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沉冷眼扫了眼姜兴,然后收拾了下桌子上的文件,拿起车钥匙就直接拎着姜兴出了办公室、两人一直到楼下顾沉才松开姜兴,姜兴抖了抖衣领,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哥,你真要回去啊?其实桑榆这人可独立了,她不需要人陪的。”

主要是不太需要顾沉陪。

这若是他周末休假回市区陪简桑榆,她铁定是高兴。

对于这一点姜兴无比自信。

毕竟,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会高兴顾沉陪伴吧?

这和让家长盯着有什么区别?

还是那种不苟言笑特别严格的家长。

“我回去,你要是敢提前和她说我要回去的事情,等我周一来上班,你后果自负!”顾沉朝着他的车子走去,临上车前,还又朝着姜兴看了一眼过去,给了姜兴一个威胁的眼神,“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姜兴站在那差点把脑袋都给摇下来。

“不试!不试!我保证,绝对保密!”姜兴顺便拍了顾沉的马屁,“没想到哥你还挺浪漫的嘛,竟然会想到给桑榆一个惊喜!”

当然,姜兴觉得,对于简桑榆来说,惊吓会更多一点。

姜兴跟着给了一个建议,“哥,回去的半路上要是买一束花回去,说不定桑榆会更惊喜呦!”

顾沉勾了勾唇角,嗯了一声,然后上了车离开了基地。

周五下午的下班高峰期京都市区的交通无比的拥堵,平时一个多小时能到家,今天硬是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到。

顾沉停好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他看了眼手里的花,眼底满是愉悦。

虽然回来晚了,但是小区附近的花店的花依然娇艳欲滴,很漂亮。

这一束粉玫瑰,一共有十一朵,店主说是当天从法国空运来的,闻着还有点香。

顾沉坐上电梯前给试着给简桑榆发了一条短信问她在干什么。

简桑榆显然是正在拿着手机玩,所以回的很快。

但是简桑榆回答的却是说她在看今天刚送到的杂志,挺有趣的,跟着回问顾沉怎么会忽然给她发短信。

显然顾沉的这条短信引起了她的轻微不适。

顾沉没有回复,关上电梯门直接按了顶层。

两分钟以后,顾沉到了家门口,直接摁了密码就开门进去了。

进门以后顾沉才知道,说是在看杂志的人,正看着电视,而且电视的声音放的老大声,以至于改过了他进门的声音。

那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人手里还抱着一包超大薯片,茶几上还放着一包吃了一半的辣条,辣条就靠在一瓶冰可乐上,垃圾桶里还有吃过的果冻的壳子。

作为和简桑榆夫妻多年,并且深知自己媳妇儿真实面目的顾沉真是一点点都不意外。

“简桑榆。”

顾沉都换了鞋关了门走到了简桑榆的身后了她还没有注意到,顾沉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喊了她的名字。

然后,顾沉就眼看着简桑榆猛地跳起来,嘴里蹦出一个词。

“卧槽!”

“顾……顾……顾……”

结结巴巴的,顾了个半天也没有喊出顾沉的名字。

要知道,顾沉的名字就两个字而已。

可见简桑榆的心里到底是有多错愕。

她猛地站起来,猛地回头,一脸呆逼的抱着薯片目瞪口呆的看着跟前的人,嘴巴里还咬着吃了一半的薯片。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