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

林煜微微的一笑。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和我两败俱伤?”

明澜不甘心,她的身体几乎全部彻底的消失了。

“因为我别无选择。”

林煜淡淡的说。

“你有选择,你明明有其他的选择的。”

明澜嘶吼道:“我说过,只要你臣服我们,你可以做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代言人,这个世界都是你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这样,宇宙之书的反噬之力,是你无法抵消的…”“那又怎么样?”

林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我说过,我别无选择,因为我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你们真的征服了这个世界,也势必会将我除之而后快。”

“你对我们有误解,真的,我们和你们人类不一样,我们说话算话的。”

明澜有些绝望,因为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哈哈,我对你们有误解吗?”

林煜笑了:“那就当是吧,反正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林煜,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明澜的身体又消失了一部,她向林煜伸出一只手,想抓住林煜,拖着他一起下地狱,但是她的这只手也无声的消失了。

她的身体渐渐的变的透明,最终化做一缕青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明澜一消失,修罗立在这个地方的结界也跟着消失了,弥漫在这个世界上的肃杀之气也跟着消失,所有人都抬起头,虽然天依旧蓝,阳光依旧照在大地,但是所有人都明显的感觉到心头松了一口气。

那股发自内心的愉悦是无法用心情形容的,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但冥冥之中,有些东西确确实实的发生着改变。

远在宇宙的边缘之处,巨大的修罗世界因为明澜的消失,所支撑修罗世界的能源在也无法支撑下去,偌大的一个世界,瞬间沦为炼狱。

自此以后,来自修罗世界的威胁最终彻底的消失了,林煜看着半空中透过云层的阳光,他不由得笑了。

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值得与不值得,只要你觉的你的付出有价值,那就是值得。

这个世界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其实暗地里暗流涌动,终究是有一些人在默默的付出罢了,现在来自修罗世界的威胁彻底的消除了,这让林煜感觉到无比的轻松。

一只蝴蝶缓缓的飞到了他的跟前,围着他不停的旋转,林煜伸出手去,这只蝴蝶停在他的掌心处。

这个地方终年积雪,一望看不到边际,放眼望去是层层叠叠的雪山,冰天雪地的这里温度极低,本来是不可能有蝴蝶的,但这只蝴蝶,代表着新生。

林煜笑了笑,他仰起头,身体缓缓的消失。

宇宙之书最后一次的力量,代表着的是绝对的毁灭,不管对方在强大,宇宙之书也会将其抹平,只是抹平了之后,拥有宇宙之书的那个人也会跟着消失。

林煜终究是动用了最后一次力量,那么这其中的业果最后也需要他来承担。

远处,易茗雪看着雪山的方向,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所修的轮回在这倾刻终于派上了用场,无穷的业果重重叠叠的涌来,她修得的福报为林煜抵消着一部分业果。

“你终究是迈出了这一步。”

另外一侧的杨欣妍淡然一笑,她缓缓的盘膝坐下,双手挣起莲状指诀。

若有若无的声音从她唇边颂出,佛家讲究的是因果,林煜动用天书提承受的业果非她能抵,但是她宁愿拼了这条命,也要为他抵消一部分业果。

“他走了吗?”

远在帝者,秋若盈突然放下手中的工作,她走到窗边,看着西方,毕竟是亲生母亲,林煜所经历的一切,就如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她的眼前一样。

“走了,但我保证,这是暂时的。”

林浩宇推门而入,在她背后站定:“你要相信,那是我们的儿子,他是林煜,就算是在大的业果,也不可能将他从我们的身边带走。”

“他会回来吗?”

不知不觉,两行清泪已经从秋若盈的眼眶里流出。

“会回来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浩宇看着西方,双手环抱,抱住了她。

秋若盈伏在丈夫的怀中,泣不成声。

黑暗中,仿佛透出一点光明。

冷…这是林煜苏醒以后的第一个感觉,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朦胧渐渐的变的清晰了起来,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星空,这是在冰冷与黑暗并存的宇宙。

他的意识在宇宙之中缓缓前行,虽然他觉的很慢,但事实上意识是快到了极致,他看着眼前,只见光怪陆离的宇宙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