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好像是直接进来的吧!

说了干嘛带她来吃这讨厌的日料!房间都是一样的,还弄得跟迷宫一样,连门前换的拖鞋都是一模一样的!

扭身,季千语只觉得烦躁死了!

下意识地想去摸手机,却发现口袋空空如也,手机也落在桌了!

她刚刚转了几个弯来着?

都怪封一霆!弄得她心神恍惚地,也没注意!

原地转了两圈,没辙了,盘算着,挨个过道找吧!一共不三个过道,她隐约记得他们的房间是靠一个过道的里侧的第二间!

对!

最多过道两边的包房都问一下完了!

随手选了一个,季千语走了过去,到了位置,抬眸看了看门前,感觉不太像,凑近一边听了听,里面胡吃海喝地传来两名男子粗犷的谈话声,心里被她给否决了!

转向另一边,突然一个小孩子把门打开了,也省得她动了,转身,她往回走!

记住了自己走的方向,她又选了一边,这次越走,她越有种熟悉感。

走到过道间的时候,一名服务生擦肩而过,她也觉得略带熟悉感,不自觉地止步,回身望了望:

咦?这个是不是刚刚带她去洗手间的那位?

服务生穿得一样,她也没记住男人的长相,懊恼地喟叹了一声,季千语刚要继续,一边的包房门突然打开了:

“哎,等等,服务员——”

随后,她便见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跑了出来:“我们的寿司送错了!”

季千语还没回过神来,又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小雨,算了,再多点一份是了,吃不完带走给你当宵夜!”

倏地一个抬眸,季千语见温无辛笑意满满地从屋里走出。

见两人态度随意、姿态亲密,言语动作间都透着熟稔,眼睛眨巴了几次,季千语怎么也不敢相信,晚之前还跟自己诉说着思念与爱的男人,此时此刻正在跟一个女人甜蜜地约会!

所有的计划再度被打乱,平复到几乎可以坦然的恨意,在看到两人丝毫没受到影响的约会画面之时,再度如雨后春笋,疯狂地破土而出,深深扎刺着季千语伤痕累累的心。

那些她急欲埋藏、不愿意回想的画面,再度一股脑地涌入了脑海,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巨浪!

痛与傻,恨与悔,已经不足矣形容此时此刻,季千语复杂的心情。

望着温无辛,打量着眼前一身顶级名牌、香氛醉人的妙龄女子,季千语的心都像是要碎成了渣渣一般:她居然为了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丢了自己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她居然会为了这样一个满口虚伪谎言的男人,跑出去躲了近一个月还心生了动摇?她为他每天活在噩梦一样的阴暗里,他居然还能笑

着跟别的女人约会?约会约会,负心负心,可恨的是,都已经这样了,他居然还在哄骗她?

眼底闪过无数的慌乱与迷茫,刹那间,季千语都不知道,自己认识的究竟是个怎样自私恐怖的男人?这一刻,她突然丝毫都不怀疑当日那种情形他舍弃自己来自保的处事风格!

她真是太傻了!傻得冒泡!

只因为他善良、他人好,他对自己好,觉得她可以托付终身!

是啊!

他的确善良,的确对人好,只可惜,不是只对她一个人好,更不是只对她一个女人好!

眼底的绝望是显而易见的,季千语好不容易才重新建立起来的信心与信念刹那间像是被摧毁了大半,她的脑子都一阵嗡嗡地直作响。

而温无辛做梦都没想到,会在她从来不吃的日料店遇到她,整个人也都傻住了,半天都一动未动。

而吉雨芹,一眼认出了千语带着熟悉感,这一次,她也没出声。

此时,隔临的门缓缓推开,封一霆缓步走了出来,冷眸一掠逡巡而过,低语唤了一声:“语儿——”

蓦然回神,季千语收回目光,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前走去。

擦肩而过,她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的一个扫视,还是清楚捕捉到了他们房间里桌成堆的美食,两人临近的座位,跟一边刺目的红玫瑰!

心被摔得粉碎,她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快走到包房门口的时候,封一霆伸手接了她一把,而后将她拥在怀,冷冷地斜了两人一眼,才搂着季千语,近乎将她颓废无力的身躯半拖进了门。

扶着她坐下,封一霆单膝跪地,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一直到走出饭店、了车,封一霆始终一句话没说,一句话也没问!季千语恍恍惚惚地,整个情绪都是崩溃的,但面她也是一潭死水一般!

将她送到了家门口,封一霆才拉住了她的手腕:“我给你的时间已经是极限了,千语,我们的约定,从来没结束!”

像是一道霹雳砸下,季千语蓦然回神,瞬间也恍然:“这才是你今晚带我去吃日料的真正目的,是吗?”

难怪请她吃饭,既不提前通知、也不许她拒绝,居然连她想吃什么都没咨询问过半句!他对她的行踪掌握地如此清楚,一定是调查过她的,那她不喜生冷,不喜日食的习惯他应该心知肚明!

可是,他今晚却带她去了日料带,包房还在温无辛的包房隔壁不远!他们要出入酒店,必须经过温无辛的房间门前!

这一切,都是他早有预谋的!他是想让她看到这一幕!

难怪,他跟服务生不时嘀咕!

难怪,餐饮间,他让她多喝水,她去洗手间,莫名其妙地转地晕头转向,有些迷路既视感!

还有,温无辛房间的送错餐——

这一切都是他授意的吧!

没有否认,封一霆也没有接话,而是继续道:

“我说过,我要的,会不择手段!今天,只不过是让你亲眼看个事实,受不了吗?听说伯父爱好体育还很喜欢曲棍球,如果他失去了所有参与的资格——”

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封一霆!你真卑鄙!是你抢了我父亲谈好的俱乐部?”

疑问的话语却是肯定的语气,季千语双目喷火,却也瞬间恍然。

难怪她跑了,回来后,他竟然一反常态不发火还没追究,还放她自由了?

难怪这段时日,他都不骚扰她、不缠着她了?

原来他的手、他的主意,全都伸到别人身去了!

这个可恶的家伙!“能逮到耗子的,是好猫!我从来只看结果,不在乎过程!”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