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你一定要相信我!

转身,封以漠先去接了个电话:“是我,什么事?”

电话是封家的管家打来了,说是封爸爸身体突发异样,进了医院,不敢告诉老太太,也不知道通知谁,给他打了电话。!

猛不丁地,封以漠的思绪都断了两秒:“我知道了!我马过去看看!”

隔着一点距离,梨诺也听到了个大概:“是爸,爸怎么了吗?”

“说是胸闷,突然昏厥了,家里没人,进了医院,正在抢救!我去看看情况,有事回来再说!”

脑子也是一团乱,梨诺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要不,我跟你一起吧!”

“你先别去了!我先去看看情况,需要,再给你打电话!”

把西装外套又穿了回去,封以漠低头给了她一个吻,随后匆匆出了门,梨诺的思绪都没缓过来,她的手机突然也亮了起来,一个很长的陌生号码,像是一盆冷水泼下,不自觉地,她打了个寒颤,刚一按下接听键,那头,异常诡异的声音传来:

“你好像忘了我们的警告!你破坏了规矩,漏了风声,等着替你父亲收尸吧!”

心头一个咯噔,耳边同时传来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一阵,梨诺额头都冒了冷汗:

“我没有!你别乱来!我没有告诉他,我一定会拿到竞标书的!你到底是谁?你们不是要竞标书吗?我会把东西给你们的!你们何必管我是怎么拿到的?既然你们这么了解我的底细,应该知道,封以漠很在乎我!为我放弃地皮,也不是不可能!”

一口气说完,梨诺生怕那头挂电话,眸光却不住地逡巡着四周,心里一阵毛骨悚然:

这些人在她身装了监控了吗?为什么对她的行踪了若指掌?她才刚要告诉封以漠,他被调走了,电话打了过来;难道封爸爸的入院也是他们的手笔?

如此能耐,还用这么麻烦,为什么不直接问封以漠要钱要地?要拐这么大一个弯?

神经紧绷着,梨诺却也知道,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你把我们当傻瓜呢!封以漠的诡谲才,商场都是出了名的!他最大的本事是千钧一发绝处逢生!他要是知道了,我们要你的竞标书有什么用?你坏了规矩,你父亲会马失去知觉!这次是对你的惩罚!再有下次,给你父亲收尸吧!”

“不要——”

一阵电话的嘟嘟声传来,梨诺在拨回去,那头传来的提示音却是“空号!”

这到底怎么回事?

接连拨打了几次,都是空号,梨诺也有些慌了,转而给肖慕打了过去:“什么?”

父亲真得昏迷了?

“下午还好好地,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抽搐还口吐白沫,我们极力抢救,目前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还在昏迷!我们分析可能是什么物质与体内的毒素发生了连锁反应引起的!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暂时,会给你父亲注射营养液,避免再出现这种情况……”

放下电话,梨诺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整个瘫坐在了沙发:

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在监视她或者封以漠的一举一动?监听吗?怎么做到的?可是会这么巧吗?她刚要说,那边知道了,封以漠别调走,父亲也严重了!

父亲的昏厥,即便心里难以置信,梨诺却也有些被打击到崩溃了,根本不敢再冒险!

半天,她呆坐在沙发,一动未动:

这些人的目标,不是西城的地皮吗?为什么这么怕她告诉封以漠?居然还xiànzhì她拿竞标书的方式?难道他们不会等竞标成功了再给她解药?她怎么可能拿父亲的生命开玩笑!

如果她真得告诉封以漠,他会为了地皮而造假、欺瞒或者哄骗她吗?

不,他不会!

如果父亲有事,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她觉得他一定不会!

为什么这次的事情,让她如坠迷局,却总觉得这么的怪!没拿到东西,父亲肯定不会有事的,同样的,不拿到解药,她也不会交出任何东西!

只是,现在,不能冒险了!

要以防万一,她没有别的选择了!老公那儿,她要如何妥善解决呢?

视线落在一边的U盘,灵光一闪,她顿时有了主意,拿起手机,她拨打了一个电话:

“池xiaojie,是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

封以漠回来的时候,已经濒临十二点,而梨诺还在沙发萎蔫着,一看到他,起身,梨诺颠颠地跑了去:

“老公,爸要不要紧?没什么事吧?”

接过他的衣服挂好,梨诺还帮他拿了换洗的衣物:“你很累了吧!饿不饿,我帮你煮点宵夜吧,你先去冲个澡!”

想着他回来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梨诺刚一动,却被封以漠扣住了腰肢:

“不用了,我不饿!已经没什么大碍,只是不知道吃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引发了高血压,现在已经稳定了!这么晚怎么还不睡?有什么急事跟我说?”

“没有!没事好!是想等你回来,没有结果,我也不安心啊!我的事儿,有空再说!快,去冲个澡,赶紧休息吧!”

将他推进浴室,梨诺快速地整理了床铺,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封以漠回到床,梨诺扑进了他的怀:

“老公,你相信我吗?”

“当然!”伸手,封以漠眯着眸子,却不自觉搂紧了他。

趴在他胸口,梨诺嫣红的唇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老公,在你怀里,真的好幸福!答应一件事,好不好?”

“嗯!”

拉过他的大掌,梨诺在他手心缓缓写下了一句话:

[你要记住,任何时候,我都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不会背叛你,更不会伤害你!你一定要记得,相信我!]

隐约间,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封以漠缓缓睁开了眸子,像是抚触趴在心口的小宠物一般,摸了摸她的头发:

“怎么,有心事?”

明明话里有话,怎么不直言呢?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