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怎么这个时候上来了?

原本还没注意到,但男人想反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上半身整个都像是木主了,完全没法动作,维持着抱头的姿势,却无法反抗。

而下半身生生被封以漠踹地蔫了下去,疼得他佝偻着身子,脊背冒汗,嗷嗷直叫:

“哎呦,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好说嘛!”

“别打了!疼,疼,哎呦——”

“那个,那个……这个女人给我,条件任你开!”

……

莫言跟陶秘书一到门口,看到这凌乱的一幕也吓傻了,眼见封以漠揍得男人鼻青脸肿、地面上都看到了血迹,他却像是刹不住手,疯了一般,轮着拳头狂揍不止,莫言赶紧上前拉住了他:

“封哥,会出人命的!”

缩着往办公桌靠去,男人裤子都是半吊着的,也是狼狈不堪,哀嚎不断却依然色心不改:

“别打了,别打了!你不想要那三十亿的合同了?把这个女人给我,不用考虑了,我立马签!哎呦!”

“一个女人,你干嘛……呼——”

一听,莫言都顿住了:这男人的脑子被狗啃了?这个时候,还色迷心窍?

泥马!真是牡丹花下死,十次都不冤!

他一个愣神地功夫,封以漠已经夺过他手中的红酒,下一秒,“哐当”一下,直接砸到了男人头上,顿时,红光四散,酒香与血液交汇横飞,抬脚,封以漠往男人下身处踩去,阴狠无比,还重重地碾压了几下:

“三十亿,想要我老婆?你TMD的想女人想疯了吧?觊觎我的女人,嗯?我看你是活腻了!”

天啊,三十万的红酒啊!就这么糟蹋了?

莫言还在心疼地哀嚎,火得难以形容的封以漠已经拿起了桌上的公文刀,甩手就往地下刺去:

“好啊,我成全你!”

“封哥——”

本能地伸手,莫言却还是晚了一步,顿时,一阵杀猪般的哀嚎哭天抢地地响起。

别开头,莫言也禁不住闭了下眼:

完了,这下有的忙了!

见他拽着男人的头撞得桌子砰砰作响,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真怕他闹出人命来,莫言赶紧抱住了他:

“封哥,先看看简小姐,这里交给我处理!”

一句话,像是一盆冷水泼下,游离的神魂瞬间像是归位,封以漠眸底的腥红陡然散去,转而僵涩地侧转了身躯,连手下带血的刀子都掉到了地上——

此时,陶秘书已经脱了外套披在梨诺的身上,但她还是贴墙瑟缩着,整个人抱成了一团。

上前,封以漠蹲下,颤抖着双臂,将她缓缓抱进了怀中:

“别怕,别怕,我在!”

都是他不好,在公司,都没能好好保护她,让她一次又一次受到伤害!

封以漠是愧疚的,愧疚地无地自容!

直至梨诺一点点地靠到了他的怀中,他眼底的泪水才憋了回去,仰头吞咽了下口水,他才道:

“善后!人,别让他死了,废地不干净,我唯你试问!他这么喜欢女人,精神病院,替他找个男人,让他好好尝尝做女人的滋味!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半月内我要看到益恒消失!”

“我知道了!”

晕倒!做不到,他也得做到啊!应下,莫言也恨不得踹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两脚:

就因为他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因为个女人,又害他要加班了!

就说他早晚会死在女人身上,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应验了!只是倒霉脏了他们的手!

起身,他先拨打了120,还找了些止血药给男人洒了些,吩咐先让人将男人抬了出去,才又吩咐处理善后的事儿。

***

办公室恢复了静谧,封以漠还一直紧紧抱住梨诺想要平复她的情绪:“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在我的地盘,我居然都保护不了你——”

从来没觉得这么无力,这一刻,封以漠特别自责甚至第一次感到渺小,他居然保护不了她,一次次地让她受到伤害?

原本还有些诧异,但刚刚大约听到他的对话,梨诺就知道自己没有责怪他的权利,伸出小手,扯着他的衣服,摇了摇头。

脱下西装整个包住了她,封以漠才将她拉了起来,一撩开她的头发,顿时又怒火冲冠:

“他打你了?这个混蛋,真该弄死他!”

与其说刚刚是被男人给惊吓到了,倒不如说,被他的狠戾惊了一把,抬眸,梨诺抿了抿唇:

“老公,你好凶——”

特别是刚刚她抬眸的一瞬间,正好看到他拿刀子下扎的动作,血腥阴鸷,毫不手软。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都不敢相信,这是平日儒雅高贵的他做出来的:

不过,超级帅!

霎时,封以漠浑身的戾气就敛了去,看了看脏乱的办公室,拥抱着她往休息间走去。

吩咐人进来善后,封以漠回来的时候还拿了冰块,裹着毛巾,在她的脸上轻轻滚动了下。

“嘶嘶——”不停地瑟缩着,梨诺无意识地抿了下唇。

“很疼吗?”

手下的力道松了几分,封以漠又放柔了动作:“我再轻一点!不是让你三点半以后上来吗?”

她怎么这个时候跑上来了?还正巧撞到他不在的这个空档?

一惊,梨诺也愣了两秒:“不是三点半之前吗?”

眸光一个碰撞,两人顿时都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

看他刚刚的反应,梨诺自然不会相信所谓的他把她送人换取三十亿合同的事儿,封以漠也顿时了悟了她为什么会这个时间点上来,而他又不在!

原来,是时间差了!

看他的眼神都阴得出水了,梨诺又讷讷的道:“可能……是我不小心听错了吧!”

她不会又说错话,要连累人了吧!

刚要说什么,此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封以漠去开门,秘书已经买了一套全新的女装回来,还记得上一次的训斥,这一次,她没敢挑,直接拿了一套:

“总裁,您要的衣服——”

目光落在她手上那套乌漆墨黑的套装上,封以漠接过,眉头却嫌弃地拧了拧:

“什么眼光?”

“呃?”

低头,陶秘书也一脸懵逼了:“总裁,下次,我会改进!”

汗哒哒地,又回错意了?这次,是让她该挑的意思吗?总裁的秘书,果然不好当啊!

“对了,你怎么跟葛经理下通知的?”

一噎,顿了两秒,陶秘书略显跟不上趟地讷讷回道:

“您不是让我通知葛经理,让简小姐三点半以后上来,要找她谈话吗?我就是这么下达的,还特意强调了三点半以后,没说别的啊!”

说完,秘书心里也不由地纳闷了下:

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对啊,好像现在还不到三点半吧!那简小姐怎么会——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