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最近,这种突然袭来的瘟疫阻断了所有的信息,将我们笼罩在其中,在我们完全未知的情况下,无数人都因此变得面目可憎,死相也凄惨无比,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混乱之中,治安也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我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将幸存的人转移到了这里,然后储备了一些食物,打算在这里等待救援,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们依旧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就在我们即将陷入绝地的时候,您来了!”

斯塔克说到这里的时候显然有些激动,脸上的表情都充满了光彩。

孔冲叹了口气,显然,斯塔克他们也并不清楚信息无法传递的原因,总而言之,这件事情过于怪异,很难让人相信这瘟疫是自然为之,但就算是有人投放,那为什么只单单的针对了葛尓丹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其动机令人怀疑。

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他们考虑这个也没有意义,孔冲和斯塔克向前行走,在控制魔像面前,一些居民瑟瑟发抖,看起来无比恐惧,他们因为食物有限,很多人已经出现了营养不良的症状,脸颊凹陷,骨瘦如柴,看起来无比凄惨。

孔冲看着这些居民,再一次想起了威格斯和他的小镇,一时间心中微微的感觉到了痛楚。

就算他鞭挞自己几次,改变不了的事情终究是无法改变的,已经过去的事情,如果自己一味的沉浸其中,只会让自己进步的脚步受到束缚。

孔冲用这些话安慰自己,同时也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

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吃毒鸡汤的一天。

斯塔克和罗娜看着表情无比复杂的孔冲,一时间有些迷惑不解,不过孔冲注意到这一点之后,就迅速改变了他们的注意到的方向。

“我在来到这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妇女,现在她和雷诺在上面,应该把她接下来。”

斯塔克点了点头,罗娜也没有意见。

毕竟当初行动太过匆忙,有没注意到的居民也很正常。

葛尓丹城人口上十万,在短短几天之内迅速锐减,地下仓库不可能存下所有的幸存居民,孔冲看到的居民差不多只有七八百人左右,在这个地方,这个数字算作是极限了,幸存者当然不止这些,但如何去抵抗瘟疫的传播,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这种瘟疫是靠什么传播的?”

孔冲突然想到了这一点,随即发出了自己的询问。

“似乎是通过水源传播的,只要接触到被感染者身上的脓水,很大概率就会被感染。”

斯塔克的解释让孔冲顿时明白,这种瘟疫有点类似他们之前生物课上学到的那些东西,它们为了自己的生存,会以适合自己的方式去改变感染者的外貌,以进行传播,所以患者身体的异变不止是因为简单的病理疾病,还有病毒的自我改变。

而尸体很有可能也是感染源之一,因为没有人清理的缘故,它们会一直存在并且在液体挥发之后变成气体分子继续进行传播,散发出的难闻恶臭是第二大感染源,这样的瘟疫,恐怕只有所有人耳熟能详的黑死病可以媲美。

孔冲当然没想到过自己穿越过来还能看到一场史前瘟疫,这多少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罗娜因为需要照顾居民的缘故必须要留在这里,所以斯塔克和孔冲上前去接应雷诺保护的妇女,就在他们开门的瞬间,一股浓郁的恶臭率先来到了孔冲的鼻腔之中,他当机立断,直接捂住斯塔克的嘴,反手一推将他推了回去。

“别出来,你很有可能会感染。”

“可是你……”

“不用担心我,我自有办法。”

孔冲从洞口之中钻出,反手将门关闭,随即走到了前台,然而面前的一幕,又让他的心情沉重无比。

那名妇女,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满是脓包的尸体,雷诺用周围的桌椅将骨刃上的血水擦拭干净,脸上充满了凝重。

“这不是您的错,早在我们救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感染了瘟疫,在您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发作,为了减轻她的痛苦,我只能先斩后奏,如果您对我这样的行为有所不满的话,请随意斥责。”

“不,我并没有什么不满,你做的很好。”

孔冲走到雷诺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哪怕你曾经是哥布林……也比某些人要好的太多。你要比人类更具人性。”

