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暴君一心娇宠我 搜书网(soshuw)”查找最新章节!

她话音顿了顿,唇畔弯起,眸中缀着温柔的光:“就这怎么去杀人?”

“你乖乖喝药,乖乖听话,求求我,我便还帮着你一起,怎么样?”她声音轻柔,像是在哄孩子一般。

男子眸色怔愣,她的手臂抵在他胸口,被压迫的很疼。

可他脸色未变一分,甚至没有蹙眉。

他忽然放开了自己的手。

连姝心里蓦地一慌。

突然间整个人被他横抱起来。

再一转眼,两人已经调换了位置,她躺在床榻上,被他严严实实地遮住。

细密的吻铺天盖地而来,他明明才喝了药,可全身依旧烫的像火炉一般。

她就像躺在岩浆上脱水的鱼儿,要溺死在这滚烫之中。

“映,映之——”她有些难耐地唤他。

他是残破焦土上濒死的人,她是他在眼前发昏时跌落地一眼泉水。

但听到她像是拒绝的声音后,他还是开口回应她了。

“不舒服吗?”他果真停了所有动作,一双眸子紧紧锁着她。

停在奇怪的位置。

连姝瞬间羞红了脸。

我……你……

他好像把脑子一并烧没了。

“坏人!”连姝咬在男子突起的喉结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他笑出了声,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她的不要,便是想要。

……

这几日光天化日之下做了太多运动,连姝醒来时都没有从前的羞怯了。

她果然变了。

浑身都不舒服,热出一身汗,粘腻的难受,而抱着她的人还紧闭着眼,尚且沉浸在睡梦之中。

她小心翼翼地钻出他的怀抱。

往日都是她半睡半醒,他精神抖擞,第一次是两人一同睡着,她又先醒来。

她看了眼花格木窗,外边已经没有光亮了。

她起身,简略披好衣服,叫水时还是不可避免地红了脸。

但小全子异常尽责。

他看都没看连姝一眼,在连姝推开门,还没说话时,便垂首道:

“娘娘请稍等。”

连姝一顿,又关上了门。

水很快被送来。

她简略地收拾一番,看着姬沧犯了难。

方才害怕吵醒他,现在却又害怕叫不醒。

她唤了几声,他没有半点反应。

连姝慌了,伸手去探他额头,面色有些诡异。

竟然——不烫了?

这……竟然还有助于退热??

但人还是没叫醒。

迟疑再三,连姝终是红着脸,拿起了棉布。

……

闭着双眼的男子,并非故意不醒。

他此刻正站于一片花团锦簇之中,四处皆站着装扮娇艳的年轻女子,身旁是一面容和蔼的男人。

手里有些冰凉,他低头去看,自己握着一把泛着银光的长脸,剑柄上的红绦一摇一晃。

红绦飞舞。

很快,寒剑染血,衣袂沾湿。

满地血污,他缓步踏过,不曾眨一下眼。

抬头看去。

晴朗万里无云,湖泊宁静如画。

高楼之上,他拨动琴弦,侧边,女人身影飘动。

一如多年之前,怜虞树旁。

他的心忽然安定下来,再抬眸时,琴弦错断。

白衣如雪,仿若王府中河池旁的怜虞花瓣一般,轻飘飘地漂在湖泊上。

沉入湖泊底。

他怔然,突然被什么迷了眼。

再睁眸细看,广玉兰的花瓣随风飘摇,落在地上、溪流上、还有……

少女回眸一笑时,飘扬的长发之上。

……

长睫微颤,心中悸动,他睁开了双眼。

……

“醒了。”

一记亲吻落在脸颊上,带着女子独有的柔软。

他眸中清明,歪头看她:“嗯,醒了。”

连姝在庆幸。

幸好她动作快,赶在他醒来之前收了工,不然得让人有多羞赧啊。

她轻轻咳了一声,欲盖弥彰道:“可做了美梦?”

只是一句托词,好让他别注意到她羞红的脸颊。

可他却点点头,神色认真道:“梦到在一片残裂废土中,开出了一朵娇嫩的小花。”

这是什么梦?

她没有听懂,但不妨碍她伸着脑袋贴住他的颈窝蹭一蹭。

……

过了两日,连姝也没见着有谁来汇报那蘑菇的情况。

她没有出息地沉浸在某个人故意制造的温柔乡中,时间便飞逝而去。

这日,她刚从连佩那回来和姬沧一起用午膳,却没看见他的身影。

等了片刻,外边有脚步声传来,是小全子。

“可是陛下事务繁忙?那我给他送些糕点过去。”

小全子摇了摇头,垂首道:“陛下让奴才来给娘娘说一声,前线战事突紧,他得要即刻赶赴过去。”

战事突紧?

“现在就走?”连姝问。

小全子点头:“就要走了。”

话音未落,就见平日里被陛下哄着每日多走两步路的娘娘,全然不顾仪态地跑了出去。

在这关头,他想的竟是——

“娘娘——披件大氅——”他连忙取了大氅跟在后面跑。

赶至前院之时,连姝已经乱了呼吸,呼出的气在面前晕成一片一片的白雾。

重新披上玄色甲胄的男子看到了她,双眸一沉。

责备的话没能说出来。

他的小花扑进了他的怀里。

分明只是两个时辰没见而已。

这样想着,姬沧却揽紧了怀里的女子。

小全子匆匆跟上来,上气不接下气。

“娘——娘娘——”

他将大氅递了过去,姬沧接过,给她披上绑好。

“我想送你到城门口。”连姝抬眼道。

姬沧‘嗯’了一声,指腹擦过她眼角。

她坐于马上,被他揽在怀中。身旁是同穿甲胄的将领,城门外,是已整装待发的军队。

连姝被他抱下马,看见城门口已汇聚了许多来送别亲人的人们。

将领一声号令,士兵们与亲人进行最后的道别。

她看见一名银发老婆婆,手上皮肤已经褶皱,从挎着的木篮子中掏出一枚红色平安福,十指合一默念着什么,将平安福挂于面前青年脖上。

诸如此类的有许多。

“在看什么?”视线被掰过来,正对着长发高束的男子。

“我在想,古籍怪谈中,女子给予心爱之人一个吻,便能保佑他——”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保佑他心想事成,平安归来。

连姝绽开笑容,踮脚凑在他耳边,神情狡黠:

“我等哥哥回来。”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