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说话了。惠儿只笑不语,众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也不能怪她们。谁让你乌云珠独占圣宠呢?谁看了你都想踩上几脚呀!

“既然你不肯归还金牌,那么也就不要怪哀家了!洛洛给。”我抖动着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太后她老人家递过来的小瓷瓶。妈妈咪呀,小乌你也有今天?平日里你让我的亲亲皇嫂掉了那么多眼泪,今日就怪不得我了!

“臣妾冤枉啊太后臣妾真的没有拿皇后的金牌!”小乌做着垂死前的挣扎。“皇后,臣妾真的没有拿你的金牌。皇后救我啊!”

“洛洛,别泼太多了,光泼脸就好了!别浪费了!”惠儿语重心长的说道,太后赞许的看了看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点了点头,慢慢的拔开了小瓶盖,一缕黄色的烟从瓶里钻了上。

“哧哧哧啊啊啊”前面的是药水腐蚀皮肤发出来的声音,后面的是小乌疼的尖叫的声音。那画面真的是惨不忍睹,活生生的一场美女变丑女的现场直播啊!

顺治赶到时,贤妃已经面目全非的昏死在那了。顺治一个箭步冲了进来搂着皇嫂说道;“朕的惠儿,你没事吧!”众妃心寒皇嫂脸红的摇摇头,见心爱之人没事,皇帝老哥训斥我道:“洛颜,你太不象话了。这么凶残的画面怎可以给你皇嫂看?要是她晚上做噩梦,看朕怎么惩治你!”我吐了吐舌头心想道:皇嫂那样还不够凶残啊!

“惠儿,我们出去吧!”皇嫂点了点头。皇帝、皇后、太后、我还有屋里那些个妃嫔,一大票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大家各自都回了自各的寝宫去了,太后她老人家也说乏了,回慈宁宫去了。偌大个坤宁宫只剩下我,皇帝老哥,还是亲亲皇嫂。“呵呵呵呵”皇帝老哥一直不停的咳嗽着,我装白痴的坐在一边喝着我的凉白开!见我没反应又说道:“洛洛,你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累?不啊,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呢!我要在这陪亲亲皇嫂呢!偶怕她做噩梦呢!”我放下茶杯说道,嘿嘿让你刚刚凶我,我可是很会记恨的。

“你皇嫂我会照顾的,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皇帝老哥有点不悦的说道。

“可是她晚上要是做噩梦,臣妹可担待不起这个罪,所以还是保险点在着看着她,不让她做噩梦,躲过今晚在说!”我决定把白痴贯彻到底!气不死你我就不是洛颜!

“朕不追究你便是了,你早些回去吧!”原来皇帝青着脸真的跟我们不一样呢!多了份威严。见我不动,皇嫂也着急了说道:“洛洛,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明日皇嫂陪你去游湖!”我笑了笑,目的达到,走人!再不走估计皇帝大哥会把我轰出来。

次日皇帝下旨:董鄂氏品行恶劣,企图加害皇后。打入冷宫!

话说那一日,惠儿十分想念她的‘儿子’,命早已学成归来的来喜飞上屋檐去把她‘儿子’抱下来。“喵喵”来喜从猫窝里抱过肥猫儿正想下去的,眼睛被金光刺的眨了眨,好奇的探头过去顿时吓的从屋檐下摔落了下来,还好反应的快,一个纵身安全落地

作品相关 番外 顺治篇

注:本篇番外是书友靝咼妃佡与圆子共同创作而成,在此特别致谢!!

皇后?

如果是以前,顺治想到这两个字一定是哧之以鼻,从科尔沁出来的女人,没有一个像样的,不是无礼的像个泼妇,就是木讷得连话都不敢说。但是今天,那个被顺治认定为最无趣的皇后,居然破天荒的主动搭话,还有那首诗,呵呵。

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

顺治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不起眼的皇后,也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不过,顺治很快地冷哼一声,这一定又是皇额娘想出来的,想吸引他注意的“技巧”。顺治从来就不喜欢科尔沁的人,这不是什么秘密,到底是什么原因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是因为太后?还是因为那两个硬塞给自己的皇后?

不知怎么,这几天夜里,顺治的眼前总会浮现出那双眼睛,那么亮,就那么一挑眉,挑出了一抹自信,扬出了几丝挑衅。这真的是在大婚晚上说句话都结结巴巴的女人吗?

顺治开始对她好奇,当顺治在大婚之后头一回踏进坤宁宫的时候,他的皇后光着脚躺在院子里睡得正甜,怎么会有这么不顾形象的女人?看她睡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顺治嫌弃地撇撇嘴,却终是没有叫醒她,其实……看得久了,他的皇后也不是那么差,只是平时被佟妃她们的艳光遮住了而己。

顺治的嘴角不觉地勾起一抹笑意,可又瞬间僵在脸上,荣惠,这个女人刚刚在梦呓着什么?福临……她居然胆大到直呼他的名字,他的名字不是随便谁都能叫的,就算是太后,也好久没叫过他的名字了,只是叫他“皇上”。

而现在这个女人,居然如此大胆的喊着自己名字,就算她只是在梦中,也是胆大至极!看到她醒来时瞧见自己的神情,顺治终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看着她纯真的笑脸,顺治忍不住想要了她,可她却顾左右而言其他。提到了太后、提到了佟妃、提到了玄烨……一个劲的想把自己往外推。

难道她就一点都不想我留在坤宁宫陪她吗?如果是其她嫔妃,此时一定巴不得自己长在这里才好,可她……那一刻,顺治感觉心里某个角落有些空空的!

