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蓉听了他的话,伏在桌子上不住的抽泣。关炜眼中寒光闪烁,这个田贵亭算是彻底的将他激怒了,不好好的教训你一下,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

“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徐蓉,相信我,很快他就会来求你了。现在大家先吃东西,新炸出来的趁热乎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关英先拿了一块儿扔进了口中。

“小心烫着你!没人跟你抢,小心点!”

关英一边鼓着小嘴吃着,一边指了一下去八姐,好像是说看看她就再跟我抢。

“这么多呢?你能吃完吗?你就是一个护食的小猫。”关炜啪的弹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

关英这才不再说话,埋头开始对付面前的美食。

“你省着一点儿肚子,中午的时候醉仙楼要拍卖醍醐琼浆,咱们去看看热闹。”

“好!好!”关英他们不住的点头,一个小吃货的样子,就连徐蓉都被她斗乐了,忧愁一下子被冲淡了很多。

关炜坐在这里,眼睛却在偷偷的四下打量,他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刚才看到盯着八姐的有三波贼人,有两波已经被自己抓住,剩下的那个却不见了。

隐藏起来的危险,才是最大的危险!看来自己是真的碰到了对手。

关炜的眼中精光闪烁,好长时间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了,这次说不得,要好好的跟他们斗一下。

“哥哥吃!”关英拿着一块焦脆的鸡块,递到了关炜的嘴边。

关炜哈哈大笑,张开大嘴啊呜一口吞了下去。

“坏哥哥咬到我的手了。”关英擦了擦自己的手,引得大家一阵的大笑。

关炜从旁边要了几碗香饮子。现在距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他们也没有着急,慢慢的啜饮闲聊好不痛快。

“哥哥,我们吃饱了喝足了,咱们去醉仙楼看看吧!”

关炜看他们都已经吃饱喝足,点了点头道:“好啊!估计那边已经人山人海了。”

几个人说着纷纷起身,然后奔着醉仙而去。

离着醉仙楼距离越近,路上的人越多。大家的口中都在谈论着这个醍醐琼浆,不过大家对它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很多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你们知道什么?这个是哥哥做的美酒,等一下你们就知道厉害了。”关英最听不得别人质疑自己的哥哥,很是愤愤不平的想到。

关炜并没有将这些人的讽刺放在心上,反而很乐意见到。最少这说明醍醐琼浆已经引起了大家兴趣,只要人来了,你们就跑不了。

关炜带着四个大小美女到了醉仙楼,李成得到信息之后赶紧迎接了出来。

“关都头!欢迎!欢迎!您能来小店,我们蓬荜生辉。”李成又是作揖,又是拱手,不住地行礼。他知道关炜可是自己的财神,怠慢不得的!

“李掌柜太客气了!”关炜微微一笑,抱拳拱手还了一礼。

“关都头,上面的位置给你留着呢?上去休息一下吧!”李成一边说着,一边亲自将关炜等人引到楼上。

关炜等人坐下,李成亲自端来水果和茶水,在旁边伺候着。

关炜一摆手道:“李掌柜,你贵人事忙,先去招呼客人吧!我们只是看看,就不用管我们了。”

“好!好!我也不跟你们客气了,今天实在是人多,关都头请随意!”李成也没有客气,跟关炜告辞之后,转身离开。

“哥哥,这个什么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关英一边吃着一边问关炜。

关炜好奇的看看自己的妹妹,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还能吃得下去?这吃的比大人都多。

“哥哥坏蛋!”关英一下子就明白了关炜的意思,脸一红道:“人家天天练功,又修炼阴符经,现在正是补充身体的时候,吃的当然要多一点。”

八姐和九妹听了一阵的羡慕道:“可惜我们已经过了12岁,修炼阴符经虽然也有一些效果,不过比着英子却是差了很多,最多也就是补齐性别差异,跟大哥差不多;很难达到巅峰,不像英子以后肯定是绝世高手。”

“跟杨大哥一样,这已经很厉害了!”关炜见过杨延昭在辽军中来回冲杀所向无敌的样子,曾经让他羡慕了很长时间。他也以为这已经是武将的巅峰,没有想到英子却还能超过他。

“原来我们英子这么厉害?”关炜兴奋地捧着关英的小脸,揉搓了一下。

“坏蛋哥哥!”关英赶紧从他的魔掌下逃了出来。

关炜看着他们大快朵颐,直着身子向下面观看,他这个的地方看东西最是合适,下面的人的一举一动全都被收入眼底。

“噔噔噔!”楼梯声响,关炜看见几个人大汉迈步上了楼梯。这几个人身材魁梧,目光狠厉,像是饿狼一样。

他们的目光在楼上扫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关炜等人的身上,或者说是定格在八姐九妹二人的身上。二人的眼中射出一道贪婪地目光,低低的说了几句。

八姐冷哼一声,轻喝道:“两个登徒子!”

