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吼吼地,池月宛只差没将祖宗八代一起给交代了。!

顿时,秦墨宇明白了,难怪跑到家门口来等他了,这两天他在公司的时间确实不定。

他不过是闲得无聊,逗逗她而已!可池月宛却当真了,吓得半闭着眼睛,手下还各种乱推乱抓,三两下将他身的浴袍都给扯松了几分,等她意识到的时候,手都贴到他火热刚毅的胸膛之了。

“啊——”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一般,猛地收回手,池月宛贴着墙壁身体蔫了下去,下意识自我保护地想把自己缩成球,可刚一蹲下,视线正对的方向恰好是男人重点的某处,小脸顿时涨得通红,倏地,她又站了起

来,顿时越发不敢看他、钻不出去又怕再碰到他的身体,捂着小脸,池月宛直接侧转了身躯,瞬间,整个大写的、标准至极的“面壁思过”的姿势。

欣赏够了她抱头鼠窜的憨态,秦墨宇冷魅的唇角轻勾,再度逼近,下一秒,灼热的胸膛整个贴到了她的后背之,眼底全是戏谑:

“呵呵,原来还是个小色女!你来,莫不是为了吃我豆腐的?”

身体死尸一般的僵硬,池月宛神经一崩,涨红的小脸羞恼都要挤出血来了:“才不是!”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她倏地转回,刚要说什么,但两个人实在贴的太近,一个回身,柔软的樱唇直接擦过了他的,脑袋“轰”地一声,池月宛整个懵了,身体僵硬地一个后仰,后脑勺撞得墙壁都“咚”地

一声脆响,蹙着秀眉,她也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唏~”

像是一道强烈的电流身体里急速闪过,秦墨宇幽深的瞳孔都不自觉地收敛了几分。

揉着后脑勺,池月宛疼得鼻头都皱成了一团。

这只是个意外,两人都心知肚明!所以,不需解释,谁也没有出声。但感受着身下极致的柔软,嗅着那似有若无的淡淡女人香,秦墨宇的心却被这儿突来的小羽毛而撩动了,顿时痒地厉害。柔润的灯光下,池月宛轻垂的睫毛卷翘细长,如一排羽扇覆下极美的弧度,因为疼痛粉润的小嘴还是撅着的,饱满的唇形,柔润的唇珠,天真流泻出xìnggǎn,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一种初熟、诱人采撷

的女人味。抬手,秦墨宇挑起了她的下颌,灯光下,水润的肌肤闪动着珍珠般的光泽,柔软细腻,触感极佳,这是第一次,秦墨宇把她当一个成熟的女人看,而不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女孩,眸色也顿时幽转出不一样的

光芒,连带着,他的嗓音也低沉、认真了几分:

“不是要我放你们一马、给你时间吗?”

“你答应了?”

原本还懊恼着,顿时,池月宛把什么都忘了,抬眸,眼底全是晶晶亮。

“陪我一夜,我给他一年,如何?”

“什……什么?”

晴天霹雳,瞬间,池月宛被雷地外娇里嫩:她有未婚未啊!他怎么能提这么无理的要求!

低头,秦墨宇又逼近了几分,炙热的气息再度灼在了她的耳底:“你没有聋,也没听错!”

只觉得被深深侮辱了,一股怒意瞬间窜到了嗓子眼,池月宛正欲喷薄之际,秦墨宇却突然收回了手,还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条件你听到了,考虑好了,再来找我!”

回到厅,秦墨宇的嗓音才提高了些:“来人——”

随后,房间的门便被推开了,一名佣人恭敬的走了进来:“少爷~”

“去看看池xiaojie的衣服干了没?没干的话,先给她找套佣人的服饰!”

“是~”

眼角的余光下意思地往里扫了一眼,随后,女佣快速地退了出去。一边,池月宛还有些做梦的恍惚。

半天后,才缓缓走了过来:“能不能打个商量……换个条件啊?”

又倒了一杯红酒压了压火气,秦墨宇冷冷地才斜了她一眼:“你能给我什么?”

一句话,把池月宛堵得哑口无言:

是啊,财色酒,他貌似样样都不缺,如果他们有足够的金钱,这件事恐怕也没这么难疏通了!追根究底,其实,还不都是归根于利益吗?

哎~

低头,重重叹了口气,池月宛惆怅了:这可怎么办?怎么办?愁得肠子都要打结了,想着错过了这次,下次再要见他,恐怕更难如登天了,池月宛急得要命,偏偏此时脑袋跟短路了一般,全是空白,半天,她什么也没想出来,隐约间,似是传来了悉率的脚步声,

一急,她扯向了秦墨宇的衣袖:

“我给你找个女人,行不行?”

一道戾光射来,池月宛知道自己的话犯了他的忌讳:的确,他要女人,还用她找?而且,她也只能去找那些卖皮肉的,他怎么可能看得?

不假思索,她又赶紧出口道:“我给你打工、帮你洗衣服?做饭?三年?五年?”

他像缺佣人的吗?

甩手,秦墨宇往里侧的窗口走去,伸手,池月宛还不死心颠颠地追着,时不时扯了扯他的衣袖:

“要不,我帮你写套程序?帮你对账?别的,我好像也不会什么了……”

简直挖空了脑袋,池月宛嘟囔着,也是郁闷的不行:“除了这个,我真得什么都能答应!”

他怎么不能换一个?

还想着再跟他磨磨,秦墨宇一止步,她整个撞进了他的怀,仰头,她还扯着他的衣服,再度可怜巴巴道:

“当我欠你个人情?求你了!”被她馨香软糯的气息勾挑着,秦墨宇刚刚压下去的心火一阵四处窜跳,恍惚间,只见一张极致xìnggǎn的唇瓣眼前开开合合,烦躁地,一把扣住她的腰肢,低头,秦墨宇重重堵了去,噙着她蜜糖一般的唇角

情不自禁地,他加深了这个吻——

脑子一阵嗡嗡地,池月宛却完全忘记了反应,眼睛没闭,一动不动地任他吃了半天豆腐,直至身前传来一阵刺痛,她才蓦然回神,猛地推开他,抬手一个巴掌甩了去:“秦墨宇!你混蛋~”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