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男人太可恶了,占她便宜,还想吞她东西?

拇指习惯性地撵搓了下,慕容云裳不自觉地就低头看了手上一眼:怎么感觉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晚撵搓的动作太多了的缘故,心里莫名地就滋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但见手上的指环跟记忆里的一模一样,也没多想,以为是自己突然离手产生的错觉,慕容云裳抬眸又狠狠地瞪了龙驭逡一眼。

浅浅一笑,龙驭逡却被她那漂亮至极的眸子深深地迷住了。

hot,hot,人如其名,她本来就是个热情如火的女人!脑海中突然闪过两人相识之初的场景,龙驭逡很是怀念那个动不动就往他身上坐的女人。

眸光贪婪地定在她的身上,龙驭逡刚上前了一步,慕容云裳却又是一副怕被打劫模样地一手藏在身后,一手护在了身前,花架子的样式甚是好笑:“呵呵~”深深被愉悦了,已经多久不知道“笑为何物”的龙驭逡突然却像是被点住了笑穴一般,从心里往外绽着花朵:“慕容~”呢喃地唤着她的名字,龙驭逡第一次觉得原来快乐可以如此简单,原来活着是这么的容易,这一年多,他仿佛都是死挺的尸体一般,白活的,完全没有任何知觉!他的心还是在为她跳动!他爱她,他还是想跟她在一起的!这一刻,心底因为愧疚跟承诺深度压抑的那些情愫突然像是破茧而出的蝶儿,急于翱翔,什么理智,什么承诺,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压不住了。

“你不要过来!”

瞪着他,这一会儿慕容云裳是着实悔地肠子都青了,许是几次交锋的习惯,许是那夜雨后清晨的场景在她脑海中留下的印象太深,她就以为有事说事冷漠孤傲是他的风格了,果然大意失荆州啊,她怎么忘记了到底他也是个男人,还是个很无耻的男人!心思已变,龙驭逡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放任她的,几个抓握拉扯,龙驭逡自身后圈抱着制住了她,慕容云裳一个用力地推搡挣扎,龙驭逡蹲坐在了床上,她也顺势整个坐在了他的腿上,两人不约而同地闷哼出声:“嗯~”感觉到什么,慕容云裳脸上一热,扭头,气得脸都是绿的:“你……无耻!”

深呼吸着强力压下身体的冲动,龙驭逡低垂着眸子,火热的唇瓣却烙印在了她的脖颈之上:“人之本性,也叫无耻?”

扯着她的手一推一拉,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已经一个趔趄直接扑在了他身上,原本是背靠坐在他怀中的姿势已经变成了面对面的跨坐,两人身体紧贴着,她的手撑扶在他的肩头,两人的鼻尖对着鼻尖,近地能清楚地感受到彼此之间热度。

慕容云裳下意识地后推了一步,下一秒却被龙驭逡更大力度地按回,瞬间两人贴地更近了,隔着厚重的布料,她仿佛都能感受到他身体某处强烈的力道:“你——”眸色一瞪,慕容云裳还未及出声,后脑勺却被人整个扣住了:“又想说我无耻?”

温热的掌腹摩挲在她的后脑随之落在了脖颈,粗粝的指腹缓缓移动着,像是抚触珍贵的宝贝儿,带着一股宠溺的柔情,加上那催眠一般动听的低沉嗓音,让人控制不住地沉迷,身体不自觉地一个颤栗,慕容云裳眼角的余光斜过身畔有力的手臂,熟悉的感觉像是回到了曾经耳鬓厮磨的亲昵,眼神也有片刻涣散的迷茫:不得不说,龙驭逡的确是有蛊惑人心的本事!如同美女都有特权,帅气的男人也容易让人心软。

她不过一秒钟的恍惚,已经错失了开口的先机。

粗粝的指腹揉捏着她敏感的耳垂把玩了许久,滑过她细腻的脸颊,再度定在了她的下颌,微微一个用力的勾挑,邪魅的嗓音再度传来:“要不要我先检查下看看你是不是个‘本性’的常人?”

刻意咬重了两个字,龙驭逡口在她细腰间的大掌突然往下移动,一个哆嗦,慕容云裳越发面红耳赤,觑着他,一手快速地就按了过去:“龙驭逡!你~你不要脸!”

妈的,这能一样吗?

