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不见了,你一如既往的混账。”

在一个不算奢华,但足以称之为精致的房间之中,如同幽灵一样的两人正在徘徊着。

声音从那个女性的轮廓之中发出,虽然词汇令人觉得包含厌恶,但她的语气之中没有任何的波动。

“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而已,帮我这一次,你和我都能获得不少好处,你觉得怎么样?”

和那名女性不同,这个略带沙哑和粗犷的男性并没有掩饰自己内心对某件事的渴求,显然,他们正在为这件事情争吵着。

“你想要让我掺和到你那精心策划的混账计划之中?还是趁早打消你的无耻念头吧,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你也获得不到什么。”

女性显然对于那名男人死缠烂打的祈求感到厌恶和不满,原本平静的语气之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不满和愤怒。

“好吧,你将我的计划全盘否定,将我当成混球也随便你,但是只要你乐意加入,我随时恭候。”

男人的语气之中有一股浓郁而做作的遗憾,显然他对这一套异常熟悉,并且一直致力于将它用在各种各样的地方上,甚至不分场合,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女子对于这种职业性的遗憾感到无比厌恶,用她能够想到的最为致命的诅咒咒骂着那名男子,让他永远滚出她的视线。

她看着男人悻悻离去,脸上的表情也逐渐缓和,当她收拾东西,闭目沉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惊醒了女子,也让整个房屋之中的气氛内掺加了一丝怪异和恐慌。

她显然受到了惊吓,当她犹豫着将手伸向门的握柄的时候,门却突然打开,一个无比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带着吼叫,狂乱以及丑恶到根本无法认为是人类的姿态,朝着那名柔弱的女子袭去……

“哗,这里我还没有想好怎么收尾。”

木偶随着身后之人的手指动作结束而结束,他的脸埋藏在阴影之中,如果有人观察他,也许能够从他的身上发现一点疯子常有的特质,我们可以简略的将其称之为异想天开。

一般来说这样的特质无论是疯子还是正常人都很难得,在这个魔法世界之中,不乏有因为各种各样的刺激而导致的精神错乱的案例,但是从头到尾都是疯子的?似乎也没有人见过,毕竟没有人知道一个人曾经都处境究竟如何,除非他说出来。

但也正因为如此,特殊的人才才更加珍贵,如果孔冲在这里,对于面前的这个家伙能否保持淡定也是未知数。

“结尾总是想不好,但是终归需要放弃。”

他的身边有一团正在蠕动和扭曲的液体事物,它被这名怪异的男人放置在一边,但是只要靠近就能感觉到强烈的怨恨。

“安静,现在你已经没有名字,所以不要再发出那样的气息,影响我的创作!”

男子的手不断的抖动着,几个木偶也随着他的摆动做出各种各样的姿势,看起来颇为怪异。

那名在木偶戏之中扮演怪物的傀儡在他的手中如同活了一样,扭曲着怪异的身形,长着大嘴,恐吓着那名女性傀儡,虽然场面描述起来十分邪恶,但却莫名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忍俊不禁,他身后的史莱姆扭动半天之后,最终也停止了挣扎,怨恨的气息依旧存在,但表现的并不是很强烈。

“算了,之后再考虑创作的事情吧。”

男子将木偶随意的扔到地上,站起身来,在黑暗之中那道仅有的光芒之中,他的脸暴露出来。

那并非面具,但却和面具一样给人一种恐惧感。

他似乎是将某种东西缝合在了自己的脸上,看起来森白色的面孔让人胆战心惊,脸上的扭曲感也因为这拉扯的森白而更加强烈,双眼漆黑,但是在眼睛下方的两道疤痕让他看起来如同和唬人的万圣节面具融合在一起之后出现的产物,如果仔细观察,还会发现上面流淌的黑色纹路,不管这层如同面具一样的玩意到底是什么,他都是某种不详之物。

微弱的光芒让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他回头看向那坨史莱姆,摇了摇头,身上那层装束,赫然就和孔冲之前遇到的“瘟疫”完全相同!

