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司宴的叫声太惨又突兀,把送蛋糕的人给吓了一跳,差点就没稳住。好不容易稳住了,还没走到夫妻二人的跟前,楚安然干呕得越发的厉害了,然后一边吐一边朝着他拼命的摆手。

送蛋糕的人愣住了,半天没有明白楚安然的意思。还是盛司宴看到了,问了一句:“媳妇,你是闻不得蛋糕味吗?”

楚安然猛得点头。她之所以会干呕,就是因为闻到了奶油的味道。

“拿走吧!”盛司宴挥了挥手,原本今天的蛋糕是重头戏。这会媳妇不能吃,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他仍旧很高兴。

他要当爸爸了。

盛司宴恨不得高呼一声,让全世界都知道他要当父亲了。不过,看到媳妇吐得厉害,他也很担心。上前把她搂进了怀中,关心的问道:“媳妇,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行吧,去看看吧。”楚安然吐得久了,整个人都没有精神,懒洋洋的靠在盛司宴的身上。

盛司宴半搂着楚安然,出了电影院,坐上车子直奔医院而去。此时的夫妻二人,压根就忘记了这会是晚上,这医院里的医生都下班了。

到了医院去前台挂号,对方一问楚安然的症状后,笑着说道:“你这个不用看了,十有**是怀了孩子。如果你们不放心,明天可以过来看看。这会大晚上的,只有一个值班医生,其他的医生都下班了。”

听了这话,二人才反应过来,现在是晚上了。于是对视了一眼,突然就笑了起来。

“先回去吧!”这会闻不到奶油味,楚安然已经不干呕了,心情也好了不少。

“好,听你的。”盛司宴笑了笑,对那挂号的道了谢,然后带着媳妇离开了医院。

晚上二人不回鹏城,已经定好了住的地方。盛司宴扶着楚安然回了房间后,又去张罗吃的东西。

楚安然看着他急匆匆离开的身影,目光闪了闪,那握起的拳头缓缓的松开。算了,还是等吃过饭再揍人吧,免得没有力气。

盛司宴可不知道媳妇要揍他,正在外面张罗着吃的。还好时间不是太晚,外面的饭馆也比以前多,哪怕过了饭点,只要给钱,就会帮忙做。

点了两个清淡的菜,又让老板熬了鱼汤。盛司宴这才匆匆回了旅店,陪着媳妇一起了。

吃过饭,楚安然也有了精神,然后摆出三堂会审的架式,看着盛司宴说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盛司宴一愣,没有明白过来。

“怎么不说话?你以为装傻充愣就能蒙混过关吗?”楚安然冷哼一声,满脸的不高兴。

她很生气。

因为盛司宴竟然没有和她商量一下,就给她弄出了娃娃。她不是不喜欢孩子,而是眼下没时间要孩子。

她早就规划好了,等拿到了毕业证才开始备孕,并空出了一年的时间,不再扩张自己的产业。可盛司宴倒好,竟然先斩后奏,直接给她弄了个麻烦。

没错,眼下在楚安然看来,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是个麻烦。这个孩子会分散她的精力,让她没有办法专注的准备毕业的事情。

“媳妇,你不高兴?”盛司宴终于明白了过来,一脸不解的看着楚安然,说道:“我们有孩子了,难道不好吗?还是说,你不喜欢孩子?”

“我有说不好吗?”楚安然面色不善的瞪着盛司宴。她喜欢孩子,可现在不是时候啊。

“那你怎么不高兴?”

“我不高兴,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因为你!”

“我怎么了?”盛司宴的反应慢了半拍,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你?”楚安然气得不轻,直接抬手狠狠的在盛司宴的腰上扭了一把,说道:“我生气是因为你没和我商量。”

楚安然说的这么明白了,盛司宴自然不能装傻充愣,立马认起错来,说道:“媳妇,我错了!你要打要骂随你的便,可千万别气着你自己。气坏了身体,我会心疼的。”

“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你只要不生气,怎么对我都无所谓。”

“行,那你过来,我们练一练。”

“啊,不会吧?”盛司宴没有想到楚安然竟然要来真的,一时犹豫了起来。

“怎么,不愿意?难道你刚刚说的话,都是骗人的吗?”楚安然俏目一瞪,盛司宴只得乖乖上前,站在她的眼前,一副任由你处置的样子。

不过,他的目光却是落在楚安然的肚子上,满脸的担忧。练一练,他倒是无所谓,就怕伤到妻子,还有妻子肚子里的孩子。

“看什么看?”楚安然凶巴巴的吼了一句。她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自然知道现在并不是练的时候。

“媳妇,消消气,消消气,我自己练,行不?”

“你自己练?确定?”

“确定!”

“很好,一会我说什么,你做什么,懂?”

“明白,明白,只要媳妇不生气,让往东不往西。”盛司宴点头哈腰,一副彩衣娱亲的样子。

盛司宴的态度,让楚安然还是满意的,故意的刁难了几句,让他出了一会儿丑,心情好了不少。

不多一会儿的功夫,她就累了,然后直接靠墙上睡着了。盛司宴看着,心疼不已,小心的把她抱上了床。

第二天,为了保险起见,夫妻二人还是去了一趟医院。检查过后,确定楚安然怀了孩子,已经七周了。

听了医生的话,夫妻二人高兴了起来。为了更好的照顾妻儿,盛司宴问了医生自己要注意的事情,问的很详细不说,还怕自己会忘用本子记了下来。

看着他这上心的样子,楚安然最后的一点气也消散了。

回到鹏城后,楚安然就成了国宝级的人物,以前是重活不让干。现在是一点活都不让她干了,不管是洗衣做饭,还是拖地做家务,甚至连楚安然上班,都是盛司宴送的。

只要看见她拎着东西,盛司宴都紧张得不行,连个公文袋,都自己拿着。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楚安然又气又好笑。最后,还是由了他。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