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暴君一心娇宠我 搜书网(soshuw)”查找最新章节!

送回扇言,连姝抬步就要往外去,小全子忙追着:

“娘娘——披件大氅啊——”

眼看连姝是往北平王所居院落而去,雀儿脸上的神色渐渐有些奇怪:

“北平王又不在,阿姝为什么往这走?”

“不在?”连姝刹住步子,侧头看她。

“你不知道?”雀儿讶异道:“北平王早就染了风寒,前些日子搬去明府养病了。”

当时北平王还是被好几个人扶着抬上马车的,她在旁看着都以为下一刻北平王就要闭眼过去了。

难怪送大军出发时北平王没来,原来是病了,不过去明府养病……

连姝脚步一转,有些伤脑筋:“那从哪儿寻人手?”

“娘娘您忘了?咱们还有陛下的令牌。”小全子适时站出来道。

他已经接受了娘娘要做的事,不管旁人如何看待后妃要插手流民之事,但以他往日经验来看——

就算娘娘闹翻了天,也不见得陛下会有什么反应。

思及此,他想到连姝应是不太了解其中官员职位、所处事务,便颇有眼色道:

“若娘娘信得过奴才,奴才愿替娘娘去寻各司大人,交代此事。”

话音一落,两人的视线都黏在他身上。

雀儿唇角一勾,话说的好听,尽是为主子排忧解难,可这心未免太大。

然她发现,心更大的是旁边这位。

“我自是信得过你,那你便去和我大哥一同。”

连姝说的没有半分迟疑,不禁让小全子脸上一喜,试问有什么比主子信任自己更让人心情愉悦呢?

他压下要上扬的嘴角:“奴才领命,这便过去。”

雪天路滑,可他却像脚底抹了油一般,转眼不见了身影。

雀儿撇嘴:“你就这么放心?”

连姝收回视线,轻轻叹了口气,看向一旁被雪压弯的枝头:

“我信陛下。”

……

连佩带着小全子忙里忙外,虽连佩目前并无正经官职,但小全子心里却没有半点不愿。

这位不仅平定了西南匪乱,还是连妃娘娘的兄长。

就冲着后一重身份,他也不敢得罪。更何况这两日与连佩一同调度人马、住处、粮食等,他心里对娘娘兄长的敬佩‘噌噌’上升。

这位看着淡漠,不食人间烟火,可手段却是雷厉风行,还有张三寸不烂之舌,不愧为连丞相之子。

不到两日,所需东西已初步备好,连姝也开始和雀儿重新学起了武。

知所学皆是皮毛,难有什么成就,但她想给自己找些事做。

扇言的弟弟名为扇越,被雀儿亲自带来了城主府中。

男孩神色悻悻,有些怕人,见到扇言后连忙撒手跑了过去,躲在她身后。

“阿越别怕,这是连妃娘娘,人很好的。你告诉姐姐,阿爷他们现在都在哪?”

扇越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看回自己的姐姐,声音细小:“在允村旁边。”

出城后,往东南方向去四十余里,便为允村。

连佩吩咐下去,把车马准备好,即刻出发。

然一行人刚至城门口,便见许多士兵奔向城外。

雀儿叫住一名士兵,那人急匆匆回道:“城东南方向起了火!”

城东南方向?

几人脸色一变,迅速驾车前往。

一路树雪寒冷,扇越指路,士兵始终位于他们前方,连姝的心往下沉。

不知时间快慢,只觉风声呼啸骤停。

“到,到了……”扇越喃喃一声。

……

雪白中出现一片黑,显得格外扎眼。

火已经灭了,雪中大火少见,已有人在查询起火原因。

她下了马车,踩在灰黑的雪上,似有余温。

环顾四周,哭喊声笼罩,这是在林中开辟的小村,村中应是房屋挨着房屋林立,然现在只余大片废墟,与浑身狼狈的人们。

这里与珂洛城中的繁华景象截然相反。

实际上,她来北境一路上所见村镇,皆与长安城中截然不同。

扇言与扇越早已扑进人中,寻着他们的‘亲人’。

连姝怔然望着满面悲戚的村民们,心头涌起悸动,满腔悲怆无故泛起汹涌波涛。

耳边有声音传来:

“好在无人丧命,听闻是被在外宿的流民给救了出来……”

“诶!你是要去哪儿?”雀儿忽叫住了一名裹着厚衣的少女。

少女被她一喊,身体抖了抖:“我,我要给我弟弟送饭,他在附近镇上上学。”

大火至此,还不忘给亲人送饭。

连姝看向她有些焦黑的鞋尖,显然是被火烧的。

“小全子。”

小全子应声上前,叫人帮那名少女去给其弟送饭。

“你去忙吧,不必一直跟着我。”

连姝摆摆手,还没走出去两步,便见扇言与扇越领着群人来。

她掩在帷帽之后的瞳孔微微收缩。

在府中听描述,她已想像出流民的悲苦,然等真正看到时,方觉这场战争带给百姓的痛楚有多深。

眼前男女老少皆有之,瘦的仿若枯藤被困在脏破的衣衫中,眼神中是惶恐与不安。

“阿爷,这便是连妃娘娘。”扇言红着眼,在其中一名年迈老人耳边道。

在众人行礼之前,连姝便先喝出了声:“不必行礼。”

她为此情景而眼眶发酸,顿了顿才道:“雀儿,你让小全子来带他们去吧。”

一群人经过她旁边时,都自觉地绕开一个弧度,然而眼神却在这抹青绿身影上缠绕,渐渐浮现出感激。

连姝目视他们被安置上车,身上裹了厚衣服,才回过头来。

心中翻涌的情绪怎么都压不下去,她四处望着,分散注意力,发现大哥正一脸严肃地在废木堆中走走停停,像是在计划着什么。

有士兵在询问站在旁边手足无措的村民。

连姝迈步,漫无目的地走着。

雪中大火,让这些人失去了家,却又因是雪中大火,而留住了性命。

透过树影,她隐约看见里侧还有完好的小木屋。

积雪微深,她提起裙摆大氅,向里走去,离哭喊声稍远。

走到里边,才发现这座木屋当真是没有一点毁坏,应是因为与村落其他房屋距离较远。

屋中并没人,看了一圈,她预备回去,耳畔却忽然传来道声音:

“姝儿?”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