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郡主的刀 搜书网(soshuw)”查找最新章节!

都不用再仔细看了,离得近的大臣已然是认出了这玉佩的真假,而上面刻着的冲字,更是直接证明了玉佩主人的身份。

“那北戎的奸细们还妄图想要逃跑,郡主和林同知一个都没有放过,全部抓了回来!”

永泰帝握着龙椅的手不自觉的放送了,眼中的满意就算是珠帘都遮不住。

“郡主呢?郡主没事吧?”

“回禀陛下,郡主没事,郡主和林同知一同回来的,林同知已经带着耶律冲关押到天牢里去了,郡主则是在外等候。”

“哈哈,好,好,不愧是朕的外甥女,昭阳果真不负朕之期待!”

帝王通身的喜意,让刘御使等人却是入坠冰窟。

帝王话中的意思,竟是好像早就知道昭阳郡主去抓这耶律冲一般,再有,什么叫缴获了大批的粮食和生铁?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永安侯只觉得自己恐怕是走了一步臭棋,竟是着了道儿了。

若是昭阳郡主抓到的那耶律冲,真的就是和她做生意的可可木,那他们参奏的所谓谋反就成立不了了。

而他们说的三条罪状,前面刘御史说的不过是开胃小菜,就算是惩罚,对容家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郡主是受宠,可是手握三十万兵权的定北侯才是容家人说话硬气的最大原因。

不能够将定北侯一击必杀,就算是让昭阳郡主受到责罚也动摇不了容家的地位。

更为要紧的是,帝王,竟是没有对付容家的心思吗?甚至就连昭阳郡主,似乎也并不怪罪的样子。

心头很是慌张,面上却是更加的沉静下来,不断的思索对策。

眼下的情况,也只有咬死了自己只不过是为了陛下,为了大夏的江山,毕竟昭阳郡主去找了可可木买粮食和生铁是事实,他们就算是有错,也只是没能够查清楚真相,误会了昭阳郡主。

有了对策,心头稍微稳定了一下。

可他是经历了多年的风浪,能够很快的想到对策冷静下来,刘御史却不是这样的。

刘御史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见目光看向了站在一边的三皇子。

然而三皇子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让他几乎整个人都要瘫软了下去。

三皇子竟是放弃了自己了吗?

刘御史一片恍然。

耳边却是陆大国兴奋到几乎要原地起飞的声音,就像两个锣鼓在使劲的敲一般。

“陛下,陛下,郡主竟然是抓到了北戎的七皇子吗?郡主果真的威猛,虎父无犬女,哈哈哈哈。”

“是呀是呀,昭阳郡主果然是有乃父之风!”

几个武将在那里得意的说着,永泰帝笑颜一顿。

他的昭阳,是很棒很优秀,但是威猛这样的词汇……算了,总归也是夸人的话。

陆大国到底是没什么文化水平,看样子,武将们的文化水平是必须要想点办法提高一些了。

以前是觉得武将们文化水平太高,手中又掌握着大量的兵权,会让人觉得不安心,可眼下看来,还是要往上提提的。

他可不想再听到类似这样赞美他的外甥女的话了。

“宣,快宣郡主上殿!”

众位大臣,其中也不乏有既不是站在容家对立面,也不和容家过分亲密的中立派,一心只为朝廷打算。

听到永泰帝的话,其中有人皱了皱眉就想要说郡主毕竟只是一个女子,身上的爵位虽高,但出入朝堂还是有些不适当。

可看到帝王的愉悦,还是没有站出来。

“昭阳见过陛下!”

就算是满堂的大臣,容颜也半点都不怯场,落落大方的进殿行礼。

“快起来吧!”

上下打量了容颜一下,见其气色良好,身上也没有受伤的痕迹,永泰帝才算是完全放下心来,只有了喜悦。

“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想要什么,和朕说!”

容颜站起来,环顾四周,饶有兴趣的说道:“陛下,臣女倒是没有什么想要的,只是……臣女听闻有人参奏了臣女,说臣女暴虐成性,还涉嫌谋反呢!”

一双明亮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瞧瞧站回队伍中的刘御史和永安侯。

刘御史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忙挪开了视线。

陆大国哈哈大笑起来,“大侄女,可不就是这姓刘的家伙,还有这个永安侯,这两人,凭着一张大嘴巴,就胡咧咧,非说你意图谋反呢!”

他得意极了,“陛下,这会子事情都清楚了,就是永安侯污蔑郡主,可不能够放过他!”

他可还记得,定北侯教他的。

他比脑子,比不过那些拿着笔杆子的文官,可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认准一条,找陛下!

永安侯心中一跳,不过已经有了准备还稳得住,“回禀陛下,臣只是发现昭阳郡主和外族人士可可木交易大量的粮食和生铁,这才做出合理的猜测。”

“至于郡主能够抓获那北戎的七皇子,确实是大功一件,不过这也不能够掩饰郡主买卖粮食和生铁的事情。”

再没有人说可可木就是耶律冲的情况下,他就将人当成不同的人来看。

“你怎么知道本郡主去购买粮食和生铁的?”

容颜不按常理出牌,没有就着可可木就是耶律冲这一条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却是另辟蹊径,问起他消息的来源。

永安候一惊,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好的理由。

“本郡主和耶律冲,也就是可可木做交易的时候,除了常万宝在现场之外,本郡主就只告诉了两个人,一个是陛下,一个是家中二哥,请问永安侯是怎么知道的?”

“永安侯是想说是常万宝告诉你的,还是本郡主的二哥,亦或者,陛下呢?”

永安侯沉声道:“不过是巧合,是”

啪!

容颜一拍手,“该不会永安侯要说是家中下人,又或者是儿子之类的探查到的消息吧!”

“耶律冲可是北戎的七皇子,就连本郡主也是和他有近距离接触,怀疑了他的身份,才派了府上曾经做过斥候的老兵去调查才得到些许的端倪。”

“永安侯府上的人真是个个都好生本事,竟是随便大街上看到一眼就能够判断对方的身份,还察觉到不妥。

就断定了当朝郡主有谋反嫌疑,还跟踪调查。

最后确定本郡主和其有粮食买卖的生意。”

容颜长长的叹息一声,“看来,永安侯府上的人,竟是比百战老兵还厉害呢!”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