明知道他不讲理,慕容云裳却无可奈何,不管是平时特意训练的应急术还是各种临场自救的反应,到了他这儿似乎都不管用了,不管她想怎么逃,他好像都早就知道了一般,克制地她手脚都使不上力,再加上男女力道本来就悬殊,巧劲儿用不上,她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看着被他摆地一腿悬空的姿势,慕容云裳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蛋,摆明了就想欺负她!“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检查看看……你‘要脸’吗?”

说话间,龙驭逡的手又作势要往下去,吓得慕容云裳闭着眸子就大吼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以后都不骂你了,你别动了!”

吼完,慕容云裳唇瓣紧抿了几分。

再睁开眸子,她微愠的眼眶都是红的,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气地。

唇角的弧度上扬了几分,随后龙驭逡的手再度落回了她身后性感的腰窝处,长臂状似随意的搭放,却压制住了她腿上的动作:“那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谈谈了?”

抿唇,慕容云裳眼皮翻了翻,明显忿忿地是敢怒却不敢言。

眸子一垂,龙驭逡却也没再动手:“这个到底是什么?”

“胎记!”

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龙驭逡阴沉着眸子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你再给我说一遍!”

低沉的嗓音明显透出了警告,显然,他是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的!龙驭逡以为她是在敷衍跟撒谎,被他阴晴不定弄得也有些恼,慕容云裳也吼道:“我说你又不信那你还问什么?”

四目相对,熟悉的感觉却越发的清晰。

缓了缓情绪,龙驭逡也意识到自己的心态似乎有些不对了:为什么他会这么怕她不是慕容云裳呢?

明明感觉是、甚至连她都从未否认过!原来骨子里他竟然这么怕背叛她!也许,他是太清楚了吧!犯错太多的他再也禁不起一点点的疏忽跟错误了!“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

难不成还是突然长出来的?

虽然也不是不可能,可这儿又不是痣,哪有这般巧合的?

刚离开他一年就长出来这么多?

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除非生病,这是龙驭逡唯一想到的可能,但看她的样子,似乎又不太像,至少这精气神就不像!何况还有双龙扣,这些疑惑在龙驭逡的心头已经缠绕成了解不开的结儿!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龙驭逡生怕错过她任何细微的表情。

“因为这胎记是我们家的遗传,只有女儿可能会遗传,月经前后那段时间才会出现,偶尔内分泌失调了还可能不会出现!”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很长时间没出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吃了长效避孕药的关系,自从生了孩子,这胎记就再也没消失过,她也很纳闷。

其实现在,慕容云裳比谁都更怕死,因为她有个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还有个半大不小、人事不懂的弟弟,她死不起!所以,她也去医院做过好几次全身检查,关键是一点异常没查出来,她还特意去看了皮肤科的专家,那专家也说像是大病迹象,但的确又没有异常,心肝肺地都很正常,血管也没问题,至于低血糖,有个小结节什么的,都很正常,她也不是神,身体也不是完全一点毛病都没有,但接连观察了三个月,这胎记的确是检查不出任何异常反应,那专家还很感兴趣地给她特别建了个病例去搞研究,让她定期体检、有异常早点去医院就行了。

自从出了月子42天后复查开始,她这大半年也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医院了,的确是没有问题的!而她记得母亲的身上也有过类似的一个胎记的,也是差不多的位置,形状颜色略有不同,这一点,母亲也跟她说过,大约是母亲家族里的什么遗传吧,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说就是一个胎记,后来母亲去世后,她时不时地也会想起这件事,不知道这个胎记会不会跟家族有癌症基因有关!所以,慕容云裳一直觉得自己大约会跟母亲一样,活不过五十岁的!但是哪怕如此,她也还有近二十多年的时间可以陪孩子长大成人,而且,她也知道母亲之所以错过了治疗的时期就是因为发现的太晚,加上一些事拖延了治疗时间,只要定期检查早点预防治疗,她还是有可能多延续几年的,所以,现在的每一天,她都很珍惜。

在短暂的生命面前,慕容云裳觉得每一天都是珍贵的,所以,她不会浪费时间在过去的事情上,哪怕是去恨他,之余自己,也是浪费,她想快快乐乐地过属于自己的日子!所以,他是运气爆棚到一次都没中、全都给错过去了?

错愕不已,龙驭逡也是气愤莫名。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