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君彦跑到另一边上了车。

然后规规矩矩地将安全带扣上。

傅荀勾起唇角笑:“今天怎么想起来了?”

苏君彦脸红得一片,被提醒得多了,怎么会还忘记?

他抿紧唇,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发现这条路不是朝公寓去的,他有些好奇地问:“这是去哪儿?”

他转过头,看着傅荀的侧脸。

傅荀专注地看着路。

侧脸棱角分明,锋芒尽敛。

即使是漫不经心,依然透着一股稳重、冷静。

苏君彦看得有些愣,好像他从没见这人失态过。

他正在发呆,那个专心开车的人就开口:“先带你去吃饭。”

苏君彦回神,好奇:“你没吃饭吗?”

傅荀没回答他,他自然是吃过了的,但他不觉得这人也吃了,所以,他反问:“你呢?”

苏君彦轻微地摇了摇头。

他刚下课。

趁着等红灯的功夫,傅荀朝他看去,又淡淡地问:“想吃什么?”

“都可以。”

傅荀拧眉,撇了撇嘴:“确定?”

苏君彦一噎,弱弱地说:“想吃川菜。”

他不仅喜欢吃甜,也喜欢吃辣。

偏生这两样,都是傅荀不喜欢的。

傅荀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他找了个地方停车。

两人随便找了个川菜馆,点了几样菜。

傅荀刚吃过,并不饿,所以他没怎么吃。

更何况,一桌子的菜都是红彤彤的。

苏君彦吃得满头大汗,吐着舌尖,唇边染上红色。

傅荀看得嘴角直抽。

他端着开水,喝了两口,见那人还在吃个不停,下意识地提醒一句:

“少吃点。”

苏君彦茫然地抬起头。

看着一桌子的菜,有些舍不得。

傅荀靠了回去,无奈地说:“没事,你继续。”

他让服务员送了大杯的牛奶过来。

在苏君彦吃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感概了一句:

“你身子挺好。”

他并不算是很热衷于那事,但是每次兴致来了,要得也算狠。

即使这样,这人依旧吃辣吃得欢。

最主要的是,还没有一丝异样。

苏君彦最开始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突然被呛了下,脸色通红,眼角被逼得泛湿。

他连忙灌下去一大口的牛奶,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他瞪大了眸子看向男人。

罪魁祸首好不自觉地倚在位置上,一边给他递水,一边纳闷好笑地问他:“笨不笨?吃东西都能呛到?”

苏君彦咕哝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

他看着满桌自己喜欢的菜,一时之间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他带着丝怨气地看向傅荀。

傅荀挑眉:“不吃了?”

苏君彦瘪嘴:“谁还吃得下?”

傅荀清了清嗓子,他说:“身体好,那不是好事吗?”

苏君彦羞得脖子都有些红了。

傅荀纳闷:“你昨晚两条腿架在我肩膀上时都不羞,现在脸红什么?”

苏君彦的筷子滞停在桌面上。

他现在不仅不想吃了。

还想让面前这人赶紧闭嘴!

他几乎将头埋在了胸膛。

傅荀摸了下鼻子,终于不再说了。

傅荀拿出手机,随意斜在位置上,问:“你待会想去哪儿?”

许久,苏君彦才探出头:“你有时间?”

问出这句话时,苏君彦是有些怔愣的。

他不清楚旁的情侣之间是怎么样的,但总归不该是这样的。

两人之间连一次约会都没有。

明明极为平常的一件事,他居然会觉得惊讶?

傅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看他发怔的神色,就知道他又在走神了。

他微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遍:“嗯?”

苏君彦回神,他急忙说:“等一下!”

然后拿出手机,点了几个页面,随后笑弯着眸子看向傅荀:

“我们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

傅荀捏着手机的手一顿。

刚准备拒绝,就看见那人眼底的期待,他顿了顿,轻点下了头:“行。”

傅荀找了最近的电影院,去买票时,附近一堆人挤着买可乐爆米花的。

他有些不自在。

别人从他神色上却又看不出来。

他不着痕迹地皱起眉头。

小心地护着身边的人,转过头,低声地问他:“吃吗?”

苏君彦摸了摸肚子。

其实他有些饱,可他听说,看电影时候,爆米花和可乐是标配。

没错,是听说。

他没来看过电影。

以前都是一有时间,就去兼职赚学费,哪有这个闲情雅致。

他望着旁边人手中的可乐爆米花,眨了眨眼睛。

傅荀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毕竟这人藏不住事,什么想法,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

也许是因为这人在他面前没想过隐瞒什么。

想到这一点,傅荀有些怔,他敛下眼睑,再开口,就是让人拿了最大份的爆米花和可乐。

苏君彦捧着超大份的爆米花,两人排队进了场。如果要傅荀说,穿来之后,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那就是这个社会同性可婚,甚至是常态,两个男人走在一起并不会惹人异议,更不会有异样的眼光。

