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爹地快把我妈咪追回来 搜书网(soshuw)”查找最新章节!

安雨悠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几秒,最终选择相信。

“那你快一点。”

季北辰扶着赵雅岚往客房走去,他几次三番产生想要将人丢给佣人的想法,奈何喝醉了的女人比清醒的时候力气更大。

“好了,你在这里睡下吧。”

将人丢到床上,他知道自己现在嘱咐多少,这个醉汉都是记不住的,掩不住略显厌恶的眼神,他转身要走。

赵雅岚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狼狈的扑在季北辰身上,嘴里还呜呜的说道:“阿辰……陪陪我,不要走。”

说着,她居然哭了起来,声音不小,引得路过的佣人往房间里张望。

她今天一定要硬上了季北辰!

赵雅岚根本就没醉,嘴巴里的酒味是她刚才含了很久的酒,衣服上的酒味,则是他们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来,早就倒上过酒,如今已经干了,只留下酒味。

季明珠给他们下套,他们就不会提前想好自己的套路吗?

心中暗暗得意,赵雅岚将醉态演的越发逼真,她看季北辰不敢动自己,索性得寸进尺的抱住他的腰,将脸贴近,哭诉自己对男人的爱意。

“阿辰,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为了安雨悠逼着我出国,你为了她一次次拒绝我……”

“松手。”

季北辰不喜欢在赵雅岚嘴里听到关于安雨悠的话,脸上冰冷的没有表情,手上用了力气,想要挣开她。

让他意外的是,她居然一下子没有了刚才的力气,男人一挣,她便顺势跌倒了,躺在地上,哭声不断。

“你到底想怎么样?”季北辰知道不安抚好她,自己是别想走了,索性坐在床边,低头睥着狼狈的女人,“我跟悠悠已经在一起了,破镜重圆,你没有机会了。”

破镜重圆?

不可能。

在季北辰看不到的角度,赵雅岚冷笑,随即便将来之前想好的说辞背了出来:“你知道我为什么留在陆氏吗?”

男人不语。

“还不是为了你……”赵雅岚摇摇摆摆的坐了起来,说话断断续续,“就是为了你!”

季北辰怎么都想不明白,她自己愿意去接近陆建华,又跟他有什么关系了?

她发疯一样扑到他的身上,将男人压在身下,继续自己絮絮叨叨的“醉话”。

女人身上的酒味混杂着浓重的香水味,让季北辰反胃不已,更不要提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了。

更过分的是,赵雅岚不仅将口红留在了他的领口,还趁他不备,在男人脖颈上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吻痕。

他将女人推开,起身便要离开。

而刚才那个草莓,则暴露在空气中,很快就又红色变为暗红。

触目惊心。

赵雅岚从背后抱住他,话间全是挽留:“阿辰,就陪我一次……”

“五年前你就在幻想。”季北辰挣了两下,女人狼狈的跌坐在床上,“如果我们有可能,五年前陪在我身边、生下小恒的人,就不会是安雨悠了。”

“那是意外!是她抢走了我的东西!青梅竹马的人明明是我们!”

歇斯底里的吼着,可能是装醉也骗了自己,赵雅岚没有了半分在别人面前高贵娴雅的名媛形象。

季北辰转身,目光冷冷的盯着他,而后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女人凄厉的哭声,再次拖住了他准备离开的脚步。

而与此同时,他停在季明珠别墅附近的车子,也不得安宁。

安雨悠心中闷闷不乐,接连不断的朝着依旧灯火通明的季宅望去,但始终看不到季北辰出来的身影。

“赵雅岚刚才都醉成那个样子了,两个人不会发生什么的……”

她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同时想起她之前看过的文章,说什么酒后乱性都是没有喝成烂醉如泥。

这样想着,安雨悠的心里却越来越乱。

“安小姐,你怎么自己在这里?”

先是听到几声敲玻璃的声音,紧接着,安雨悠就看到陆建华的脸出现。

她抿着嘴不肯搭话,沉默了半晌,她透过窗子看到一点点火光,车边站着的男人吸了一口烟,再次搭话:“季总还没出来吗?”

