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爬上去的时候,突然回头对他们说“你们以后别过来了,我准备封了这条密道。”

江诗余过头,羊摸着洞口,笑着说“这里不必要存在了,你们以后也别来了。”

瑶瑶也跟着回了头,看着羊的样子,像是明白了什么,点着头道“我们不会来了。”

说完,拉着江诗余就出去了。

两人出去之后,再回休息的地方,也就不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了。

没一会,穿过几座宫殿,眼前就是他们住的地方。

这是一条黑暗的长路,她们所在的院子直走,在最后一个门那里。这里比较冷清,也没有灯,走起来有点不辩方向,好在是条直路,朝着前面直走就行。

瑶瑶似乎有些害怕,紧紧拉着江诗余的手,两个人就这样走着,也不说话,在平台是已经说完了所有的话了。

江诗余拉着瑶瑶的手,想要缓解她的害怕,“你没走过夜路吗?”

瑶瑶道“走过,但是没有这么少的人,都是很多人,还有灯的。”

江诗余笑着说,“你千万不要害怕,你知道吗?你越害怕,有些东西就越会出来。”

瑶瑶身子一抖,“有些东西?”

江诗余点着头,“对啊。”

瑶瑶吓得声音都开始打颤了,“你别吓我,什么东西啊。”

江诗余清清嗓子,“哦,就是你害怕的话,你心底的害怕就会越来越多啊。”

瑶瑶狠狠掐了江诗余的胳膊。

这么一闹,倒是缓解了瑶瑶的害怕,眼睛都敢朝着江诗余瞪过来了。

江诗余和瑶瑶走了一会,瑶瑶看着前方得灯,知道他们就快要到了。于是放松了一下。

可就在她放松的时候,黑夜里突然一团白色的影子窜了过来。

瑶瑶吓地惊叫起来,江诗余被瑶瑶吓得一愣。

那道白色影子就这样扑在了江诗余的脚旁。

瑶瑶吓地闭上了眼睛,江诗余则仔细打量着白色的影子,这不是小狐狸吗?她拍拍瑶瑶,瑶瑶嘴里碎碎念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别怕,是小狐狸。”

瑶瑶睁开了一条线,朝下看了过去,见到是小狐狸,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

小狐狸怎么在他们这里,不是应该早就回去了。

江诗余也有同样的疑惑。

不过,小狐狸领着头,让她们跟着,继续朝她们住得地方走去。

江诗余不明所以,瑶瑶一下子也没了害怕,两人都有点疑惑地跟着小狐狸回去了。

到了门前,她们大吃一惊。

外面的灯是一到晚上就会有人过来点亮,但是里面的灯是必须她们自己点的。

她们天色未黑之前就出去了,屋子里应该是黑的。

可现在,灯火通明,表明这里面一定有人。

小狐狸窜了进去,在江诗余的门前停了下来,朝着里面叫了一声。

“回来了。”

是老狐狸的声音。

小狐狸看着她们,意思是让她们过去。

江诗余和瑶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不过江诗余转眼就想到了原因。一气地走了过去。

小狐狸也走了进去。

老狐狸坐在那里,张开手,想要抱小狐狸,“你可真是,她们回来了,你就这么高兴,就这样跑了出去。”

原来小狐狸本来和老狐狸是待在屋子里等的,可小狐狸察觉到了江诗余的气息,于是就跑了出去,去迎江诗余回来。

看老狐狸的神色,她要是再不同意,恐怕就不是商量的事,他们要用强的了。

老狐狸谈完一件事,就带着小狐狸神清气爽地走了。

江诗余长舒一口气,接下来就看她和程昱了。

一早,江诗余起来用着之前剩下的药材,炼了低级的魂力恢复药丸,等约到中午的时候,才出了王宫。

程昱不怎么出门,江诗余就直奔旅店,一点都不担心他不在那里。

推开门的时候,程昱正拿起昨天江诗余放好的一摞药材。

扔到了桌上,程昱看了江诗余一眼,“开始吧。”

江诗余点点头。

有了先前的药材做铺垫,手不算太生,江诗余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那好了药材。

靠近墙角还有一张桌子,她昨天走的时候还没有见到,上面摆满了炼药要用到的东西。

江诗余回头看看程昱,他又拿了孤本出来,好看的眉眼低垂着,黑发整齐地扎在脑后。

似乎感到江诗余的视线,他抬头看了过来。

江诗余赶忙回头,两人打了个错眼,程昱应该是没看到。

“这药材有点蔫蔫的……”

她捡着药材,随意嘀咕两句,显示她是很专心的在炼药,什么都没有干。

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程昱嘴角含笑地转了过去,不拆穿她。

两人在一起呆了一下午。

江诗余炼药,程昱看书。没有话。

待到江诗余炼药完毕,程昱过来看看,那里做地不对,哪里要改,什么时候加入什么药材,不能快不能慢。

江诗余照着册子来,还是第一次,错漏百出,被程昱讲地简直要无地自容了。好在她还算知道后面会越来越好,也就仔细听着程昱的话,慢慢学着。

就这样一教一学,到了晚上,江诗余还是没有练出一枚丹药。她的失败,似乎不能逆转了。

走得时候,有些垂头丧气。

她可真是不明白,明明按照册子,按照程昱指出来的错漏去做了,为什么还是失败。

高级魂力恢复丹药,果然是高级,这样的不好练。

江诗余到了声再见,就转备走了。

程昱走了过来,低头看她,“明天继续。”

江诗余低着头嗯了一声。

就感觉头上似乎有一只手轻轻地拍过,带着他独有的冰凉气息。

江诗余猛地抬头,程昱却早就收回了手,淡淡道“回去吧,晚了。”

江诗余嗯了一声,晕乎乎地回去了。

夜里睡觉的时候,她还在炼药,想着怎么能将这样的高级魂力恢复丹药练好,一步又一步,在梦里,她也在失败。

到最后,连程昱那样一贯冷清的性子,都要骂她了。

江诗余一惊。就这样醒了过来。

看看周围的摆置,还是在王宫里,她抹干额头的汗。

这梦做地可真可怕。

她醒地还早,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再躺下去也有点睡不着。

江诗余就闭着眼,在脑海里一遍遍地过着白天炼丹药的步骤,到了她失败的那步,更是来回的想,到底哪里不对。

等到了第二天,江诗余看着丹药,眉头紧皱着。

为什么眉头紧皱?丹药炼制又失败了,又是一连失败了三次,江诗余开始怀疑自己,顺带着怀疑程昱。

这人和她定下约定的时候,夸她是顶级炼药师的资质,可看她这两天练地丹药,这要算是顶级炼药师,那西方大陆,这种资质真是多而又多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