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也就是心血来潮又没想到其他的主意才随口一说,封静怡倒没想到这人看起来咋咋呼呼地也不过如此,两句话就败下阵来了,竟比她料想地还不如。

憋地满脸通红还如此狼吞虎咽,狼狈样子真是滑稽又好笑!这么着急作甚,撑死自己娱乐大众?

“咳~咳咳!”

无意识地搓了下手腕,男人呛咳的嗓音传来,封静怡这才想起了什么,也一阵忍俊不禁:“呵呵~”望着这一幕,司辕也禁不住扯开了唇角:这女人整起人来还挺有一套!倒是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一个服务生如此大动干戈!其实,这样的事儿少说夜总会每天都要上演个十次八次,客人调戏客人,客人耍弄小姐,故意找茬的,临时兴起的,看对眼的,看不顺眼的,一时冲动地,蓄谋已久地,比比皆是!这种情况,充其量都只能算小打小闹,要么自己伶俐躲过去,要么忍忍算了,运气好点有人能搭把手,运气差了下跪、陪酒、痛哭、离职的也不是没有,认真论起来,只能说夜总会是个黑暗的无底洞,在这里,没有法律也没有底线,所以,干这一行的,首先要学会的便是——丢掉自尊,但凡自尊心强点、心里素质差点的,在这个圈子是绝对活不下来的,最终的结局死恐怕都是好的,被压力逼到发疯抑郁生不如死才是这个世界的真实写照。

所以来这里的人,要么是空虚地追求刺激,要么就是无奈地向金钱低头,而也唯有这两种人,在这有限的黑夜中,才不会把尊严啥的当回事!这个圈里的人,人情淡漠,唯利至上。

为一个外人、肯如此保护一个弱小,倒真是善良还真有勇气!她就一点都不担心如此作闹会惹九爷不悦、失了九爷的心吗?

要知道,当初备受盛宠、甚至堪称唯一一个在九爷身边叫得上名号的女人——唐诗飞,不过因为私藏了跟夜总会一个小姐唐心是旧识的关系,就被牵累到直接被九爷一脚踢开了,她这才几天,成没成得了九爷的枕边人现在都还不好说,她竟敢如此招摇?

这女人倒是有几分气魄,不一般啊!只是这到底是自信还是愚蠢?

而眨眼的功夫,二十个白水煮鸡蛋竟然被男人七七八八地真给吃了个精光,司辕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是被一阵阵愉悦的笑声跟反差的呕吐咳嗽声给惊醒的,此时,男人拍着胸口做呕吐状,身上到处沾染着晕开的蛋黄,垮着肩膀丑态鄙陋,对面,某个抠着指甲的小女人却是一反常态的眉眼弯弯。

“咳咳,我吃完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点头,封静怡摊了摊手:“当然,我这里又不是善堂,不管饭!”

抬脚,男人就想跑,刚一转身,有一道娇滴滴的嗓音传来:“等等!”

倏地转身,男人眸子圆瞠,明显闪过一抹惊恐之色,不知道是因为酒劲儿过去了还是因为撑地人清醒了:“你又想干什么?”

缓缓起身,封静怡依然一脸笑意:“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提醒你一下记得把单买了!这鸡蛋嘛,就当是我请你吃的!我天堂星什么都缺,就是鸡蛋管够,以后谁想饿了,尽管来试,多少都管够!”

一听那两个字,男人瞬间又恶心地想吐了,甩手掏出一叠钞票扔在一边,钻身就消失在人群中,随后而来的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朗笑声:“哈哈~”“谢谢海歌姐!”

回神,看了眼前满目感激、拘谨又透着正气的女孩一眼,封静怡摆了摆手:“去忙你的吧!”

中断的秩序再度恢复,发泄过后的封静怡心情也开始各种爽歪歪,特别是看着那一地凌乱的蛋壳跟被糟蹋了不少的蛋白蛋黄,脑海中还是某个憨憨狂塞鸡蛋、欲吐非吐的场景,忍俊不禁地,封静怡又乐得一阵咯咯娇笑:“哈哈~”既俭省还简单,这主意貌似不错!看她突然笑得跟个小傻子一般,挑眉,司辕又偷偷觑了她两眼,却没出声,随后,收拾了心情,封静怡又开始了楼上楼下的溜达,这一次,不是暴走,真的是溜达——领着一群人,声势颇浩大却极致悠闲地溜达,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模式的!踏上二楼的台阶,她便指着玄关一处明显的地方道:“这个位置不错,明天找人给我弄几幅鸡蛋画挂上,能立体的话最好!”

“这儿,给我摆上弄上颗鸡蛋树,我喜欢!”

“太暗了,这里给我加几个感应灯,要鸡蛋造型的!”

