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人嚣张霸道,却无法破解朝廷的这手组合拳。

第一天填泊路有点波折,随后却顺利无比。

官军都很兴奋,上下都满满的希望。

呼延灼也对自己主持的此次征剿越发满怀信心,却也不敢小视赵岳,嘴上狂,行为上却丝毫不敢大意。他担心梁山人奈何不了重骑保护的填泊就会晚上偷袭军营。

当天收工后,他下令诸府主将晚上高度戒备。

众将也不是傻瓜,这点军事常识还是有的,都心领神会,拍胸脯向呼延灼保证......

驻扎大野泊边的这头一个夜晚,各路官兵和押在这的民夫都过得不踏实,提心吊胆的,一有个风吹草动就急忙起来做防范......这是长久以来赵岳家在人心中形成的威名导致的,也有赵岳的凶名太盛的原因。梁山,有前次薛弼侦察的实力微弱定论,但梁山对外人始终是太神秘的所在,神秘就令人疑虑,何况赵岳家和赵庄人是那么强悍又聪明.....官兵和民夫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但,意外的是,当晚什么事也没发生。

梁山人骚扰都没干,根本没夜袭这一手来试图破解被动困局。

着甲而卧一夜的呼延灼心里琢磨着应该是梁山人猜到官军昨夜必定严加防范才没来冒险,嘴上却对部下与各部官军说:“看看,梁山草寇根本不敢出泊与我官军直接交锋。他没那个实力。”

如此忽悠,再次鼓舞了官军的信心勇气,也等于安抚了民夫。民夫不必担心此次剿灭不了梁山而害怕参加填泊的自己这些当地人事后会遭到强势梁山人的凶残报复。

呼延灼也再次加大对民夫许诺过的剿灭梁山后会兑现的好处....你至少能得到鸡鸭.....

他的自信与举措也确实极大鼓舞了军心民心。军民齐心收拾梁山的气氛越发好了....至少民夫上工积极了些,不再是想方设法磨磨蹭蹭拖耗时间就是不想去干活遭罪。

第二天的施工仍然顺利。

仍有梁山人出现,

但也仅仅是几条小船寥寥几人,想以快船强弓之利攻击骚扰破坏施工,却被有了勇气的当地官兵以巨盾墙和密集弓箭打防守反击就逼退了。

梁山人没讨到便宜,奈何不了周密有备的官兵,对官兵保护的民夫也无可奈何,威胁,恐吓,也没起到作用,剩下的就只能是谩骂、发狠.....大骂民夫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威胁杀家人......却让官兵和刁民们越发看到了梁山的虚弱无力.....色厉内荏而已......民夫们干得更起劲了。

形势喜人。

智慧的王智慧却突然有了忧虑:梁山人无力出泊打官兵,可,若是夜里来把填的路扒毁掉.....

呼延灼对王智慧成心显示的这种聪明嗤之以鼻。

夜里来扒?

那就让他扒好了。

填路不易,但想扒掉就更难了。这几日又正好是无月日,晚上就一片黑灯瞎火的,让梁山人尽情折腾去。若是梁山人敢亮火把扒路,那就等着官兵明眼趁机突袭包围杀死吧。

再者,梁山才有多少人。官军方却有民夫上万人。梁山人夜里拼命能扒毁多少,第二天,官方就能翻倍地填好多少。若一万人还不够嘲笑扒毁,那就两万三万.....民夫还没的是?随便征。想征多少就能征多少。官府一声令下的小事。这就是朝廷对付反贼、一国对付一隅的绝对优势。

呼延灼呵斥似的解释毫不客气打了王智慧的脸,再次扫了王智慧的面子。王智慧越发大恨.....

双方这仇算是彻底结深了。

呼延灼自然知道王智慧内心对他的仇视,却不以为意,不,是压根不屑一顾。

你能怎么的?

