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隔得这么近,都很清楚这东西的价格。

玉器店心里想着那学生怎么可能买得起这样贵的东西,顶多是看看。

刚这么想完,青柠就提着一个精美的包装袋出来,店长亲自将她送到门外。

“小姐,欢迎下次光临。”

玉器店的店长坐不住了,橱窗空空如也,难道这学生竟然买走了人家的镇店之宝?

玉器店的店长心里有些不平衡,“蒋小姐,你不是说她是穷光蛋吗?”

蒋舒脸上也过不去,“她肯定是空袋子!”

说着蒋舒上前一步夺走了青柠的手提袋,“青柠,你少装了,里面肯定什么都没……”

话音未落,从袋子里拿出金饰。

店长脸色大变,“是三百万的镇店之宝!”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蒋舒不敢相信那个穷光蛋竟然能花三百多万买一个装饰。

玉器店的店长心里在滴血,她本来有机会接待一位大客户,这个月最佳店长的业绩也和她擦肩而过。

店长赶紧道:“蒋小姐,你小心点,要是摔了损失就大了。”

“你怎么和我说话的?”蒋舒不客气道。

然而店长压根就没理会她,转而看向青柠,“这位小姐,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还有没有需要,我马上为你介绍我们店里的镇店之宝。”

“你这墙头草!”蒋舒怒不可遏。

青柠装好金饰,“不用了,我们穷光蛋消费不起你们的高端产品。”

“小姐,你别生气,刚刚是我的态度问题,你到我们店里去,我好好给你赔罪。”

青柠冷哼一声,“没必要,你还是拉拢好这位富得流油的蒋小姐。”

说完青柠头也不回的离开,只剩下跺脚的蒋舒,以及商场经理找了过来。

那店长的命运可想而知,青柠心想这条金大腿还真好用。

狠狠将两人打脸,青柠心里十分畅快,走路都是带风的,她蹦蹦跳跳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一边蹦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头玩。

“咚”的一声,石头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砸到了一辆豪车上。

青柠吓得拔腿就跑,这种标志的车卖了她也赔不起。

车子行驶到她身边停了下来,青柠只好硬着头皮。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车窗缓缓降下,紫色双瞳十分吸睛。

“小东西,挺皮。”

青柠眉开眼笑,“大叔是你啊。”

“是我就不用赔了?”

“大叔那么有钱又心胸宽广,一定不会要我赔对不对?”

“小丫头,嘴上是吃了蜜的?”

青柠嘿嘿一笑,“大叔怎么会在这?凑巧经过吗?”

“我不来,怎么好好整顿?”

“嗯,是该好好整顿,那我就不打扰大叔先走啦,拜拜。”

小东西脚底生风就要逃走,衣领被人一把揪住,南宫熏连人带东西一起拎上车。

“大,大叔,我赶着去奶奶家。”

小东西很聪明,她分明知道自己对她有兴趣,便用这种兴趣吊着自己,却避免和他有任何身体接触。 feísuΖw.cоm

真是个恶劣的小狐狸。

“我送你。”

车门关上,后座只有两人,这种气氛……

青柠双手拦在他的胸前,阻止他进一步靠近自己。

“大叔不是要去整顿商场吗?”

南宫熏近一步逼近她,“比起商场,我更想整顿整顿……”

他刻意拉长了尾音,在青柠的耳边道:“你。”

青柠干笑,“大叔,你别开玩笑了,我又没得罪你,你干嘛整顿我?”

“礼物还喜欢吗?”

青柠这才反应过来,“怪不得那么便宜,是大叔吩咐的?”

“就当我送给你奶奶的生日礼物。”

“使不得使不得,太贵了。”

青柠连忙摆手,她虽然贪财,却贪财有道。

第一次她救了男人,南宫熏给她母亲垫了医疗费用。

第二次她替男人挡了桃花,收那三十万也师出有名。

这次男人折了两百多万给她,她岂不是欠了男人天大的人情?

“还给你。”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她一直都知道这个道理。

“货物售出,概不退换。”南宫熏哪能摸不透她的心思。

“大叔,你究竟想干嘛?”

南宫熏凝视着那巴掌大的小脸,一双大眼十分灵动。

美女他见过不少,勾人的只有这个小东西。

“小狐狸,你该知道男人对女人示好是想要什么?”

青柠一点点后退,直到身体抵在了车门退无可退,男人强大的气场笼罩着她。

她强颜欢笑,“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医好我父亲我才以身相许的,专家团队还没有飞来做手术,你不许食言。”

那双灵动的大眼里闪烁着惊慌失措的光芒,她就像是一块美味的点心。

南宫熏缓缓伸出手,略带粗糙的指腹抚过小丫头嫣红如玫瑰的唇。

“小狐狸,你不会以为男人和女人就只有床上那点事?”

青柠对上他越发深邃的瞳孔咽了咽唾沫,“大,大叔,我不懂。”

南宫熏压了过来,呼吸喷薄在她的肌肤上。

犹如魔魅般声音在耳边响起:“餐前小点心也很开胃,小东西,要不要和我试试看?”

车里的氛围越发暧昧,南宫熏两手撑在车门,高大的阴影笼罩着青柠。

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笼中小鸟,不小心就招惹上一个强壮的猎人。

平心而论,南宫熏不管是声音还是身材都是让女人腿软的类型。

他要是对其她女人说这种撩人的情话,其她女人还不飞扑而上。

对青柠来说,往前一步犹如深渊。

“哈哈哈哈,大叔,我向来不爱吃餐前点心。”青柠推开南宫熏。

这男人看似绅士并未对她怎样,其实处处在引诱她。

也许跟了他会在物质上获得一些好处,他一旦玩腻了,到头来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青柠这么辛苦赚钱只是为了父亲的病,她一直吊着南宫熏,就是怕他哪天对自己失去了兴趣对父亲不闻不问。

国内的医生都束手无策,青柠没条件去找国外的医生,她必须要依靠南宫熏。

怎么和他相处成了她最头疼的事情。

在专家团队没来之前,她不能得罪,也不能让他对自己失去兴趣。

“小狐狸,我查过,你的前任连你的手都没拉过,你一直和男人保持着距离,你很干净。”

他嗅着着她发间那淡淡的香味,就像是她这个人一样,清新自然。

“谢谢大叔的夸奖。”

他的吻落在她耳后的肌肤上,惊得青柠差点没跳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