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探子回报,定远城出现了大规模骚乱,百姓们纷纷涌向城门,光是踩踏伤亡已经达到了三位数!”

副将满脸兴奋的递给道瑟一张纸条,道瑟闻言大喜,接过纸条看了一边,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但出于谨慎仍旧问道:“其它的密报呢?”

“也都是这样的。”副将紧接着又递上了好几张纸条,上面记述的情况如出一辙。

道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哼,未战先乱,民心已失!”

副将在旁边附和道:“没错,恐怕我们的人刚到就能将他们的胆吓破了,这一次说不定我们能够以极小的伤亡获得胜利呢!”

道瑟虽然得意但还是笑道:“该谨慎还是需要谨慎的,传令下去,全速前进!”

“是!”

……

定远城这边已经严阵以待了,楚彧身披亮银铠站在岸边,望着延伸向海洋深处的冰面,心情竟然意外的平静。

“多少年了,尽管定远城已经物是人非,可这片海还是一如过往的荡漾着。人类,真是渺小啊!”

楚衡有些古怪的看着楚彧,“哥,这个时候不宜乱发这种感慨,用小九的话怎么说来着?这是竖旗,当初林泰就是乱立旗所以才死的。”

楚彧好笑的摇摇头,回头瞧瞧,问道:“小九呢?”

楚衡也跟着左右找,“刚刚去安顿那些鹰探了。”

楚彧点点头,顿了一下道:“这一战我虽然安排了很多招数,可究竟能不能成还是未知数,如果我败了,你就带着青雪离开这里,也别回天都城了。至于小九,能带上就带上吧,也许他能够给你很多惊喜呢!”

楚衡看着大哥久久无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归海一幻:“其实你大哥是胸有成竹的,这种状态我以前经常见到,你不用担心什么。”

楚衡闻言转身进了城,一边走一边小声道:“我对自己的大哥当然信心十足,大哥的计划总是好的,但我对于那些执行者可没有什么信心,毕竟不是我定远城自己的士兵。”

归海一幻:“这是花**方的问题,是一个共性问题,你能够做的并不多。”

楚衡叹了一声,脑海中不停的转动,其实他也知道这问题无解,当初他看到林泰手下的那些士兵时就有这个担忧。不过好在,虽然有些惫懒疏于训练,但属于花国人的骄傲还在,只要有这份骨气就不晚!

正所谓哀兵必胜,他们需要一次打击,而这个打击由林泰完成了。现在,他们还需要一次胜利来重新竖立信心,只要成了,那强军之路就还有希望。

而帮助军方重新竖立信心的人,必然会成为新的一代军神!

楚衡想着走到了城主府,脚步骤然停下,突然间也有了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记得当初刚刚得知父亲出事的时候,紧接着就是宁怀志和曹梓沁的退婚,晚上还有人来刺杀,一连串的事情发生,让他连收拾的时间都没有。这回回来可倒好,他发现院子里竟然还是之前的模样,除了那些杀手尸体不知道被谁收走了,其它连个花瓶都没有被挪动。

该怎么说呢?楚衡一时间还惊为天人呢,难道定远城居民的素质这么高了吗?

后来仔细一问才知道,周壕早就下了命令让周家在定远城的人看顾城主府。不过这都是小插曲,最让楚衡在意的还是,周壕这货在调集完骑兵之后就不见了,最后还是在城主府内找到了他!

“你咋又来了,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杀手锏,这场战斗能不能赢就看我了,你不要提前暴露了我的位置啊!”周壕双手抱胸一脸不耐的哼了一声。

楚衡直接回怼,“上了战场才叫杀手锏,像你这种猫在城主府里不挪窝的算什么杀手锏?我看你就是来缠着小九的!”

周壕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这叫做劳逸结合!”

说着正看到墨九端着一盘葡萄,边走边吃甚是悠闲,周壕马上变换另一幅嘴脸,“九妹妹,这是给青雪送葡萄吗?”

墨九抬眼瞄了一下,感觉那张脸甚是可恶,不过还是点点头,然后推开楚青雪的房间,叫道:“小姐,你看他啊!偷吃你的葡萄!”

周壕(╯︵╰)

楚青雪奇怪的望向周壕,只见在周壕身后的楚衡也冷着脸指了指这货,算是彻底将锅扣的严实了。

楚青雪气哼哼的拉着墨九进屋,接着瞪了一眼周壕,小声道:“有我在,你别想靠近小九一步!”

周壕哭笑不得,“你还能关她一辈子?难不成还要她陪你一起嫁出去?”

