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潜水、拖拽伞……

虽然今天来枯叶市,主要目的是为了参加赏金猎人公会的线下拍卖会。

不过有出木衫这个富家公子随行,众人确实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周末。

下午五点半,等下岛村未央要到港口拍落日,已经玩尽兴的一众人随着游艇靠岸。

“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去港口旁边的船歌市场逛逛吧,顺便看看有什么特产和纪念品。”

源静香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浅紫色短褶裙,一双剪水眸子眨了眨偏头说道。

“好啊~我一直想买一柄钢叉来着。”安部丽搂着木田慎一的细腰,脸上满是兴奋。

“小丽你买钢叉干嘛?”奈奈子睁着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神情中带着疑惑。

“奈奈你是不是傻,买钢叉肯定是为了刺猹啊。”安部丽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呃!!好吧。”奈奈子被噎了一下,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倒是良人他们,习惯了安部丽她剽悍而脱线的风格,对此反而没有太大的反应。

“走吧~我们去船歌市场逛逛。”

不待众人多说什么,源静香她挽着岛村未央的胳膊,笑眯眯地朝前边跑去。

船歌市场是枯叶市非常出名的地方之一。

船歌市场依托枯叶市旧鱼港而建,以前的枯叶市经济依赖捕捞业,那时船歌市场是枯叶市最热闹的鱼市。

如今随着关东经济的发展,枯叶市城市产业链的转型升级。

捕捞业已经渐渐地萧条,曾经作为枯叶市最热闹的鱼市,虽然大部分老旧建筑被保留了下来,但已经不能用鱼市来称呼。

在市政规划局有意引导发展下,船歌市场慢慢变成了枯叶市的工艺品、特产一条街。

历史洪流滚滚向前,很多东西都在变。

有些事物消逝在岁月的长河中不见了踪迹,而有些事物却历久弥新,经历过长久的时间反而变得更加鲜活。

之所以会被保留下来,归根结底还是人心底的那一份念想,只要还有人喜欢,就会有人愿意去做这个传承者。

船歌市场老街两旁的店铺里,有售卖贝壳海螺之类工艺品的,也有各种钓具店铺,更有一些专售处理海鱼的刀具……

船歌市场,现虽然少了曾经浓烈的鱼腥味,但曾经那份繁华却被保留了下来。

市场上人潮拥挤,全都是来这边旅游的外地游客。

关东有八大盛景,春夏秋冬、晨午暮夜,枯叶市独占秋、暮两景。

如果夏天是属于华蓝市、蓝普尔其的,那么关东秋天的主角一定是枯叶市。

……

“奈奈,快我们去逛逛昨晚列好的那几家店。”

“哦~”

约定好五点半港口集合,四个女生兴高采烈地跑进船歌市场眨眼消失不见。

木田慎一被安部丽带走,或者舔着脸主动跟上去的;出木衫、大辅被当做苦力被岛村未央带走。

某个少女倒是想跟良人一起,结果被身旁同伴看穿了小心思,给强行带走了。

“我们也去逛逛吧。”良人说道。

比雕、铁甲贝被收进宝贝球里,街边良人肩头蹲着藤藤蛇,怀中抱着呆呆兽,身旁跟着的是路卡利欧。

“嗷嗷——”

“呀哆——(′???`)这条街上不像有吃的啊。”呆呆兽探头探脑地朝老街两旁店铺望了望说道。

“成天就知道吃。”良人笑骂了一句,然后带着三只神奇宝贝进入船歌市场。

扭头看了一眼东张西望的路卡利欧,“路卡利欧,跟紧我,别走丢咯。”

“嗷嗷——”路卡利欧乖巧地点了点头。

“呀哆——(′???`)你早上答应要给我买好吃的特产。”

“行,这条街就是售卖枯叶市特产的,一会儿给你买。”良人拍了拍怀中拱来拱去撒娇的呆呆兽说道。

“呀哆——(??′?`?)?”得到良人的保证,呆呆兽哼哼了两声这才变老实。

……

……

船歌市场上售卖的商品琳琅满目,良人有种将市场上所有东西都打包带走的冲动。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很多东西虽然非常有趣,但对于他来说其实没有什么用。

街口钓具店比较多,良人找了一家叫做「船歌钓具」看起来明显是这个市场上扛把子的钓具店铺。

“小哥要买什么?”柜台后边一个面相和善的老人出声问道。

“老伯~我先自己看看。”良人礼貌地答复了一声。

“好——”

肩膀上蹲着一只四肢残缺的藤藤蛇,怀中抱着只呆呆兽,身边跟着一只超稀有的路卡利欧。

奇异的组合,不仅店里正在选购钓具的客人好奇地朝良人打量,就连柜台后面这个老人也多看了两眼。

良人并没有在意众人目光的注视,而是带着神奇宝贝在店里逛了起来。

竹木钓竿、玻璃纤维钓竿、碳纤维钓竿、纳米硼纤维钓竿、钛合金钓竿……

海竿(船钓竿、岩矶竿、滩钓竿、鲷渔竿、鳟渔竿……)

溪流竿(2.7米、3.6米、4.5米、5.4米、6.3米、7.2米——)

钓竿是训练家出门旅行必配装备之一。

良人之前买了根钓竿,不过因为囊中羞涩,他手头那根钓竿只是一根普通钓竿。

今天乘游艇出去玩钓了一上午的鱼,良人觉得很有必要更新一下装备了,毕竟他现在也是一个有钱人。

海竿溪流竿,良人各买了三套。

一套自己用,一套给大哥桃矢,另一套给老爹木木义人,闲暇时他可以到彩虹市南郊烟雨湖钓鱼耍。

忙活了大半辈子,早些年也在枯叶市当过船工,后来有了大哥桃矢和他后就选择在离家更近的尼比市工作。

普通家庭,早两辈人还是地地道道的彩虹市下边町木村的农民。

老爹木木义人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技术,实实在在的一个大老粗。

同是一个村里走出来的发小,胜田信长现在是关东民航局的机长、奈奈子的父亲福田大禾现在也是一民营企业家。

而良人他老爹木木义人,早一些枯叶市下海当过船工、码头搬运工。

后来跑长途开过大货车,在尼比市建筑工地上下苦力……

早些年一家人日子过得挺苦的。

从妹妹木木蕾出生,大哥桃矢展现出了过人的训练家天赋,家里境况才慢慢开始改善。

而他现在也有能力了,自然希望父母今后能够过得更幸福。

“嗷嗷~”见良人嘀咕着说完三套渔具的归属,一旁的路卡利欧扯了扯良人的衣服。

“你也想要一套钓竿吗?”见路卡利欧的表情,良人瞬间明白了它的意思。

“嗷嗷~”路卡利欧点了点头。

“好,我也给你买一套。”良人笑着点了点头,眼里满是宠溺之色。

家庭是孩子最好的学校,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旁人眼中良人对手中神奇宝贝的那份温柔,就是老爹木木义人、老妈良子给予他的那份。

有些东西,只有亲身体会经历过,才能真正地给与到别人,爱尤其是这样。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