“马上了,他忘记带手机了,回去拿。”

安雨悠在出来之前,分明听到佣人说陆建华丢下赵雅岚先走了,他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心中恐惧逐渐膨胀,来不及多想,她只能先这样搪塞道:“去了三五分钟了,马上就出来了。”

安雨悠说话的时候,微微打颤这个细节,并未逃过陆建华的眼睛,他三两口将烟熄灭,可过程中,目光从未从车玻璃上挪开。

或者是说,他的视线从未离开过他的猎艳对象。

“隔着玻璃说话多生分。”陆建华找了个借口,“我们都见过这么多次了,安小姐还觉得我是坏人吗?”

他怎么不是坏人?

默默唾弃陆建华,安雨悠还是不肯将车窗给摇下来,讪笑着应付这个中年男人:“这样听得清楚,我怕北辰出来之后误会。”

“季总刚才将手机落在我这里了,你得开门,我才能给你啊。”他敲了敲车窗,生怕她不相信一样,将手中的手机朝着她摇了摇,“你看……”

即使是心中正充斥着说谎被拆穿的心虚,但夜色沉沉,有隔着有色玻璃,她怎么看得清那个手机的具体型号?

再加上刚才宴会的全程,安雨悠实际上是在客房睡觉的,她根本不知道季北辰有没有掉手机……

做了半天思想斗争,她觉得自己开关车窗的速度还比较快,便缓缓将车窗给摇了下来。

噩梦就此开始。

“安小姐,你是真的想象不到现在季北辰正在干什么吗?”

陆建华忽然换了一副面孔,安雨悠想要将车窗重新摇上,却已然来不及了。

“你松手!”

“你就不打算换个男人尝尝吗?你的季北辰现在可正在季家的客房里,换了一个女人尝尝呢!”

私密之事被陆建华公然说出来,说的安雨悠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女人的力气终究是比不上男人的,趁着安雨悠不备,陆建华将手从窗户伸进来,将反锁着的车门打开,动作粗暴的把她从车里拽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安雨悠下意识的去甩开对方的手,可挣脱不开,只能大喊着企图引起别人的注意,“素姨!”

“别喊了,没人会过来的。”

陆建华将人搂到自己怀中,两眼放光,不知该从哪里下手为好。

他嘿嘿笑了两声,哪还有宴会上那个衣冠禽兽的样子?

他砰的一声把车门关上,然后把安雨悠困在自己和车门形成的空隙之中,神色邪恶的说道:“小美人儿,你不觉得你就这样跟着季北辰,还给一小孩子当了后妈,不亏吗?”

上次,陆建华在季北辰办公室,差点讲出来五年前的秘密,他从季北辰的反应里基本能窥探出他的谎言,此时拿过来用,正好是顺水推舟。

“也比做你的小五小六好!”

说着,安雨悠一口咬在了陆建华的脖子上,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她甚至有些庆幸,刚才自己去客房睡了一觉!

陆建华吃痛的恶狠狠骂道:“我好好安抚你,你不吃这一套,看来是喜欢硬来啊。”

他捂着自己脖子的手挪开,那里已经渗出来不少血,顺着男人的脖颈流淌下来,染红了他价值不菲的西装衬衫。

戴着金丝边的眼镜,陆建华痞痞一笑,单手抓住安雨悠的两个手腕,强迫她靠在车上。

“我陆建华想要的女人,还没有睡不到的。”他贴着她的耳朵,令人作呕的温热气息贴上她的耳廓,他继续说道,“好好陪我睡一次,你能得到的好处比赵雅岚和侯婷婷都多。”

说着,他居然还做出了个咽口水的动作,仿佛安雨悠是多么美味的食物一般。

“恶心!”她好不隐藏自己的厌恶,左右转着脑袋,躲避着对方的骚扰,“你这种拿女人当玩物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陆建华听了这些,不怒反笑,乐呵呵的贴近她:“那我的悠悠一定没听过,什么叫‘好人没好报’吧?”

他的笑声散落在她的耳膜上,只让她心脏不受控制的乱跳。

安雨悠不能认命。

想着,她本想用膝盖去顶陆建华的关键部位,可身体被他用自己的压住,根本动弹不得。

她又想趁他不备,往他脖子上再来一口……

“哟,还想再偷袭我一次吗?”陆建华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掐住安雨悠的脖子,“怎么这么天真呢……“

随着男人手上力气的不断加大,安雨悠只觉得肺部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的视线开始模糊,甚至有些看不清陆建华那可怖的脸。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陆建华笑着松了手。

“怎么样,还敢反抗吗?”

