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抽过桌上的一支护手霜,傅柏挤了一点在书背上擦了擦,道:“跟这个差不多,就是我们国内现在近乎全都用来当护手霜的那种铁盒的!老牌,也算是国货精品,主打纯天然,没有副作用,所谓的珍贵成分也不过是网上几十块一大包的珍珠粉!我找人了解了下,他们通过中间人进购了两大批的护肤品,一种是国外高端的小众护肤品,另一种就是我们国内最廉价只有保湿水润功能的天然润肤品,说白了跟甘油差不多,然后他们在自己的工厂进行了换包装给重新添加香料的处理,这样重新生产后两种的味道外观就变得非常相似了。

然后真假掺着卖,哪怕是假货也是近乎对所有人适用的基础款,哪怕无功肯定也是无过的,而那批高端产品因为是小众品,用户群体有限,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比如法国小众的打造成针对中国人的中国赚售,这样被人发现的几率就非常低,而那些拿去化验检测的真品自然是真材实料地,在我们国内销售价都不到十块钱一盒的东西经过他们的一处理,都是几千块一套,稍微有点销量,就是一本万利,而且这种东西,差别甚微,就是专家恐怕都不容易察觉!”

“后面是我找人从韩国那边的工厂拿到的一些产品资料,他们这次在我们这边合作的代工厂第一批货到是真材实料,在韩国韩国重新包装后再发过来的!上面有跟我们的产品几乎可以做同一论断的详细检测报告,他们处理后加了一种稀释液,不得不说这个公司投机取巧还是非常聪明的,可惜只能短利”这是砸自己的牌子,非常的急功吉利了!一般的公司都不会这么干,除非是到了山穷水尽很需要资金周转的地步,过了眼前这关再去力挽狂澜。

“同行就没有发现的吗?”

龙驭逡的话一出口,傅柏都禁不住笑了:“估计都没怎么把他当盘菜吧!最多重视下的也就是她们抄袭了的创意,可创意这个东西,是最难划定的,要真论起包装来,的成本还不见得比他们用心呢,你看他们设计的造型,中国系列,何止是古典风,只差成为艺术品了!韩国的系列也是非常高档,据说初运营效果还非常不错!也可能是本土缘故,他们赔着用的正品也说不定!”

可惜,多数换汤不换药!要不说,有些女人也傻吧,同样的东西就是换了个包装,成本没几毛的东西却就是愿意买多花钱的!“若是这样就更简单了,比找他们护肤品的漏洞或者去做手脚要简单多了,这些证据一提交,还不直接完蛋?”

傅重的话一出,傅柏道:“可行倒是可行,就是得找个举报人!若是在我们国家,甚至不用考虑,但是在那边,恐怕有点问题,光时间这点,只怕就耗死我们!”

瞬间,两人就明白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那边里面的弯弯绕绕很多,说句不中听的,国家与国家不同,那边的法律几乎都是为财团服务的!千景集团虽然不是数一数二,但难保那里面就使不上劲儿或者悄无声息地就给化解了!所以从品牌入手不好办,这件事最好就是从这边入手!“那就反其道行之,让她成功上市,他们卖得越火引发的关注越多,到时候对原材料的需求就越大,市场的蛋糕留这么大,他们吃饱了就有人得饿着,这种事还是不要脏了我们的手!”

龙驭逡的话音一落,两人也都点了头。

随后,傅重便道:“那我们这个产业的所谓的投资项目是不是就得尽快抽身了?”

他们不损失惨重,恐怕千景集团不会加大这边的投资,这个女人恐怕还要藏着她的狐狸尾巴!点了点头,随后三人又商量了下细节。

因为绯闻的事儿,慕容云裳焦头烂额了几天,却也难得地停工休息了几天,一边跟合作商友好地沟通着,另一边,随着司文宣去医院的目的被人扒出奔上头条,也替她分去了不少的关注与注意力,很多的民众的观点就呈现了两拨的分流,慕容云裳顿感身上的压力轻了不少。

而恰在此时,韩国千景集团的顶级化妆品一夜蹿红,瞬间上了各大美妆博主的桌面,被炒得热火朝天,连带着代言人的身价、活动都倍增,一度城市的各个角落都出现了类似人参的硕大标徽,每次看到,慕容云裳心里不免会有些失落,特别是身边有人感慨起她的失之交臂,媒体大肆报道她运气不佳错失大牌的时候,她心里就禁不住会把某人骂个狗血淋头。

这天去拍了个广告,又被人明里暗里讽了一顿,慕容云裳的心情顿时就糟糕透了。

出了拍摄大楼,她便直奔了天云集团,去之前,自然也没忘给龙驭逡打了个电话。

偏门刚停了车,便有保全人员出来接她,随后她便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公司。

做的专属电梯,慕容云裳也享受了下特别的待遇,但看着一边对着电梯里的镜子还不停地偷拍她的服务人员,她心里却憋上了一团火:都怪这扫把星,把她的机会搅黄了还让她无端惹身骚,现在倒好还得跑着来一趟,也不知道会不会又是多生事端?

想起某人最近竟然消失匿迹了,慕容云裳心里的气更不打一处来。

看到总裁办公室的牌子,她便直接打发了服务人员,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蹬蹬地就冲了过去,门口处,她也没敲门,“砰”地一声就把门给推开了,正欲开骂,抬眸,对上的却是一张极陌生又惊恐的男人脸,倏地,她迈进了一步的脚也停在了当场。

此时,屋内,龙驭逡正坐在位子上,眉头紧蹙,对面是一个身型微胖的男人,此时有些点头哈腰的架势,明显的满头大汗,衣服领带都显得不是那么整齐。

不是说让她直接上来吗?

怎么屋里还有人?

猛不丁地,慕容云裳的脑子也懵了下,随后就本能地收敛了情绪:“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个我晚点再过来”她正欲转身,龙驭逡却已经站了起来:“不用!”

示意她留下,龙驭逡的视线才落向了对面的男子:“王经理,东西既然污染了那就处理了吧!生产暂停,这批产品作废,后续的材料也都不要再进了,尾款我会尽快补过去,厂家那边该停止的停止、该赔偿的赔偿,就劳烦了,这次投资的护肤品有问题的事儿还请替我保密!其他的,我会让助理处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