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有人想用这种方式——”害她?

摇了摇头,汤励晟道:“我的意思是,她更需要的是克服内心的恐惧!这是我力所不能及的!”

“我明白了,我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不管是谁,他都不会饶了他!

“她这种情况不是身体的问题,不需要吃药,有事再喊我吧!”

送走了汤励晟,封一霆的眉头只差没拧了下来,想起什么地,随后他出门拨打了个电话出去。

昏昏沉沉地,这一觉,季千语仿佛睡了一个世纪之久。

再睁开眼,天色渐暗,头昏昏沉沉地,季千语也略有迷糊,坐起身子,还禁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的衣服:

家居休闲服?

她一直在睡觉吗?

脑子里零星的片段闪过,刹那间,季千语也有些被弄晕了:“怎么回事?我是在做梦吗?”

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本能地,她抬手揉搓了下手臂,一阵隐隐地刺痛陡然窜心头,抬手,她撸起了袖子:

针眼?

汤励晟真得又来过吗?她是怎么了?她不是退烧了吗?

“不~”

脑子里突然闪过她尖叫倒下的一幕,季千语一个慌乱,房间里的灯却率先亮了起来:“语儿,醒了?”

封一霆走到床畔,刚坐下,季千语扯住了他的手腕:“老公,我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我看到一只血淋淋的兔子,肠子都……不,不是梦,我——”

抚着她的头发,封一霆笑了笑:“好,好,别急,慢慢说!”

他这一淡定,季千语也莫名有些纳闷了,不自觉地抬眸望了望门口,转而又敲了敲脑袋:

“老公,我梦到……你是不是让人送来一个礼盒?不,不,肯定是有人冒充你!我的意思是,家里是不是收到一个盒子,这么大,白色的,给我的,面有蝴蝶结,还有粉色到底郁金香!”

抓着封一霆的衣袖,季千语有些语无伦次,害怕、急切与慌乱都是无从掩饰的。

捕捉着她言语间的关键信息,封一霆却只是紧搂着她,温柔的安抚她的情绪:“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睡了一下午,还知道我跟你准备了礼物?都没有惊喜了!”

“什么?”尖叫一声,季千语的眸子都瞠大了几分。

“不想下去看看吗?应该送过来了!”

被他弄得有些迷糊,季千语却下意识地瑟缩了下:什么礼物?为什么不拿来,还要下去看?

故作不知地,封一霆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了?是不是还哪里不舒服?”

摇了摇头,这一刻,季千语真是迷糊地完全分不清哪个是现实了。

“走,我带你下去!正好也该起来吃晚饭了!你现在身体虚,可要多吃饭!不能因为生病埋没了小吃货的名声!”

打趣着,封一霆还捏了捏她的小脸,将她从床拉了起来,还拿了一件薄衫罩在了她的身。

看着自己身的外套,也不是记忆里的那款,眼角的余光逡巡了一周,她也禁不住微微蹙了下眉头。随后,封一霆拉住了她的小手,将她拖下了楼。

一走到茶几旁,桌的白盒子陡然进入视野,脸刚刚恢复了点的血色瞬间褪去,转身,季千语又慌乱地捂着脸,尖叫出声:

“啊!拿开,拿开!老公,老公,不要!死兔,死兔子——”

抱紧她,封一霆用力撑住了她的身体:“语儿,语儿,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了?”

“那个……死兔,死兔,丢掉!”

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季千语手指一点,指缝里的视线却捕捉到了一边桌摆放的一束粉色郁金香,似乎还有些一次性的小碟子,与记忆里的完全不同。

视线一顿,她又眯着眸子缓缓地定了定睛。

自背后圈着她,封一霆也给试图给她依靠与温暖:“语儿,你在说什么?”

摇了摇头,季千语也有些不确定是自己的梦还是幻觉了,下意识地,她抿紧了嘴巴。

此时,封一霆趁热打铁道:

“没能及时赶回来给你过生日,是我最大的遗憾!今天正好有空,宝贝儿又争气刚好康复,值得庆祝,给你订个蛋糕!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都还没拆呢!”

这个,他一直耿耿于怀!那是他专门为她准备的!

“这是蛋糕吗?”

这盒子?她的脑子里怎么会出现那样的景象?难道是恐怖小说看多了,产生幻觉了?

“要不你以为呢?”试图推着她前,但沙发靠背的地方,她不动了,也没强求,由着她手撑在沙发,封一霆径自前,拆开了盒子,还拆开了两层特别的包装花纸,而后一个半大不小的蛋糕进入了视野,蛋糕的外层是

栩栩如生的郁金香花朵,奶油蛋糕的层是一圈原形的奶球,每一颗面都摆放了一颗蛋黄,里面是水果鲜花的造型还插着小卡片:

[老婆,健康快乐!]

视线定在“老婆”二字之,季千语的脑子瞬间被占地满满地,顷刻什么都忘记了,呆呆地望着,只觉得好美好美。

拿了小蜡烛插,封一霆还给她点了去:“吹个蜡烛,好运连连!宝贝儿,要早点好起来,健康快乐!”

拿过一边的郁金香,封一霆递给了她,低头给了她一个细吻。

顿时笑眯了眸子,季千语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还抱拳默默许了个愿:[愿噩梦早早过去,幸福早日来临!]

“切蛋糕吧!专门给你订的,全是你爱吃的咸蛋黄!”

“嗯~谢谢!我怎么会做这种噩梦?好漂亮!真是病得有些糊涂了,可我怎么记得我下午的时候好像看到……”

“还说呢!瞧你累的,盒子没打开晕倒了,还把佣人吓了一跳,是不是最近都病恹恹地没好好吃饭?可不能这样了,要好好补充体力!”

封一霆一说,季千语也跟着眨巴了下眼睛:“你是说我下午真得晕倒了?”

她看到地是眼前的这个盒子?

又确定了下,的确是有些像!可是她的印象里怎么会——难道她真得是在做梦?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