关炜发现这几个人径直走了过来,眉头微微一皱,辽人怎么到了这里?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几个辽人在关炜他们旁边一座,眼睛肆无忌惮的八姐九妹的身乱扫。

“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眼睛!”八姐和九妹与辽国有深仇大恨,他们的二哥杨延玉就是死在了辽国人的手上,看到他们这么无理,当即发作起来。

“好凶的小猫啊!真是吓死我们了!”这几个人听了不仅没有害怕,还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欠收拾!”八姐凶了起来要教训一下这几个辽人。

“八姐先等一下,先让他们猖狂一段时间,等拍卖会完了,我替你收拾他们。”

“哼!”八姐这才不情不愿的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对面的辽兵见了更是一阵的哈哈大笑。

这时李成已经让人把醍醐琼浆摆上来,他们这次准备分批拍卖,一次五瓶。众人都瞪着眼睛看着桌上红漆托盘中的几个精美的瓷瓶,好像不用看酒,就是几个瓶子就值得拥有。

“当!”的一声锣响,周围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李成满面红光站了出来。他冲着周围一抱拳道:“众位父老!小人李成,是这家酒楼的掌柜的。实话说,这个酒不是我的,我是替代别人贩卖。”

那位可能要说了,别人的酒,都不知道好坏,你就敢拿出来卖吗?万一不好了我们去找谁呢?

这个问题问的好!为了打消众位的顾虑,我和卖酒的东家商量了一下,看到桌子上的这五瓶酒了吗?这是免费送给大家品尝的。如果喜欢了,恁觉得值了,那再出手。”

“好!”众人听了一片叫好声,掌声雷同,这才对嘛?这么贵的酒不让尝一尝,亏了可怎么办?

“打开!”李成吩咐一声,有人答应一声,上前砰的一声打开一个瓷瓶。封口一被掀开一股酒香就在空中萦绕。

有的人距离近了,率先闻到了酒香,不有自主的惊呼一声:“好香啊!真是香的古怪。快倒一碗让我尝尝。”

李成微笑道:“不是我舍不得让大家品尝,这个美酒,力道大得惊人,我也是经常饮酒的,只是吃了一碗就醉了。而且此酒初入口中辛辣无比,咽下肚子才知道,其味醇厚,回味悠长。再饮几杯,就如被醍醐灌顶一般,思维清晰,每有惊人之语。故才被叫做醍醐琼浆!”

“别说了,我们都已经等不及了,赶紧拿来尝尝。”

上面的几个辽人听了,大嘴一撇道:“这些软弱的宋人最善于吹嘘,要说到烈酒,谁比得上我们辽人的酒?”

“哼,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你们知道什么叫好酒。”八姐一直恼着呢?听了这话不由自主的讽刺一声。

几个辽人大怒跟着就要发作,不过这时地下传了啪的一声脆响,一只瓶子被店小二碰了一下摔落再地上,摔了一个粉碎。

一股奇异的酒香立刻弥漫开了,众人闻了以后齐声大叫:“好香!”

李成的脸色大变,对着就是一阵店小二就是一阵的大骂。周围的人早就等不及了,大声的喝道:“赶紧的分酒了,分酒了!”

李成看到已经将大家的兴趣完全的调动起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喝道:“回去我再收拾你!”接着对着大家道:“好!好!我马上分酒,不过再强调一下,这个酒力道十足,很多人可能受不了,盘中有一些小菜,大家可以用它压一压酒劲儿。”

几个辽人已经听不下去了,大叫一声:“兀那鸟撮,赶紧把酒都拿来,让你爷爷教教你怎么喝酒?”

李成冷哼一声,不过随即摆出一副笑脸道:“是是是!来,先分两瓶给楼上的大爷们尝尝!”

“你姥姥的!一共就剩了4瓶,两瓶都给了楼上,我们喝什么?这不是欺负人吗?”楼下的人一看就不乐意了,大声的喝骂道。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