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带着杰西卡来到了麦斯酒店,杰西卡和凌飞中途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就只是赶路。

推门进来,杰西卡看到床上安静睡觉的爱丽丝大大松了口气。至少爱丽丝没有受到伤害,太好了。

走到爱丽丝身旁,杰西卡就要抱起爱丽丝,突然间顿了顿看向凌飞:“你就这么让我带走爱丽丝?”

凌飞心中自然有带走爱丽丝的想法,在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后,凌飞心中难言的柔情。这种感觉很奇怪,女儿啊!一个血浓于水的女儿啊!光是抱在怀里就有了一种

拥有全世界的感觉。这种感觉和爱情不一样,却又同样能让人满心欢喜,觉得有了她可以放弃一切。

但是,凌飞并未失去理智。爱丽丝虽然想爸爸,但是,毕竟杰西卡带她到大,爱丽丝怎么可以失去妈妈?加上今晚杰西卡的话,让凌飞能明白她有多苦,凌飞怎能抢

走杰西卡黑暗世界里的唯一一抹亮光,他做不到。

“是。”凌飞平静回应。

杰西卡皱皱眉,准备抱起爱丽丝。

“等一下。”凌飞喊道。

“你又想干什么!”杰西卡警惕起来。

“她睡了,你会吵醒她的,明天再带她走。”凌飞道。

杰西卡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了,凌飞如此关心的举动,让她诧异。她深深看了凌飞几眼,坐在了床沿,没有抱走爱丽丝。

凌飞也在沙发上坐下,房间内陷入沉默。

杰西卡坐在床头,看看爱丽丝甜美的睡颜,又看看凌飞,想了想道:“为什么你愿意让我带走爱丽丝?”

“我说了,回答了问题就让你带走。”凌飞平静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杰西卡冷哼,“说出你的原因。”

凌飞扫了眼杰西卡那张依旧美丽的脸,扭过头望着窗外。

“我得到了答案。”

“别糊弄我!”

凌飞淡淡道:“我说的就是实话。”

杰西卡盯着凌飞看了许久收回视线,不管怎么样,愿意让她带走爱丽丝就是好事。只是,真的好奇怪啊。

杰西卡脑中闪烁着今晚的一幕幕,爱丽丝管他叫爸爸,他和天狗嘲羊竟然有关系,竟然还对当年的事那么感兴趣,他到底是谁?最关键的是,愿意让她带走爱丽丝,

任何一个血狼佣兵团的成员都不可能这么做才对。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思来想去都没有答案,渐渐地,天亮了……

一晚上两人都没说话,也没睡觉,可双方的目光还是时不时看向对方。有时恰好眼神交汇,相互对视。好像是初恋时的男女一样,刚刚接触到又立即移开视线。

天色空濛,远空泛起微黄。睡梦中的爱丽丝含糊嘟囔几声……

“爸爸。爱丽丝好开心呀!”

凌飞和杰西卡皆是一愣,朝双方望去,这次对视稍微久了一点,双方还是迅速扭开头。

爱丽丝嘟囔着迷蒙醒来,肉乎乎的白玉小手揉了揉眼睛,睁开了眼睛。

“唔?妈妈?”爱丽丝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杰西卡,杰西卡还没来得及说话,爱丽丝便叫道,“爸爸呢?爸爸昨晚陪爱丽丝一起睡的,爸爸在哪?”

爱丽丝急了,连忙坐起来四处张望,看到凌飞坐在沙发上,高兴得笑起来,连忙伸出一双小手奶声奶气地喊道:“爸爸,爱丽丝要抱抱。”

杰西卡揽住爱丽丝:“她不是爸爸,爱丽丝,和妈妈走。”

爱丽丝道:“就是爸爸呀。”

“他不是,他是……”杰西卡张口就想说凌飞是坏人,可话到嘴边又想到凌晨时凌飞的话,她睡了,别吵醒她。

“他就不是你爸爸,我们走。”杰西卡抱起爱丽丝。

爱丽丝不开心了,小嘴瘪了起来:“就是就是就是!就是爸爸!爸爸,爱丽丝不要离开你,爸爸……”

喊着喊着爱丽丝哭出声来。

凌飞忍不住站起来,看到爱丽丝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心中忍不住难受。

“你别过来!你说了,我可以带爱丽丝走!”杰西卡退后几步,盯着凌飞道。

“唔……爸爸爸爸,妈妈,我要爸爸。”爱丽丝大哭,“妈妈好坏,爱丽丝要爸爸。”

听到爱丽丝的哭声杰西卡也很不好受的,但是,肯定不能留下来啊!她还不知道凌飞到底是什么人,不可能将自己和爱丽丝置身于这等危险之境!

杰西卡抱着爱丽丝就往门外走,爱丽丝哭着对凌飞伸出双手:“爸爸,爱丽丝要爸爸……”

凌飞深吸口气,几步走到门口,挡在门前。

杰西卡皱眉:“你说话不算话?”凌飞平静道:“让我抱抱她。”

杰西卡一顿,看着梨花带雨的爱丽丝,犹豫了很久,将爱丽丝朝凌飞递过去。

凌飞伸出手,爱丽丝连忙蹦到凌飞怀中,抱紧凌飞的脖颈:“爸爸,爸爸,爱,爱丽丝不想走。”爱丽丝抽泣着。

凌飞轻轻摸了摸爱丽丝的小脑袋:“爱丽丝和妈妈回去好吗?下次我再来看你。”

“可是,爱丽丝现在就想和爸爸在一起。”爱丽丝小声道。

“乖,听话,不然我以后不来了。”

“不行不行,爸爸一定要来。”爱丽丝着急抱紧凌飞。

“那你就听话,好吗?”

爱丽丝不情不愿嗯了一声,凌飞笑着摸摸爱丽丝的头。

杰西卡看着两人的举动并未阻止,面色复杂。

抱了一会儿凌飞将爱丽丝递还给杰西卡,杰西卡深深看了眼凌飞打开门,准备离开。

趴在杰西卡肩膀处的爱丽丝突然朝着凌飞问道:“爸爸,你是爱丽丝的爸爸吗?”

杰西卡脚步一顿,没有走。

凌飞露出笑容,柔声道:“是。”

杰西卡瞪大眼睛,心头发颤。

爱丽丝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嘻嘻,爱丽丝就知道,你一定是爸爸!”

杰西卡抱着爱丽丝久久没有走动,良久后才幽幽问道……

“你到底是谁?”

凌飞神色复杂,轻声道:“如你所想。” 杰西卡身体一颤,凌飞没有看到杰西卡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是看着她停顿片刻后大步流星消失在他视野中。离开了麦斯酒店……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