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叶修是怎么受伤的,他不愿意说。

顾思萦也不好多问。

不过这件事情却在顾思萦心里埋下了疑惑的种子,毕竟在顾思萦的印象之中能够让灵宫的宫主受伤了,这片大陆都找不出三个人吧?

因为叶修受伤,顾昭华的事情都被顾思萦放到了一边。

所以这段时间,顾昭华的风头在整个学院可谓是独一无二。

巴结顾昭华的人更是多不胜数。

甚至越过了顾思萦这个宫主的亲传弟子。

让顾昭华好不得意。

“这段时间你光忙着照顾我了,学业可曾落下?”

叶修那双淡漠的眸子里面多了一丝柔情。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对这个小徒弟,越发的温柔了起来。

连叶修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他将这一切都归于内心的那一份愧疚。

并没有多想。

顾思萦摇了摇头,嘴角弯了弯:“没有。”

“我一直记着师尊的教诲,很努力的在学习。”

这几天她光顾着照顾叶修了。

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把自己激发灵根的事情跟叶修讲。

思索了片刻,顾思萦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叶修,毕竟叶修现在的身份是她的师尊。

“思思,可是有话要跟我说?”

叶修看到顾思萦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猜到了几分。

顾思萦点了点头:“师尊,我并非没有灵根。”

“前几日我去后山……”

顾思萦把事情的经过都跟叶修说了一遍。

却省略了顾昭华这一段。

不是顾思萦有意要替顾昭华隐瞒。

而是她不想让这种小事去烦扰叶修。

对于顾思萦来说,她的师尊应该把心思都放在大事上。

这等小事她自己也能处理好。

叶修听到这番言论,皱起了眉头。

不得不说,这件事情还是有点匪夷所思。

“你说你是光系灵根?”

“徒儿也不清楚,但这是大师兄告诉我的。”

叶修陷入了沉默。

既然是赵天说的,那应该错不了。

毕竟他这个徒弟到底有几分本事,他这个做师父的还是清楚的。

叶修将手搭在了顾思萦的手腕上。

“不错,体内确实有灵性涌动。”

之前他看到顾思萦的时候,顾思萦分明还是一个没有任何灵气的废人。

现在体内那股纯正的灵气仿佛要冲开身体的束缚一样。

“师尊,徒儿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徒儿的灵根现在才被激发出来?”

叶修沉默以对。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明明当年他把她送进顾家的时候,她根本不是光系灵根。

别说才过去区区十年了,就算过去千年万年灵根也不可能净化。

这是史上从未有过的例子。

猛然间叶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原来如此。”

顾思萦却是一脸迷惑的看着叶修:“什么?师尊你在说什么?”

叶修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为师也是第一次遇见,到底是什么情况,还得我去翻翻古典。”

当年她的母亲不就是光系灵根吗?

而她的父亲却是橙灵根。

即便最后进化成了青灵根。

这孩子莫非是罕见的双系灵根?

可如果是如此的话,那他的另一灵根又去了哪里呢?

叶修看向顾思萦的目光变得幽深了起来。

看来事情并非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当年他将顾思萦送进顾家,这件事情到底是对是错?

顾思萦只感觉叶修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变得心事重重的了。

竟然连她的师尊都不知道。

莫非这跟她的身世有关?

当天晚上。

顾思萦从噩梦中惊醒。

她喘着粗气,脸上是未褪去的惊恐之色。

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这个梦境现实的让她害怕。

自从她来到了灵宫之后,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到那幅场景。

血的颜色。

女人的哀嚎,男人的泪水……

还有一个小女孩叫着爹爹娘亲。

连顾思萦自己都说不清楚,这到底是虚假的梦境?还是脑海中的潜记忆?

顾思萦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脑海中反反复复出现梦境中的那副画面。

直到天亮。

叶修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顾思萦也无需一直守在主宫照顾着他。

有些事情也该处理了。

顾思萦勾了勾唇。

等她洗漱好来到学院的时候,正好撞到了迎面走来的周易和顾昭华。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顾昭华显然不像几天之前那么尊敬周易。

反而是有了些不耐烦。

“周易师兄我都说了,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闲聊,我还有一大堆事情没有做呢。”

顾昭华强忍着自己的火气,要不是为了保持贴心小师妹的人设,她真的很想把周易直接赶走。

一个毫无天赋的废物而已,也敢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她未来可是要成为宫主弟子的人。

周易算得了什么?

此刻的顾昭华全然忘了几天之前,她是怎么巴结上周易的。

怎么说周易也是大长老的大弟子被顾昭华这么说,脸色上当然是有些挂不住了。

只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强忍着笑容说道:“小师妹,我当然知道你忙了,要不是这件事情太过于紧急,我也不会找你商量。”

“说吧,什么事情?”

顾昭华就差没有把不耐烦写在脸色上了。

“一个多月后的那场学院比试,我也想去,你能不能帮我在师父面前说点好话?”

周易陪笑着说道。

如果他能入选成为学院比武的弟子之一。

那以后灵宫的所有资源都会有他的一份。

周易的野心可不仅仅是大长老的大弟子。

他想做大长老的亲传弟子。

等到大长老归天之后,灵宫大长老的这个位置自然是要有人来做的。

而那个时候他就可以以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坐上这个位置。

周易当然知道有顾昭华在这里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根本落不到他的头上。

可是她也打探清楚了,这个顾昭华的野心并不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而是宫主的入门弟子。

所以周易并不担心顾昭华会跟他抢。

顾昭华皱了皱眉头:“好,我知道。”

周易生怕顾昭华会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急匆匆的说道:“小师妹,你可千万别忙忘了,毕竟我们两个也算是同生共死的人了。”

这番话无疑是在提醒着顾昭华。

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顾昭华不帮他的话,那他们两个谁也别想好过。

“两位聊得挺欢?”hf();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