为了不让她“故计重施”,顺治去见了太后,又见了佟妃,还见了三阿哥。这次她总没有借口敷衍自己了吧!

又一次的,他被拒之门外。看着她抖动着的睫毛,顺治知道她此刻是清醒的,可是她并不情愿侍寝,他不想逼她,听听她给丫头取的名字吧,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顺治知道自己在她心中还没能成为那样的人,于是,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起身离去。

最近顺治一有空便去慈宁宫坐坐,与太后话话家常,看着太后满是笑意和了然的目光,顺治几年来头一次在母亲面前现出一丝窘态,那样子,就像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儿做错了事,被母亲发现一般。

自己与皇额娘多久没好好的说上几句贴心话了?顺治已经记得不大清楚,应该是入关之后,他穿上了这身龙袍,成了天下间最尊贵的人,那时顺治还小,他以为他得到了世间的一切,他以为他能将最好的全部献给母亲。但是他错了,因为身上的这件龙袍,他与母亲间的鸿沟越来越深,间隙越来越大,就连探望请安,都成了一件折磨人的例行的“差事”。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又能像在奉天时那样对着母亲脸红撒娇了?被母亲调侃了几句,自己便顶回嘴去,没有政见的相佐,没有激烈的争吵,就像世间最普通的母子那样。

这一切,都源于她,那个与母亲同是从科尔沁出来的女人,他想了解他的皇后,想知道她更多的事。不知从何时开始,荣惠这个名字已经在顺治的心里悄悄地扎下了根。

那一日,如果不是在去索尼家的路上突然心血来潮,顺治不会跑去逛什么集市,也不会去探访什么民情,也不会……遇到了她!当时她正叫嚣着要去妓院玩玩,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大脑!居然敢私自出宫,她难道不想活了?如果今天她遇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某些认得她的朝中大臣,那么那些各怀鬼胎的人也许会逼着自己废了她。自己已经废过一个皇后,就不会在乎再废一个!可一想到要她搬离坤宁宫,要她搬到离自己更远的地方去,顺治的呼吸都变得十分费力!

他要教训她,让她知道她犯了多大的错,可看到她哭泣的样子,顺治便心软了。那或许是顺治最快乐的一天,看她醋味十足的赶走前来搭讪的姑娘时,他的心满满的。或许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有妻如此,夫妇何求!

荣惠,还记得那日我们一起过的七夕吗?还记得那日你唱的小曲吗?你说你心中只有我!还记得我为你赢得琉璃宫灯时你雀跃的神情吗?还记得你送我‘永结同心’时那羞涩的神情吗?当你说:“这对佩叫……‘永结同心’,你一个……我一个。”的时候,我终忍不住,亲吻了你的额,其实我当时更想吻的是另一个地方。还记得在观音殿我们许的愿吗?你一定很好奇我许了什么愿吧?我在一长篇的祈祷国泰民安之后,偷偷的加上了:希望我跟我的皇后能永远健康快乐!当你说:“福临,吻我。”时,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开心吗!我的皇后,我的惠儿终于接受我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的有多辛苦吗!

若不是那日发生的事,或许此刻她已经温柔的躺在自已怀中。该死!顺治懊恼至极,为什么自己到现在还记挂着她!

乌云珠,几次的接触,让顺治讶然原来自己身边竟有这么一朵知人心事的解语花,如果当初不是博果尔相求,乌云珠想必早已入宫成了自己的妃子,但现在还不晚,不是么?顺治不只一次拿乌云珠和自己的皇后作比较,一个如清风拂面,一个似蜜糖般香甜,拥有了她们两个,自己大概再不会看其余女子一眼!

世事往往不遂人意。

顺治没想到,一次鄂府探望,探望出来的,竟是他的母亲要谋害乌云珠!乌云珠那样温润淡雅的女子,她怎能下得去手!那一刻顺治的心仿佛沉入万年的冰窟之中。

顺治气冲冲的来到慈宁宫,他气他的额娘为什么要伤害他心中的人,可顺治在那里,见到了那时最不想见到的人,荣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顺治不敢想像,为什么?是因为那个道士的话让她不想丢掉皇后的宝座?还是自己对乌云珠的态度让她嫉妒?自己知道她好吃醋,但没想到,她居然心狠如此。顺治不愿相信昨晚还在自己怀中娇羞不已的女人,居然是这样的毒妇!

“皇后吗?谁稀罕!你是皇上,拥有天下,可偏偏我要的东西,你永远都给不起!”

多少女人为了皇后之位争得头破血流,她怎么能将自己给她的承诺踩在脚下?那一刻,顺治真的好恨好恨她!恨不得杀了她!恨不得立即起诏废了她!但他终没那么做,他……舍不得!于是顺治关上了曾经只为她打开的心房。转身离去。他在害怕,害怕在做逗留,他就会又一次心软的将她拥在怀中。

每次看到你的眼泪,我就莫名的心疼!

顺治不想再想起她,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可为什么每天都有人在自己耳边不停地提到她?

皇……皇什么?荣……荣什么?还有……七夕!这一切都让顺治觉得,自已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她那样的女人,不值得去想!荣惠,该怎样?我才不会那么在乎你!

顺治从未这么沮丧过,博尔济吉特.荣惠,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