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哭哭啼啼,斥责他们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他们也表达出自己的忏悔,悔不当初。

但说到最后,家属就会说家里的情况,比如你弟弟房子已经准备盖了,你爸爸的赌债还完了,你妈的手术费有着落了,家里一切都好,希望他们能在牢里改过自新,早日减刑出来。

谭晚晚不得不阴谋论。

也许不是一时起意,而是蓄意谋害呢?

她压下心头的疑惑,因为事关唐幸,她的思绪多了很多。

她没有当着民警面说,因为这是她一时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总不能因为一句怀疑,就让民警展开工作,调查四个混混后面的家属。

这是一起强迫未遂,就算判刑也判不了多久。

谭晚晚没惊动任何人。

她本身人脉很广,想调查几个人,只要自己肯花钱,没什么难的。

她一时半会得不到结论,就先开车回医院。

没想到医院满地狼藉。

唐幸如同凶兽,将所有东西都扔了出去,他蜷缩在角落,紧紧环抱住自己,手背上的针头还没拔出来,正往外沁血。

有人一靠近,他就像是猛兽一般,睁着血红的眼,看得人头皮发麻。

谭晚晚看到这个样子的唐幸,心脏狠狠疼着。

她小心翼翼的上前。

“别过来,别过来……”他赶紧阻止。

他死死捏着拳头。

因为太过用力,血管回流,鲜血冒出来更多,汇聚成豆大的一颗滚落在地。

“我是晚晚……”“正因为你是晚晚,所以别过来,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怕伤害你……别过来好不好……”他的话还没说完,谭晚晚已经扑过来了。

她跪立支撑着,将他紧紧拥入怀中,小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脑袋。

“唐幸别怕,有我在,我一定不会放过那几个人渣。”

唐幸浑身僵硬,抖得离开。

他本能的想要推开她,可是她抱得那样用力。

“别碰我,我脏……”那群人隔着衣服亵渎他。

他觉得好恶心。

连带着,他觉得自己很脏,洗了不知多少遍,皮都磨破了,他还觉得身上残留小巷腐烂的气息,还有那几个人渣身上的烟草气味。

他恶心反胃的想吐!“不脏,小幸不脏。”

谭晚晚心疼的要命。

这个少年风光霁月,喜欢白色干净的t恤,踩着一双白球鞋,整个人沐浴阳光下,笑容不暖,却干净清爽,眼神呈亮,似乎有着说不出的故事。

这样的人,差点被毁了。

还好只是差点!“小幸,我晚上陪着你,我们乖乖看医生好不好?”

唐幸一言不发。

谭晚晚扶他起来,给他换病房,重新扎针吊水。

唐幸面白如纸,眼神没有聚焦,整个人就像是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一般,失去了该有的生机。

她看着揪心,明白时间是一剂良药,这是他们的秘密,她会用爱感化他。

一个十几岁女孩子遇到这种事,都要小心呵护,更何况是男孩子?

他是柒柒的亲弟弟,和她亲弟弟又有什么区别。

她没能保护好他,自己都心里自责。

早知道……就应该和他一起回去的,怎么能让他一个人,他生的那样好看,男女通吃,她怎么放心一个人走得。

“以后……我再也不会把你丢下了,我会永远保护你,如你亲姐姐一样保护你!”

谭晚晚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哪里知道,唐幸要的可不只是姐姐的身份。

他贪婪的要更多!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