“真是遗憾,我把我的衣服借给你,用你来演出一场好戏,可你却亲自将它毁掉。”

怪人的手上带着那副由魔力金属打造的护甲,指尖的锋利感在微弱光芒的映衬之下显得更加明显,丝丝的反光让它成功的展现出和瘟疫完全不同的强大气场。

“不过让一坨有意识的史莱姆去完成一场宏伟的演出,显然还是有些许困难,不过你的癫狂我异常喜欢,我对你的要求不多,只要你能够一直保持这种癫狂就可以了。”

史莱姆似乎是听懂了怪人的话,做出几个幅度不大的抖动,给出怪人一个明确的态度。

“唉,这样的你就如同一个宠物一样,作为魔物的尊严似乎也早已荡然无存,不过既然是我把你养起来的,那我肯定就得对你负责。”

怪人伸出手,一股浓郁的近乎恐怖的魔力从他的手中溢出,最终形成的,却是如同泥浆一样粘稠的黑色半液体,它缓缓的流淌在瘟疫的身上,瘟疫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乖乖的接受着这股魔力的馈赠,直至身体被完全覆盖。

“好粘啊。”

怪人抬起脚,上面已经占满了那怪异形态的魔力,他发出皮笑肉不笑的声音,看着面前的瘟疫吸收魔力,开始逐渐凝结。

“嘎嘎,噶。”

曾经被孔冲击败的史莱姆再一次获得了发声的能力,它逐渐的凝热÷书成人类的形状,能够发出的音节也随着魔力的充盈而不断增加。

“咳咳,主……主人!”

瘟疫艰难的吐出两个音节,好不容易形成的人形在不断的抖动之中发出怪异的粘稠声响,在这个动作之中,一大坨液体猛地掉落在地上,发出“啪嗒”的声音。

“不算清脆,但是这个感觉还不错。”

怪人双手抱胸,煞有其事的评价这面前瘟疫的进化过程,对那个声音的评价如同买西瓜的老农通过敲打听声来判断好坏一样,看起来有一种极其专业的感觉。

“我又活过来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瘟疫的声音已经不存在什么异常了,粗犷但略带狂躁的声线是它的特性,正常人并不会发出这样的音色,这个转变让怪人十分满意,毕竟他说一个对于声音要求极高的人,能够让他欣赏并且感到舒适的声音并不多。

“我知道你活过来了,不用强调那么多遍。”

怪人稍稍有些不耐烦,但对于刚刚获得了新生的史莱姆而言,这种感觉让它一时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喜悦的心情,不断的在嘴里重复着自己活过来的那几句话。

“你要是再叫,我就把你们的命剥夺,它是我给的,自然我也能夺走它!”

即便是疯子,也并非没有耐心,怪人用恐吓的腔调吓唬着史莱姆,让它最终在恐惧之中停止了强调。

“那么主人,现在我们要干什么?”

“这样的蠢问题就不要再问了,我是一个十分理智的人,这样感性且没有目标的问题不要扔出来影响我的思考!”

怪人做出一个要攻击瘟疫的动作,吓得后者顿时一缩,身上的液体都随之微微颤动,对于面前的怪人它有无数的敬畏,虽然有时候它无法理解对方在说什么,但仍旧会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尝试理解,并给予赞同。

即便它很清楚自己作为傀儡的作用仅此而已,但是对于怪人的实力,它除了认可之外,就是敬佩。

它没有脑袋去思考一个标准,所以无法去评价它主人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不管如何,它作为随从要做的事情也有好多,只要怪人一声令下,它就会去做。

“不过给你一个确定的目标,也好让你去按着这个方向施行。”

怪人的手微微一顿,随即一团黑色的火焰从他的手心之中冒出,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瘟疫看着面前的这团火焰,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这团火焰只要自己碰到一点,就会被烧为灰烬。

怪人看着面前的黑色火焰,在那怪异的焰心之中,一个虚幻的身影从中出现。

如果孔冲在这里,对于这个身影便会异常的熟悉。

一身白色的长袍,镶金的华丽边缘,淡漠且冷静的神情,以及那俊秀的脸庞,除了那名叫做玄钰的光魔法师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拥有这样出众的气质。

“我们的首要目标自然就是他,至于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长的太好看了。”

怪人看着玄钰的姿态,语气之中的嫉妒丝毫不加掩饰,但下一秒,他的语气又变得癫狂起来

“所以我也想获得这样的外貌,这很合情理,不是吗?”

看着瘟疫发出附和之声,怪人的笑声变得愈发邪恶,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之中久久的回荡……

ltsriptgt()lt/sriptgt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