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翌日。

风城。

大雪。

公历上的新年早已到来,但华国独有的春节却还是差些日子。

齐昆仑早早就已来到了齐鸿的墓地之前,摆上了齐鸿生前最爱喝的烈酒,于墓前插上了几根香烛。

一辆辆军车行驶而来,一个个被五花大绑的男男女女被士兵们推搡下车,他们面容呆滞,脸色苍白,眼中只剩下了绝望。

少有的几个则是在大喊大叫着饶命,但随即便被士兵用破布堵住了嘴巴。

齐昆仑面无表情地扫过这些人的脸,其中有许家的人,也有齐天集团的几个老员工,他小的时候,都还见过,甚至从他们的手里领过压岁钱。

“昆仑,昆仑!我是你龙叔啊,你小的时候,还经常到我办公室来玩呢!”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带着哭腔喊道,“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饶我一命?看在往日的情面上!”

“昆仑饶命啊,我是被许佳人给逼的,我不想背叛齐总的!你阿姨已经老了,还等着我给她送终呢,你不能杀我啊......”另外一个男人也是大哭着求情。

齐昆仑身穿黑色军装,一脸漠然地看着他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军车过后,又来了几辆警车,警务官石京亲自带领手下押解着五花大绑的犯人前来。

许家的人已是哭爹喊娘起来,许佳人的替身也在其中,不过,却是被堵住了嘴巴,吓得浑身哆嗦,一个劲流淌眼泪。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齐昆仑心里默默想着,将一杯酒缓缓泼洒在了齐鸿的墓前。

十几个参与谋害齐鸿的主要黑手都已带到,被推到了墓前跪下,一个个哆嗦不止,泪流满面。

齐昆仑面无表情道:“还差了一个,许劲宽呢?”

许劲宽,即是许劲山的弟弟,许佳人的二叔,墓前齐天集团的持有人。

“齐帅,许劲宽这老小子奸猾得很,没等我们过去拿人,就先提前跑路了。”破军在这个时候走上来,汇报情况。

“跑路了?”齐昆仑冷冷地问道,“你干什么吃的?”

破军也不解释,垂头道:“请齐帅治罪!卑职,已经让惊梦过去拿人了。”

齐昆仑问道:“跑到哪里去了?”

破军便说道:“跑到华南舰队的军营里去了,据了解,许劲宽曾经机缘巧合之下,救过华南舰队的总司令应天理的儿子一命。”

齐昆仑不由沉默了片刻,冷峻的面庞上浮现出些许不悦来,道:“既然是跑到华南舰队去了,那惊梦恐怕还拿不到人呢!”

“华南舰队应该没有这个胆子吧?”破军皱了皱眉,轻声道。

“这可说不定。”齐昆仑道。

石京这个时候小跑了上来,站直敬礼,道:“忠诚!华南州警务官石京,参见齐帅。”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