两人的位置是在第八排,比较靠后。

坐下不久后,电影就开始了。

苏君彦没来过电影院,看得津津有味,十分专注。

傅荀瞥了他一眼,收回视线。

他将手机的光调到最暗,然后静音。

他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手机背壳。

他是真的不喜欢看电影。

对电影没什么兴趣。

他随意瞟了两眼,这个时候玩手机也没意思。

所以他选择闭目养神。

过了有十分钟左右。

他察觉到右边有人碰了他一下,

指尖轻轻划过手背。

带着些许暧昧。

苏君彦坐在他左边。

他几乎是瞬间睁开眼睛,看向右手边。

那里坐着一个男生。

模样挺乖巧,可身上喷着香水,带着一股子甜得腻人的味。

那人见傅荀看过来,眼睛一亮,随后就被傅荀眼底的冷意吓得一跳。

傅荀的语气冷得刺骨:“滚。”

那人脸色一白,下意识地移开视线,不敢和傅荀对上。

苏君彦听到动静,不解地看过来,压低声音问:“怎么了?”

傅荀还没说话,那男生突然就跑了。

苏君彦脑子一懵,随后反应过来什么,气得眸子瞪圆:

“什么人啊!”

傅荀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被那人划过的手背。

擦得很仔细。

苏君彦电影是看不下去了。

他拽过傅荀的手,使劲蹭使劲蹭,气呼呼地问:

“他摸你了?”

他和傅荀在一起之后,也看了关于同的帖子。

大概了解了这圈子的情况。

总得来说,多的是无一可靠的小零。

那些零号每天花枝招展地到处找老公。

像傅荀这种的,不管搁男人堆里,还是女人堆里,都是香饽饽。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是看个电影的功夫,居然就有人对傅荀暗送秋波?

呸,都动手动脚了!

傅荀原本有些冷的眸子,在他一番动作后,变得哭笑不得。

他的手很好看,那一块白皙的皮被苏君彦蹭得通红。

他有些无奈地问:“怎么?想把那块皮蹭没?”

他话音刚落,电影院的椅子和椅子中间那块挡着的板就被掀了起来。

之前在川菜馆还羞涩万分的人,忽然扑在他怀里。

傅荀一怔,顿了顿,才搂住人,有些好笑地问:“怎么了?”

怀里有些瓮里翁气的声音传来:“不许搭理他们!”

傅荀挑眉,有些纳闷:

“没搭理。”

苏君彦一噎。

他趴在傅荀怀里,久久没有动作。

刚开始脑子一热这么做了,等反应过来后,几乎羞愧得不能自已。

不敢将头抬起来,就在人怀里蹭,怕待会这人会笑话自己。

人久久不起来,还在他身上乱蹭,渐渐地,傅荀眯起眼。

这时候,苏君彦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他脸色蹭得通红。

他想要立刻坐直身子,可身下的人似乎意识到他的动作。

在他起身前一秒,压住了他的头。

男人带着些许暗哑的声音,压低了传来:

“别起来了。”

傅荀呼吸变得有些重。

他的手在人后脖颈处不轻不重地揉按着,想要疏解心中那丝火气。

他没想让人做什么。

毕竟大庭广众下的,太糟蹋人了。

可怀里这人,伸手绕过他大腿,将那处盖上的时候。

傅荀顿时倒吸了口冷气。

他眼睛都有些红了。

被苏君彦逼的。

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天,两人对彼此身体还是熟悉的。

或者说,怎样让对方舒服,心底都是清楚的。

傅荀感觉腰间被人轻轻咬了一口。

舌尖似乎在那处扫了一圈,有些湿乎乎的感觉。

他猛然按住人的脖颈,不让人再有动作。

艹!要命!

他喘了口粗气,压低了声音,几乎只有苏君彦一人听见,他说:

“小君,别闹。”

他怕怀里这人会难堪。

毕竟这处人太多,总归是对怀里这人有些不尊重。

怀里人嘟哝了句什么,傅荀没听清。

他松开力道,想把人拉起来。

可他没想到,怀里这人搂着他的腰,居然没起来。

傅荀眼底闪过一丝错愕,他下意识皱起眉头,有些着急:

“小君,起来!”

半天后,傅荀将人拽起来。

他才发现这人为什么一直不起来。

苏君彦将外套脱了,系在了腰间,原本清隽的脸泛着嫣红。

十分勾人。

让人心底痒痒的。

傅荀舌尖抵了抵牙根。

在心底骂了几句艹!他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情况的?

他看了眼手机,这么长时间过去,电影居然还剩下一个小时。

他靠在椅子上静静坐了十分钟,然后他问身边人:

“走不走?”

他声音还带着一些哑。

磨在身边人耳里,性感地让人有些痒。

苏君彦许久后才说话,头一次软软糯糯地:

“走。”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