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以前,他早有耳闻的!只是以前,不知道这个桑谜跟梨诺长得一模一样,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过耳也没怎么过心,此时此刻,听着,封以漠的心里却像是滋滋被人刀剐着。

梨诺消失后,这个桑谜才风靡而起的!而且还同时跟一对夫妻有关,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拳头紧攥了下,封以漠的视线落在无名指,顿了下,才道:“他到底是什么来路?”“我把收拢来的消息大致归拢了下!这个九爷,名叫霍青阳,倒真算是个人物,因为他一只手少了一根指头,所以外号‘九爷’!以前,青城势力最大的yèzǒnghuì,东方倾城跟夜色明珠是头号,基本分占了这块市场的大鱼大肉,其他的yèzǒnghuì,只能喝剩下的那一点汤,所以,近几年,yèzǒnghuì关门的很多!这个霍青阳,像是突然平地冒出来的,登记的户籍信息也是一个小农村,那个村子,正好我们有个人知道,的确是存在,据说以前很穷、村庄不大,后来跟隔壁的村子合并了,现在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小镇吧!以前村里的年轻人都跑出来打工、四处漂泊,也跟霍青阳的经历倒是很符合!据说他是出国务工了一

段时间,最近两年吧才偷渡辗转来到青城的!然后,机缘巧合,他闯进了这个地块——”

随后,又翻出两张纸,莫言指了指道:“这是他的照片,很气派、很年轻却明显成熟稳重还写满沧桑经历的一个男人!这个人很重义气,也有点手腕,很快地混成了三教九流的二把手、还颇受人尊敬!听说他来了之后,原本亏损或者勉强维持的几家yèzǒnghuì全都样貌大改,以前只能靠卖点走私货品、私下放gāolìdài或者铤而走险卖点粉、弄点洗头妹维持的生意,现在全都变了!这个人很懂投资跟管理,而且对道的门路很清,所以软硬都搞得

定!”“加,他改了投资的方式,先是倒卖了几套房产很快大赚了一笔,而后投资到了货运、物流,替人走私是肯定的,不过,可以前他们走私点小玩意再到处去卖赚得多、也容易多了!所以,现在已经面貌大改,完全一种趋于正规化的形式!说句实在的,不是逼到走投无路的份,谁愿意拎着脑袋干活?再加他这个人虽然听着可能不了台面的样子,但对钱的态度,一般人还真不了,对手下,那

是相当的大方与不在乎,当然也是分情况,不是无限度的纵容!所以,他手下的人现在都很听他的!现在,名不见经传的天堂星被他推到已经可以跟东方倾城一较高低,道的人对他也是另眼相待了!”

想起什么地,莫言又道:“现在道有句俗话,叫什么‘龙帮盛世小三金,阎王小鬼绕道行’,暗指地是道这三股隐秘势力少惹为妙!据说,以前天堂星还有几家宵yèzǒnghuì其实是属于境外隶属金三角地带的一个大佬的,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把青城的地盘抛了!所以现在,这股势力还称为‘小三金’,奥,对了还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说是这个霍青阳是为了桑谜才跟一把手闹翻,把他弄下台的!总之,是红颜祸水的意思

而这个桑谜,也是从霍青阳台,才开始抛头露面!目前收到的消息,大概是这样。还不清楚她是怎么跟这个九爷走到一起,什么时候认识、在一起的!只知道,她是九爷很重要的人!”

翻着照片,视线再度落回那张近乎复刻般的容颜之,封以漠骨子里涌动着一股急切的暗流,欲冲闸而出:

“我要亲自见一见,是不是,一目了然!帮我查桑姐的行踪跟她有关的一切!”

***而后接连的几天,封以漠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身体里也被一股力量充斥了起来。每天晚有空,他去天堂星,用最笨的办法——守株待兔,实在没空的时候,他也让人在那儿盯着,确保第一时间能得到

消息,偏偏而后接连的三天,梨诺都没出现。

封以漠每天都在焦虑、思念与无尽的期待受尽煎熬。

这天,封以漠正跟客户吃着饭,突然接到了收下的来电:

“少爷,有桑xiaojie的消息了,她进了八号赌场!我们刚刚打听到,她这两天每天都陪着傅辛过来玩,有时候白天也来,固定的八号桌,刚刚,已经进去了!”

“我知道了!把人给我守住了!”

挂了电话,封以漠也直接站起了身子:“抱歉,徐总,有点急事,失陪了!”

“哎,封总,合作的事儿再商量下,要不我再让一个点,再坐会儿?五分钟!”

“你是全让给我,五秒钟也不行!今天真有事,失陪!”

抽过衣服,说着话,封以漠已经直接走向了门口,刚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莫言跟他在门口打了个罩面:

“去查查霍青阳的行踪,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晚给我拖住他!”

“啊?”

愣了三秒,才回过神来,莫言才慢半拍地点了个头:“奥~”

抬眸,背影却早已消失在了视野里。

回到包房,他也赶紧抽过衣服,拿起了车钥匙。

“哎,莫特助,你也要走?那我们的合作——”

“抱歉,徐总,这件事改天再谈吧!我有要事要办,失陪了!”微微弯身,示意地告别了下,连手都没来得及握,莫言也快速跑了出去,身后,男人一脸的如丧考妣。

***

此时,赌场里,梨诺走入,一边的助理已经在一旁等她,随后将她戴带到了一个休闲的小包间,此时,傅辛正抓着头发,面前摆着水跟喉糖。

“傅哥,不是说晚要录唱片吗?怎么又过来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白天彩排太累了?”

“小桑,你来了?”满目颓废地望着她,傅辛脸映现了年龄相符的沧桑:“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废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