孔冲叹了口气,他现在已经确定,虫族的强大抗体让自己和雷诺根本不会受到这种瘟疫的困扰,他和雷诺一同将尸体拖出酒馆,随即回去告诉斯塔克情况。

知道幸存者死去的消息,斯塔克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显然,这几天他们已经经历了不少生死离别,凄惨的妇女,失去双亲的孩子,还有孤寡的老人,他们身边亲密的人都彻底的被这场人为的天灾所夺去生命,但无论他们如何痛苦和背上,都没有办法让死去的人再度复活,所以悲痛在现在已经并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孔冲有些难以接受现在这些人的态度,他感觉到胸口很闷,同时他也有想做的事情,所以在安顿好之后,他和雷诺又离开了地下工厂。

乌云在葛尓丹城上笼罩着,只要实力足够强大的魔法师,想要操控天气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如果这乌云的某个人为了营造诡异气氛而制造出来的产物,那也未免太过奢侈。

孔冲将周围能够找到的所有尸体集中到一块,手指一撮,一团暗红色的火焰就出现在了他的指尖之上,缓缓跳动,随着他弹指的动作,这一点火星落在了尸体之上,瞬间就变成了吞噬一切的火焰柱,开始在尸体上熊熊燃烧。

因为高温的缘故,尸体上的脓包被瞬间烤裂,脓水还没来得及溢出,就已经被炼狱之火烧至蒸发,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孔冲和雷诺站在火焰面前,一言不发。

孔冲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感觉到这种无力感,他心里清楚,自己并不是圣人,也救不了所有人,而且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死亡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这些普通的平民很容易就会成为某人或者某件事的牺牲品,这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

毕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总得有些人或者物为自己做出牺牲。

这是十分自私的想法,但从某种角度上说,它并没有任何的错误。

许久的沉默之后,开口的并非是孔冲,而是雷诺。

“我主,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问题?”

“我在你的眼中,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这个问题让孔冲微微一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在我的眼中,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孔冲将雷诺的问题又念了一遍,这种问题,他从来没有好好考虑过。

雷诺的沉默让孔冲早已习惯,即便他不说话,孔冲也十分清楚自己身边有雷诺的存在,他丝毫不意外,也不会因为他的存在而感到任何的不适。

但他也从未想过,如果雷诺不在他身边的时候,自己能否习惯。

显然,这个问题让孔冲本身也感觉到困惑不已。

“你对我而言很重要。”

孔冲沉默良久之后,缓缓吐出。

面前的火焰熊熊燃烧,将这些可怜人的悲惨经历和痛苦经过都燃烧殆尽,同时,它也让孔冲本人产生了一些奇妙的感觉。

“有多重要?”

雷诺的样子现在如同当初他们第一次碰面一样,充满渴求,迫切的想要知道面前这个问题的具体结果。

只不过那时的他问题都充满野心,而现在,他想要知道,自己在某人心中的具体地位。

这个问题本身就让人难以回答,对于孔冲而言,自然也是一样。

“重要到,你如果有一天消失之后,我大概会感觉到不习惯。”

孔冲的回答让雷诺感觉到了一丝蕴意,但他依旧迷茫,因为想要理解它并不容易,对于哥布林来说,一年多的时间并不足以让雷诺彻底理解作为人类的孔冲的情感,他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会明白,但是他已经将这个回答深深的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我明白了。”

火焰逐渐减弱,留下来的只有灰烬,一阵冷风吹过,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孔冲向前走去,寻找着其他可以找到线索的东西,他知道雷诺并没有明白,至少现在没有明白,但并不在意,因为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这番话背后的蕴意,也会明白这信任感对于人类的重要性。

现在,他完全不用着急,也不会去专门为雷诺解释什么是感情,因为人原本就复杂,更何况他对于孔冲的了解,都一直将孔冲看作魔兽,而并非人类,即便自己去解释,大概雷诺也不会懂。

“没想到他都开始注意这些事情了。”

孔冲摇摇头,发出一声轻笑。

瘟疫还在蔓延,事情没有结束,而他们,也还得继续战斗。

ltsriptgt()lt/sriptgt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