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晃瞎眼的屏幕,是生怕人看不到吗?

刹那间,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毕竟夜总会的工作都是与业绩挂钩的,哪怕他们这种看似不需要业绩的传送工,事实上,除了口碑、表现上的经理考核,这客人点名的方式也是绩效评判的标准。

数目有限的蛋糕,偶尔谁大一点小一点,谁都不会有意见,这有人撑死肯定就有人吃不着,只拿个基本的底薪,谁能乐意?

关键是,现在分到大头的封静怡那也是不乐意的,累死累活她还不讨好要招人怨,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看着大屏幕,技术员也有些傻眼:“这个……我们是根据天堂星这几年的数据整合估算出来的平均值,哪怕是节假活动日的高峰期,点餐的时间按五小时算,一趟正常来回平均五到十分钟,最长基本也不会超过十五分钟,所以每晚每人是按六十次设定的上限。

就是客人没有特别指定,系统会随机按照员工夜晚工作量来随机分配,基本大差不差不会超过两次,如果有特别指定,员工当晚送餐没有达到上限,就会优先按顾客指定分配工作——”这个情况很显然啊,系统刚一上线,顾客都指定了这七号来送呗!惆怅啊,做系统的时候没考虑到这点啊,谁想到送餐的会有这么爆的员工呢,而且关键是做系统的时候技术员考虑了各种可能,这种可能也不是没考虑到,所以夜总会的点餐系统连接的提示里就有指定员工就要无条件等待之说,哪怕等上五小时,也不能有怨言,只能按序排队。

这几天只听说夜总会因为这紫瞳服务生火爆,不看不知道,一看也真够吓一跳的。

所以,众人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落在了封静怡的身上,干瞪眼的头大——这么多人点明要她送还不计时间的,除了听从、照办,他们还能怎么办?

夜总会,本来就崇尚的是纸醉金迷,有钱的就是大爷。

这顾客是货真价实的上帝啊!生气的生气,眼红的眼红,无奈的也真是无奈:谁让他们吃的就是这口饭?

按理说,规矩也很人性化了,其实通常他们送一趟用不了十分钟,而且一晚上点餐的高峰期也就那么一两个小时,其他的时间段都是零散的,他们虽然干的是体力活,倒也不至于没有喘息的地儿,但这些时日是例外,对封静怡来说,就是例外中的例外,她都明显一天掉一斤了,可想而知她每天的工作量有多大!眼角的余光略过黑压压的头颅落在红光闪动的大屏幕上,封静怡再度气得想破口大骂:娘的,开店的脑壳有问题直找她茬,进店的也是一群神经病!夜总会,夜总会,不来喝酒跳舞找公主,干巴巴地等着看她一个服务生干什么?

没见过紫色眼睛,不知道去某宝买几副美瞳回家照镜子吗?

靠了!深吸了口气,咬了咬牙,她看向了一边的负责人:“琳姐,我只要把酒送到指定客人手中就算完成任务、提成就不会少,是吧?

怎么完成应该没要求吧?”

“当然!”

下意识地扫了下屏幕,负责人都有些惆怅了:这么多,她一个人来那得送到何年何月?

不得陪着加班啊?

眉头一挑,封静怡当下拍了拍掌:“好了!想必大家也都看到我的任务单量了,我一个人肯定是完不成的,不知道有没有效率高的伙伴愿意搭档、顺便也帮我一把的?

当然不是免费,我的单子,每单公司的提成之外我再加十块,但要统一听我指挥。

很简单,举个例子,三层所有的单子,一起送,每人替我送一单到指定门口等候即可,然后我会接手,各位需要做的就是同样的跑腿外加可能适当的等待,这样的话我们还可以跟之前一样,甚至能者多劳,有闲余的时候彼此还能搭把手,早点送完我们都能早点休息,不知道有没有愿意加入我的小组的?”

冉飞顺势的一个举手,同时就引起一阵此起彼伏的支持声:“我!”

“我!”

“也算我一个!”

近乎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亮,各种各样的情绪瞬间都被欢喜取代了,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各取所需、皆大欢喜,连经理都忍不住想竖起大拇指: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刚刚真是脑子都惊傻了,对啊,这样效率多高,哪怕是有指定点餐引发的偏颇跟矛盾都能一一解决了。

于是,封静怡一个招呼,众人都凑了过来,脑子里思路过了一下,众人便有序的开始工作,各自取单然后开始去领餐配送,先从三楼统一开始,每人领了一份还各自取了相应的配餐单,到了门口,是自己的单子就自己送了进去,不是自己的就等着封静怡进去送完再回去取其它的单子,几个人分工合作效率还提高了不少,一切都是有序的进行中。

又送完了一家,让人围观了片刻,封静怡走出包房就见楼道里还站着一个服务生,显然是自己的餐单,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下心情,她又快速上前去接了过来,一边,冉飞也快速地接过一个等待的餐盘近距离的照应着她。

一直送地差不多了,还有二楼的几家,封静怡累地蔫头耷脑,一想到二楼一端的零号包间,她就有些莫名的发憷,一路走她一路默念阿弥陀佛。

送完了一个包间,出门见楼道空空,想着冉飞可能回去端餐了,她便转身回去迎了迎,楼梯口接过了餐单,两人交换了个眼神“还有最后一单!”

话音落,冉飞利落地回了身,端着昂贵的酒水,扫了眼餐单上的房号,封静怡快速地往前方走去:“206,206~”又确定了一眼,封静怡一抬眸,迎面一抹熟悉的黑影率先进入了视野:霍青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脚步未停,封静怡心下却猛地“咯噔”了下,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擦肩而过,她正准备按照规矩躬身跟他打个招呼,谁知手背突然一痒,吓得她一个哆嗦,托盘一晃,下一秒,“砰”地一声,昂贵的红酒连带酒杯瞬间全都摔地了地上,身子本能地一个侧闪,封静怡还差点撞到中间的硕大摆件,吓得她一个旋身就直接抱住了上面的超大花盆:“啊~”步子微顿,扭头,霍青阳的唇角却上挑了几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