楚衡冷淡,“我妹妹还小,婚配的问题考虑的还早了点!”

周壕却是很正经的回头道:“不早了,如果你哥这一次真的赢了,那么你们兄妹三人就将会成为天都城内最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到时候求亲的人绝对会踏破你们家的门槛!你看,到时候你们娶亲的娶亲,嫁人的嫁人,小九跟谁走都不合适,不如就跟了我呢!”

“听这意思,你对我哥这次的信心比我们还足啊,竟然都想到之后做媒的问题了?”楚衡好笑的上下打量周壕。

周壕胸有成竹的点点头,“跟你讲哦,我上一次就跟在林泰的军中,全程都观看了大战。可是没少收集装甲的相关资料,我跟你哥研究了好几天,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现阶段装甲还没有补足的问题,这才定下来如今的计划。而这里恰好还是定远城,可以说,胜算很大啊!”

楚衡皱眉不解,定远城?跟这座城有关?

……

对于一个打定主意卖关子的人来说,你就是给跪了也肯定得不到答案,好在战斗一触即发,具体如何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楚彧抬头,每当大战将起,天空总是布满乌云。人们说天地相连有时候想想却有其道理,当杀意浸透地面或者水面的时候,水蒸气上升入云,确实会影响天气。

当然这也是几家之言,具体其中还有什么玄妙没人说得清,倒是这个天气确实在楚彧的预料之中。楚彧缓缓抬手,附近的兵士纷纷做好准备,他们不是来准备打架的,而是来演戏的!

对,楚彧提前几个时辰将城内的探子全部清理,然后利用敌人的渠道发过去一系列的假情报,造成定远城民心不稳,即将面对内忧外患的状态。

大烈国的军队对于装甲可谓信心十足,也就是说,他们在心里是有一点骄傲情绪的,更别说是经过和国与林泰军队一战之后了。

所以楚彧这一招有很大几率成功!

等到远处能够看到大烈**舰的时候,估计对方也能够看到他们了,这些士兵到时候需要演出丢盔弃甲狼狈逃窜的样子。

只要大烈国的军队登上冰面,那就是踏入陷阱之时。

呜!

一声沉闷却悠扬类似海螺的声音传了过来,楚彧双眼乍然锐利起来,极目远眺,海平面上出现一道道桅杆。

“来了!”

咚咚咚!

战鼓擂的比较慢,楚彧特意让士兵们等大烈国舰队的身影全都露出来之后才开始。

道瑟站在旗舰船头,六环的目力直接跨越海水与冰面与楚彧对上,若非眼神不能杀人,他们两个怕是要同归于尽了。

“哼哼,猖狂小儿,以为用骑兵克制步兵的战术就能够抹消科技之间的差距吗?”道瑟冷笑转动视线放在了冰面上。

虽然觉得花国的军队不值一提,但是战神殿调来的将士还是值得注意的,至少这延伸出来的冰面确实广大。

“与岸边隔着这么远就开始结冰了啊,呵呵,看来他们还真没有少调集骑兵。”副将好笑的说了一句。

道瑟颇为认同的点点头,接着挥手道:“传我的命令,所有兵将着装,就让他们看看,穿上装甲的大烈国将士怕不怕骑兵的冲锋!”

“是!”

装甲着装远超乎花国士兵的想象,那沉重的装甲在大烈国士兵操纵起来颇为轻松,只要将装甲放在该在的地方,装甲就能自己相互嵌合,非常智能。这也是大烈国最新普及的装甲,是比和国那面装甲先进了很多。

反观楚彧这边,士兵们大睁着眼睛,一个个手抖脚抖,时不时的还后退,好似被黑压压一片的装甲所震慑,连刀枪都拿不稳了。

楚彧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后退就得了呗,你们乱抖什么啊?这种细微的表情人家哪里看得到!话说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定远城的官兵们都是戏精呢?

就在楚彧心中瞎嘀咕的时候,大烈国的舰队终于来到了冰面边缘,一个个黑影嗖嗖嗖的从战舰上跃下,他们并没有因为骄傲而大意,凭着高超的战斗素养很快就结成了一个个方阵。

整齐划一的步伐配合上黑色的装甲,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就降临在了所有人的头上!

楚彧能够感觉到那股气势,身边的士兵更多是感觉胸闷气短,这回不用演也感觉难受了。楚彧一见正好,双手负后,手指摆了摆,士兵们见状齐齐大叫,“可了不得啦,大烈国的人杀过来啦,快跑啊!”

喜欢定盘星请大家收藏:(shucang)定盘星书仓网更新速度最快。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