王家,没落得已经没人了,只能拿王智慧这样的实际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半吊子当宝贝人才撑门面和希望。王家在朝廷有家主,也就是王智慧的父亲,居三品这样的高品文官,却也只是吃勋贵老底,被皇家在皇位危难特殊时期不得不加大拉拢勋贵狗而有意恩赏照顾口官场体面饭而已,王父小心眼贼多,很会当官耍权,在朝中似乎人缘不错,就象那唐恪,却远没唐恪的能力。连赵佶父子都明白王父不是能干事的,当摆设。王父只是挂个无关紧要职位的高官而已。对武官来说,文官确实可怕,无论大小都不可轻易得罪,但那是过去了。

如今可是兵慌马乱,甚至江山都随时可能崩塌的时期,武将才是舞台的主角。

从皇帝到宰相等文官,都得全力拉拢交好武将实力,这样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才有可能活得继续安稳富贵潇洒,象个人样。呼延家却是有两个有军事大才的实权大将强者在朝。皇家、朝廷,能缺了王家,却缺不得呼延家,对起了冲突的两家会选择谁,这还用想.....

在这个特殊时期,王家心计再深也没用,有什么整治呼延家的高招也得憋着。否则,都不用呼延家出手,那些指望呼延家出力的官员,包括父子皇帝,就会主动积极伸手教训王家......

人,就是这么现实。

官员、君王,更现实冷酷。

家族世交渊源、君臣情义、官场情义,统统加一块儿也比不得残酷的现实需要,说翻脸抛弃就会......呼延家对朝廷有大用,王家却无人,无关紧要。呼延家就是能欺负得王家没脾气.....

呼延灼是个大老粗也很明白这一点。

他一次次打王智慧的脸,倒也不是以往和王家有什么过节。

他就是看不上王智慧这样的无勇怕死也没打过仗的纨绔废物却总敢标榜也自信是名将。

号称名将胚子都不行。

几下就能打死的东西,武艺怕是连耍狠充打手混好日子的京城街头花胳膊都不如,也配叫名将胚子?这不是让(老子这样的)真名将跟着丢人跌份不值钱了?如何得人尊重?别人不明真相,搞不清楚王智慧到底是什么本事,呼延灼却是心里门清。

当初,赵岳入皇宫......赤手空拳却玩似的把全副武装的王智慧和部下数个凶猛扑上去的御林军放倒了,而且是简直眨眼的工夫不到.....王智慧在赵岳手里就象个刚会走路的弱小幼儿.....丢人丢得那个惨,还在大殿装死以逃避尴尬和赵岳带来的凶险。

呼延灼当时不在殿中,却亲眼目睹了个清清楚楚,也惊骇赵老二的神力与骁勇胆大,却也不惧,自信满京城只有他才能对付了赵岳。只是,当时他不能出手显摆自己勇武超人。因为赵佶父子不敢把已摆明了随时会一怒而反的赵廉得罪狠了。

可笑的是,王智慧的空名那一次一下子就露馅了,而且已经深深畏惧了凶强的赵老二,可是,等赵老二悠哉悠哉离开了京城了,王智慧又活了,还敢放言如何如何,并且,后来觉得赵廉没了,梁山赵岳就成了无依无靠的弱者,他可以借助朝廷的强大力量轻松弄死赵岳,为王欢报仇,想最先抢到梁山财富,想得功扬名......满怀信心,气势汹汹地来到了济州,结果.....呸!

在呼延灼眼里,王智慧就是个笑话却偏偏顽强的总自以为是,满身优越感,是个场合,有点机会就要显摆证明名将之姿之才,虚荣虚伪,小丑之姿也就罢了。你不要总这么恶心人好不好?

老子才是讨伐梁山的主将。我才是主角。你老抢戏算怎么个事......敢抢我风头,总无形中想剥夺我的权威,不整你整谁?我需要你出主意吗?你的主意真有见识真有用也罢了,却是卖弄小聪明,搞笑.....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真军事,却爱说爱秀,不知自觉.....战场是搞笑的地方吗.....