他以为赵雅岚有本事多缠住季北辰一会儿,可他刚伸手去解安雨悠的衣服,就被人拽住领子拖向与她相反的方向。

“谁……啊!”

还没等陆建华骂出来,也没等他看清楚拽着自己的人,便被人迎面打了一拳。

他十分狼狈的重重跌坐在地上,吃痛的发出几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快滚。”

季北辰双手握拳,冷冷瞥了陆建华一眼。

没办法,这个男人跟季氏还有合作,而且姑妈似乎还有打算……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将陆建华就地解决。

他听到是季北辰的声音,闷闷的没说话,沉默了一两分钟,动作狼狈的爬起来离开了。

虽然喜欢睡女人,但陆建华这次还是知道自己不对的。

“悠悠……”

见安雨悠始终靠着车门,低声哭泣,季北辰有些慌乱。

他想上去抱她,把人紧紧搂在怀里,却怕吓到她。

安雨悠的哭声越来越大,最后索性变成了嚎啕大哭,她泪流满面的扑进季北辰的怀中,呜呜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他抱住她,低声安慰,“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把自己保护的很好……”

季北辰有点后悔,如果自己刚才没去换掉被赵雅岚弄脏的衣服、早点出来,一切会不会好一点?

安雨悠哭得差点背过气去,好在陆建华没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侵犯行为。

他将人带去医院,正在值夜班的方子皓听说安雨悠到医院来了,匆匆到了急诊室。

“怎么了?”方子皓蹙着眉头进来,第一眼就看到季北辰站在门口,语气便不好起来,“又克妻了?”

季北辰抿嘴,没反驳。

这句话要是放在过去,无论是从谁嘴巴里说出来,他都不忍,可现在,安雨悠受伤的确是因为他……

冷漠的总裁在一瞬间,居然给方子皓一种“犯错的小孩子”的感觉。

他关切安雨悠,自然不想多在季北辰身上耽误时间,三两步推门进去,就看到安雨悠坐在床上,脖子上有一圈十分明显的青紫。

差点被人掐死?

一股无名的火气从方子皓的心里冒了出来,他毒舌道:“看来你没有百千条命,在季北辰身边都活不下去。”

被那狗男人骗着生了孩子,后来失忆,到五年后的被绑架,今天又差点被人掐死,他们两个人的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

“子皓……”安雨悠见他正怒气上头,不敢多说什么,“这次跟他没有关系。”

“每次都替他开脱,要是哪天你嘴都张不开了,是不是还要写血书替他说好话?”

方子皓的话越说越过分,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可动作却诚实的上前,监察者她脖子上的勒痕。

男人略带凉意的指尖碰到自己脖子上的淤痕,她吃痛的低声说道:“轻点儿……”

听了她的话,方子皓叹了口气,对她更多的还是关心。

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远不是单薄的爱慕。

他从同事那里接过来药膏,本想自己给她涂上,但是转念一想,季北辰还在门外站着,动作一顿,起身出门。

“悠悠怎么样了?”

季北辰话刚问出口,便看到迎面来了一个拳头。

方子皓不是第一次跟季北辰动手了,可是次次动手的原因都是为了安雨悠。

季北辰有些无奈的闭上眼睛,对方的拳头却迟迟没有落到他的脸上,半晌,他反而听到一声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烟草燃烧的味道钻入他的鼻腔,睁眼,他便看到一点零星的火光。

方子皓在抽烟。

“喏。给你。”

一根烟抽了一半,方子皓将手中的药膏扔给季北辰,他正好接住,还没等看清是什么东西,便听到方子皓说:“这是给悠悠涂脖子上的痕迹的,比较清凉温和。”

他又嘱咐了几句,一根烟抽完,他大步流星的离开急诊室。

仿佛不曾留恋任何东西。

可只有他和季北辰明白,他心中满满的,每个心房里,都是安雨悠。

“谢了。”

看着方子皓远去的背影,季北辰笑着说道。

他转身进屋,安雨悠坐在病床上的动作没变,医生嘱咐季北辰如何用药膏,一条接一条,听的她有的头大。

但季北辰听的认真,等医生离开,他便将药膏挤到指腹上,神色认真的为她上起药来。

他那小心翼翼的动作,让安雨悠恍惚认为,自己是一件多么名贵的稀世珍宝。

“北辰……陆振华没有得逞。”她低声解释道,说着说着,鼻子便有些发酸,“我……”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