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改了,还是只是在我眼前不这样了?”薛老爷子盯着他,目光如一柄锋利的剑,削开他的伪装,直击他的内心:“以前,我觉得,你一个做叔叔的,用看情侣似的目光看自己的侄女,有些变|态了,所以,我严厉的警告了你,当时你和我说,没拿捏好分寸,过后你的确改了,我信了,可现在,我全都想明白了,你不是没拿捏好分寸,而是你知道薛凝玉不是薛家的种,你和薛凝玉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你就是把薛凝玉当成你女朋友了!”

薛扬没想到薛老爷子这么犀利,他只是和薛凝玉走的近了一些,薛老爷子就猜到了这么多。

关键是,薛老爷子猜对了。

的确,他早就知道薛凝玉不是薛家的血脉,从薛凝玉很小的时候,第一次查体,他就知道了。

他去世的堂哥、堂嫂都是A型血,薛凝玉是B型血,两个A型血的人,生不出B型血的孩子,这是常识。

他看到薛凝玉的血型之后,立刻意识到,薛凝玉不是他堂哥、堂嫂的孩子。

他也立刻想到了被医院委托代为照顾薛凝玉的张秋萍。

张秋萍也有一个女儿,和薛凝玉一样大。

他立刻想到了,一定是张秋萍觊觎薛家的荣华富贵,用她自己的女儿换走了他堂哥、堂嫂的女儿。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薛老爷子,把真相告诉薛老爷子。

可就在他拿着体检报告想要出门的那一刻,他犹豫了。

他从小就知道,他只是薛老爷子的侄子,而且,是堂侄。

薛老爷子虽然很疼爱他,可是,分和谁比。

如果拿他和薛老爷子唯一的孙女相比,他什么都不是。

薛老爷子怕把他的心养大了,从他懂事起,就有意无意的告诉他,他只是薛家的客人,不是薛家的主人,薛家的继承权和他无关,他能得到的,只是一份工作。

他堂哥、堂嫂去世之后,薛老爷子只剩下了薛凝玉一个孙女,薛老爷子更严厉的敲打他,让他不要痴心妄想。

薛老爷子不止一次旁敲侧击的告诉他,虽然薛凝玉只是个女孩子,可薛凝玉是他儿子唯一的骨肉,薛家将来的一切都是薛凝玉的,他要做的,就是辅助薛凝玉,如果他敢有非分之想,薛家将没有他立足之地。

明明他也姓薛,血管里流的也是薛家的血,还是个男丁,可就因为他不是薛老爷子的亲孙子,他在薛老爷子心目中的地位就比不上薛凝玉。

薛老爷子是个老古董,他的思想太古板了,他不认什么感情,也不管什么人才不人才,他只认血脉。

薛凝玉是他儿子唯一的血脉,薛凝玉就是他认定的薛家继承人,他就愿意把薛家的一切都给薛凝玉。

他只是薛老爷子的侄子,哪怕他是个男丁、他很优秀,薛老爷子也从没动过把薛家交给他的念头。

他不甘心。

于是,他有了隐瞒薛凝玉不是薛家骨肉真相的念头。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