不会轻易的被这种动用魔力的突袭袭击到,不过对方熟练的攻击手段还是让孔冲为之一惊。

“你的对手是我!”

壮汉身后的暗紫色镰刀状物体正是那道黑色光芒的来源,也是他的主要攻击手段。

孔冲还没有好好的面对过使用暗系魔法的敌人,一时间也产生了一些兴趣。

“既然你都指名道姓了,那我也不妨和你玩玩。”

孔冲手臂之上瞬间开始迸裂,巨爪也随之出现,怒火将外骨骼甲上的熔岩裂缝燃烧的异常通红,随着双臂的出现,他的表情也变得狰狞了不少。

“来吧!”

而在一旁的狂徒已经结束了战斗,他将已经被自己取出心脏的尸体扔到一边,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身上的护甲因为密集的水弹攻击而出现了多个凹痕,甚至有些地方还因此被击穿,但对于狂徒而言,这样的损伤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他看着面前这几名战士手中的剑,摇了摇头。

“骑士的剑不是这么拿的,而你们作为战士而言,还不够资格!”

“少说废话,我们一起上!”

战士们熟练的将不同属性的魔法附魔在武器之上,脸上的表情变得坚决果断,挥动各自的武器,朝着狂徒攻击过来。

“你们的目的是为了盈利,这意味着你们在这场交易之中注定会输给我!”

狂徒发出吼叫,用坚硬的护甲挡住一名战士的大锤,顺势抓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脑袋,轻松的将其撕裂,听着同伴发出惨叫,其余的几名战士眼睛之中充满了血丝,释放出来的魔力也要比之前强盛不少。

“不是胆小鬼,有意思!”

狂徒将手中的残肢扔下,把那柄大锤捡起,对着面前的战士做出挑衅的手势。

战士们摆开阵型,如同讨伐魔王一样谨慎小心,生怕出现什么岔子。

“既然你们选择防守,那么进攻的主权,就交给我了!”

狂徒抡起大锤,依靠无比强大的肢体力量朝着面前的战士冲去,一名拿着剑盾的战士想要格挡这恐怖的一击,但在狂徒的巨锤轮下来的瞬间,他甚至无法做出反应,就被强大的惯性压成肉酱。

“我看那个敢来!”

狂徒怒吼着,以极其狂暴的势头摧残着周围能够看到的所有人,十几名战士,再这样暴风雨一般狂暴的攻击之下全部丧命当场!

狂徒的身上满是鲜血,让他那身充满残损感的护甲看起来有一种怪异的妖艳美。

孔冲灵巧的闪避着暗系魔法师的袭击,双手迅速燃起炼狱之火,以最常见的火球状态直接甩出,对于炼狱之火毫无抵抗能力的凡人自然无法抵挡,脸上的恐惧在高温,凝聚,从他的阴影之中迅速钻出几道扭曲的黑色身影,发出骇人的尖叫。

“暗影傀儡,给我上!”

随着他的指挥,那几道扭曲的身影发出嘶叫,朝着孔冲和狂徒猛扑过来。

“雕虫小技!”

孔冲手中怒气凝聚,一条火焰长鞭顿时帅吹,轻松的将这些暗影傀儡撕裂。

“看来我没有必要出手了?”

狂徒哈哈一笑,看着面前一面倒的战局用戏谑的语气嘲讽着之前那个狂妄自大的暗系魔法师。

“该死!”

看着自己的各种手段被轻松化解,他轻松的神态不复存在,脸上的表情也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

“我也没兴趣知道你们的雇主是谁,所以现在就乖乖受死吧!”

狂徒发出吼声,朝着暗系魔法师冲了过去。

还没等孔冲开口,狂徒的身体突然停滞在了暗系魔法师的面前,动弹不得。

“我的目的只是抓到你,那个家伙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孔冲心中一紧,手中怒气迅速凝聚,暗系魔法以偷袭,束缚为主,一旦被困住就很难挣脱,狂徒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在这种死咒面前是无能为力的,他的护甲并不能帮助他抵挡束缚这种不算瞬发的效果,所以他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干瞪眼。

“狂徒就由我们收下了!”

暗系魔法师一改反派话多的做风,说完之后迅速从袖口之中抽出一张完整的魔法卷轴,显然他已经察觉到使用暗系魔法会轻松的让孔冲追踪,所以直接使用传送魔法卷轴,随着光芒闪过,带着狂徒离开了孔冲的视线。

“该死!”

孔冲愤怒的看着狂徒和暗系魔法师离开的地方,坚持了这么久,结果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结束了互送,简直让他感觉无比崩溃。

“算了,狂徒的具体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了,之后就算要找他应该也有迹可循,还是先回去和罗斯芬克多报告吧。”

孔冲叹了一口气,打算离开,却突然发现地上留下了一件东西。

“这是什么?”

孔冲捡起那个黑乎乎的东西,脸上充满了疑惑。

看模样大概是某种令牌一样的东西,即便那个魔法师再怎么慌乱,也不可能轻易的将这种东西丢下,毕竟这是低级错误。

但也许是狂徒想办法留下的也说不定,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条能够让他去追踪的重要线索。

“按照罗斯芬克多的脾气,大概不会听我的解释吧,而且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孔冲苦笑一声,脑海之中浮现出那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脸上那诡异的假笑。

“看来我还是得想办法显摆狂徒找回来,才能继续和他谈条件啊。”

孔冲将遗落的令牌紧紧的握在手中,脸上除了慵懒之外还有着说不清的坚定。

他离开这里,留下一地的狼藉,之后他们会被卫兵发现,但大概也不会去插手,毕竟这样的冲突,每天都会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不断的发生……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开局一只虫进化全靠吞更新,第235章 还不太激烈的战斗免费阅读。sbiqupai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