……这天,一路走,封静怡一路嘴巴就没闲着,撞见有人闹事、挑事、不安分,她就找着借口各种逼人服软吃鸡蛋,一晚上把她忙地陀螺一般的乱转,一行人叫苦不迭,一行人看到鸡蛋就呕吐,在夜总会看不到的某个角落,还有一行人苦哈哈地各种接力跑超市,最怕听到的两个字便是——鸡蛋,而唯一合不拢嘴的,大约就是突然找到了乐趣的封静怡,笑得如沐春风,灿地星辉耀空。

自从那天之后,天堂星有个雷厉风行还爱捉弄、拾掇人的大嫂之名不仅而走,鸡蛋也成了天堂星另一个代名词,每每提起都能惹来一堂哄笑,而出乎意料地,天堂星声明更盛,生意更好,秩序也更井然有序了,一度圈内暴火、闲谈笑话之余却也堪称传奇。

没想到几筐鸡蛋还挺解决问题,夜总会风平浪静了不少,封静怡的小日子也变得习惯顺遂了起来。

每天除了有条不紊地更新着自己的漫画,她也配合着霍青阳在画着她给的任务,再有时间,她会去商场专门练习抓娃娃,然后晚上夜总会营业了,她就例行公事地偶尔去巡查下,有事解决事,没事就去玩玩牌,抓会娃娃,再无聊了就去大厅喝喝小酒、唱唱歌。

有顶级身份的保护,加上霍青阳不在,她俨然就成了天堂星顶上的那片云,被一群人捧着、拱着,而人的潜力有时候真的是无可估量的,曾经连在这里端个盘子她都觉得辛苦,而今,遇到人打架斗殴、作耍横她都能泰然处之,没有霍青阳支招,不用隐忍,她竟然也能在这里活下来,而且还活得越来越好,越来越适应了,每一天每一点,似乎都按着她的心意在有条不紊地行进,只除了那台尚未攻克的抓娃娃机,还是她心头的一根刺。

夜色笼罩,又是一夜新的开始。

办公室里,完成了最后的画作,封静怡起身动了动僵硬的身躯,洗了个手,对着玻璃收纳柜里已经堆积如山的毛绒娃娃,她的眉头及不可见地蹙了蹙:已经从商场里抓了这么多战利品回来了?

怎么赌场的娃娃她就一个都抓不到?

果真邪门!要是真做了什么手脚谁都抓不到,她也不至于忿忿不平,关键是她明明亲眼看到有人抓到过!不自觉地抬手,她看了看自己骨肉匀称的纤长手指:“很灵活啊!”

都练了这么久了,难道技能还分地方不成?

一会儿再下去试试!铁杵都能磨成针,她这技艺还能天天失常?

瞎猫撞死耗子也总能撞一回的吧!她还真不信了!心态明显已经好了不少,即便不平,也只是闪了闪神,封静怡便把手收了回来。

补了个艳丽的口红,又整理了下身上闪耀的银丝红裙,拿了条黑色的披肩搭在身上,昂首挺胸地她便走了出去:“上岗,刷脸去!”

楼上楼下挑着楼层先溜达了一圈,封静怡才钻进了赌场,经过这一段时日,近乎所有人都已经接受了她这个天生紫瞳、运气爆棚的妖孽大嫂,加上她明里暗里都有些不具势力、维护自家人的举措很是得人心,员工对她的态度从最初的妒忌、羡慕、暗搓搓的忿忿逐渐都转成了崇拜、尊重与认可。

所以,虽然只是短短时日,她的地位却是真正的一变再变,众人对她的态度也从表面的恭维逐渐转向了融入真心,进了赌场,她一站,便有人主动给她让位,随意地搓了两把麻将,赢得她无趣,她便直接站了起来,随后又是去拿了二十个游戏币。

一口气地砸了进去,看着依旧空空的两手,封静怡被打击地连挑眉都懒了。

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一切,贴身跟着她的两名保镖同样的面不改色,她转身的同时,又一左一右隔着一些距离跟在了她身后。

吧台边的高脚椅上,点了杯鸡尾酒,封静怡欣赏着台上身姿摇曳的表演,眸子轻眯,抿着酒水,卡着音乐的曲调还颇为享受地踢打起了小腿:夜色,灯光,音乐,美酒,耳边如此闹热,内心却可以平静,歌舞升平的逃避与堕落,虽然是暂时的,倒也是一派盛世的繁华,难怪男人都喜欢流连这样的场所!喝了点小酒,乐曲逐渐步入了尾声的基调,睁开眸子,封静怡抬手招来了一名服务生,随后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艳舞她是跳不出来的,歌嘛,还可以玩玩!免费的观众,不用白不用!嘻嘻一笑,她便跳下了高脚椅,转身往舞台的后方绕去:小时候也做过明星梦,可惜被做娱乐的家人给扼杀在了摇篮中,现在也算是变相的如愿了吧!上台之前,她还顺手借了一顶网纱的小帽子,随后在一缕月光的指引下,缓缓地走了上去。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