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云裳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很僻静的角落,坐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她在洗手间有过一面之缘的,另一个也是个很年轻漂亮的女人,两人长得还有点像。

一惊,慕容云裳倏地坐直了身躯,下意识地检查了下身上,又伸手摸了下后脖颈:怎么回事?

“Hot小姐,你醒了?”

望着眼前的女人,慕容云裳眼底还满是戒备,脑袋沉甸甸地还有些混沌,但她大概记得卫生间里挤了好长时间的奶,勉强忍得住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些嘀咕的动静,她听得不甚清楚却怕引人怀疑赶紧处理好了出来,结果出来的时候太过急切还撞了下人,结果走出没多久,她就感觉身体不太对劲了,脚下虚浮,感觉很奇怪,她想着自己没乱吃什么东西也没碰过酒,可总感觉自己好像是着了什么道,原本是想着洗个脸清醒下赶紧叫人过来的,后面,她只记得好像看到有影子闪过,眼前就一片黑暗了。

除了有点无力,感觉好像没什么异常。

正纳闷间,耳畔又一道轻柔的嗓音传来:“Hot小姐,我是蓝灵,十八线的小透明,你肯定没听过我的,不过,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崇拜你,那个卫生间里我看你好像不太舒服,想问问你来着,看你瞪我,我也不敢上前,我没恶意的,后来你突然就晕倒了,那个我也搬不动你,也不敢随便叫人过来,怕他们赖上我,所以就叫我姐妹过来,这是蓝月,我们是一个公司的……”故作迷茫地瞪着无辜的眼睛望着她,女人还一副关切地道:“你没事吧?

那个~真不是我不帮你叫人,他们要是看到你晕倒了肯定就是我的责任,到时候我肯定更没出头的机会了!我姐妹学过医的,她说你只是低血糖饿晕的,所以,我们就把你扶过来休息的!Hot小姐,我是你的粉丝,我真的没恶意,我就是想看看你,你可别怪我啊~”女人说的煞有其事还一副胆小的模样,这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儿仰躺着,身边还坐了两个小姑娘了。

说实话,这一刻,慕容云裳心里只差跪拜谢天谢地了:她明白,自己根本不是什么低血糖。

她出卫生间的时候明明还好,虽然坐的久了头晕了下,却没有那种脚下无力的虚浮感,可她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到里侧门口处额头就冒汗了,现在想来肯定是那一团人进去的时候其中有谁在她身上做了什么,当然最有可能地就是那个仓皇跟她撞肩的人。

一开始,她是觉得这个女人看她的眼光不对劲,现在想来倒是阴差阳错,这两人误打误撞还救了她一把,虽然现在她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存了心思,但想来也是好险!她很明白,冲向水池的那一刻,她眼神恍惚到连看影像都是重的,否则就直接打电话求救也不需要去冲水找理智了。

抬眸,知道两人没有恶意,慕容云裳也是浅浅一笑:“不会的!都是同行,我很高兴认识你们!”

三人坐着说了些话倒是亲近了不少,两人还给她递了一杯糖水,又说了些外面的听闻,慕容云裳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越发感激两人,最后拗不过,还是被两人给生生送到了保全跟助理的手中才分道扬镳。

一路上思绪都恍惚,还分神回了叶灵几个消息,慕容云裳也没发现,其实从出门一直便有辆出租车一路护送她到家。

……另一边,上了车也没开出多远,龙驭逡跟傅重便把车子停在了一处空旷的路边,两人步行上了一处小桥,桥头站立,吹起了冷风。

点上了一支烟,没多久,龙驭逡的手机上就传来了一条信息,随后,幽幽地,他吐了长长一口气:她没事了!她过得很好!跟鼎盛时期的灵儿站在一起,都毫不逊色!明明该替她开心的,龙驭逡的心里却是酸涩的情绪涌溢。

隔了一个人的位置站着,傅重只是看了他几眼,一句话也没说,直至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低头看了一眼,龙驭逡随后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傅重。

一见是金美智,傅重接过,就往桥下边的位置挪了挪,才按下了接听键,果然,还没开始说话,一阵呜呜的哭泣声便传来:“呜呜~”故作焦急地,傅重还哑着嗓子喊道:“是金小姐吗?

你这是怎么了?”

那头还嚎着,金美智的眼泪陡然就止住了:不是龙驭逡?

下意识地,她又是低头先看了看手机,此时,耳畔,急吼吼的声音再度传来:“喂,是金小姐吗?

你怎么了?

有什么事吗?”

“你是——?

逡哥呢?”

其实已经听出是傅重的声音了,金美智还有些纳闷,龙驭逡的手机怎么会在他手中?

两人在一起或者龙驭逡心虚让他来打发她?

但念头还未及聚拢,傅重略带急切的嗓音再度传来:“啊,保华的项目出了点事儿,我们刚到,正往工地赶,逡哥先上去了,手机落在了车上,我过来给他拿!金小姐,有什么事我可以给你转达,如果不是要命的事儿,还是不要打扰总裁了,刚刚被人从宴会上拉走,他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心情正糟糕着呢!对了,您有什么事?”

说话间,傅重还给龙驭逡使了个眼色,把自己的手机给了他,眸光一个交汇,龙驭逡也明白了:以金美智的心思,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难保她不会去探查!于是借着他的手机,他就给保华项目部那边的傅柏传了个信息。

傅重这一番拖延,那头,金美智也被说地有些懵了:他走了?

难道自己想叉了?

这件事是意外,跟他没关系?

可是,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明明问过她要一起吗?

她原本想着安排的人应该是放了维修的牌子,她只是过个场不用进去的,自然不会涉嫌所以才答应了,没想到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没有阻拦,她是骑虎难下,也是怕这么好的机会白白错失才进去的,却没想到她还没找到慕容云裳所在的那个位置,竟然被人打晕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的,还跟一个男人挤在了卫生间里。

她灵光一闪的计划全都报应在了她的身上,她整个慌了,就觉得是有人算计她,第一个怀疑地自然就是跟慕容云裳关系匪浅的他,可是他竟然早走了?

刹那间,金美智有些晕乎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