呼延灼当时看到赵岳在皇宫出手就有心较量较量,终于等到机会了,这次打梁山,他有实现愿望的迫切,也有亲手打败太有名的赵岳,踩赵岳扬名天下的心理,打梁山极有积极性。

打压王智慧,也是打狗吓猴维护绝对权威的需要。

王智慧不识相地一次次搞事,也是试图变相削弱呼延灼权威,报复....战后论功也能抢功。

呼延灼算计好了许多事,表现得极轻蔑梁山实力却对各部将领严厉叮嘱:“夜里都警醒点。不可大意。若是让梁山夜袭占了便宜甚至吓跑了民夫,耽误了讨伐。此为死罪。小心尔等脑袋。”

官兵又是一夜的提心吊胆高度戒备,却又是一夜的白担心白耗神。

到了第三天了。

尽管大家越发认定梁山势弱不敢出战,士气更高了,但官兵和民夫的精神头却低落了。连熬了两夜没敢好好休息,白天还不得闲不能补觉,众人变得没精打采的。

尤其是民夫,接连吃睡皆不好,白天还得紧张高强度地干活,极累,太多刁民以前从来没这么紧张累过窝囊过,还得受气挨打.....委屈,这就受不了了,刁民坏蛋的脾气又来了.....不敢对官兵流露,就必然在干活上磨蹭。

这一天,梁山人连露面恐吓骂人都没有,显然是明白这没用,死心了。

没有打扰,但,填泊却效果极差,连昨天的热火朝天施工进度的三分之一都没有。任官兵强打精神怎么打骂催促也没用。民夫就是蜗牛一样慢腾腾的,也确实是没体力精神能猛干。

呼延灼傍晚来视察成果,很不满意,凶狠鞭打了几个偷懒撞他眼里的倒霉蛋民夫,却也没大发脾气过分惩罚教训民夫,又对民夫宣扬一番梁山人不足为惧的论调,安抚民夫今晚放心好好睡觉,明天有精神好好干活,并且还把部下今天从周边侦察顺便打猎来的野味分出十几只兔子做了汤赏给民夫吃.....梁山泊周边如今都是漫漫山林野地,被梁山人长期改造得牧草广布,狼等又在梁山人打猎练兵时刻意猎杀驱赶了,这周边最少二十里范围内的广阔野地数年时间自然养育出了食草动物的兴盛,外面人的却不允许来打猎,这可猎食的动物着实不少。呼延灼今晚就有野猪可吃......尽管,十几只兔子上万人吃,等同没有,但这是种态度,多少总能糊弄安抚一下民夫。

呼延灼看着民夫一个个流口水,还趁机蛊惑说:“灭了赵小二就好了。至少至少,梁山泊周围的野地,大家可以随便进随便打猎,还愁没肉吃?打起精神好好干,前景大大的美......

安抚了这些刁民,呼延灼却命令各州众将:继续加强晚上的警戒,万不得大意。

令将士分三班值守,都能有时间放心休息。这活不是一天两天能完的。都耗得没精神了,梁山人就算大白天打出来也无法抵挡。只怕梁山人算计的就是这个机会。不能着了这点小道。

诸府众将嘴上恭敬应着,心里猛翻白眼:你当我们傻怎么的?当然轮值了,这还用你教......问题是不值班的将士(包括我们这些将领)躺那也不敢睡瓷实了啊....前面可是有邓宗弼神秘战败的例子。那一次,梁山人就是突然夜里杀出来了,不知有多少兵力,只知道很能打,王智慧这个总自觉高我们一等总喜欢混充老大的家伙当时住着酒店,结果被堵在了酒店营寨里被活捉了....好在,那次梁山人没展露凶残,吓跑了我们就完事了,过后还让我们把丢弃的帐蓬等收走了.....这次填泊,真能威胁到梁山,事大了,天知道梁山人会玩出什么花样反击?天知道会不会凶残报复....

这些当地将领都刻意加强了城中家人的保卫,城门也再次提升警戒把守更严密,严防梁山人混进城玩刺杀,但,无论怎么做得周到,大家仍然都心理难安。沧赵的不败威名就是这么可怕。也就是太强大到不可思议,也没人真了解底细的海盗,才让沧赵吃亏栽了。别人?不行的。

众将这几天较着劲和梁山人作对,不过是看到了剿灭梁山的希望,起了贪婪心....其实心里都仍然理智地保留着余地。至少一旦再出现上次邓宗弼那样的败事,大家决不会领军奋勇和梁山人死战,到时候定然撒丫子就跑,用这一手态度尽量换取梁山人别太追究着大家不放.....

知兵而骁勇的呼延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当地官军却是有麻杆打狼两头害怕的心态.....这天夜晚却又是什么也没发生地渡过了。

喜欢攻约梁山请大家收藏:(shucang)攻约梁山书仓网更新速度最快。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