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好像还是个明星啊!也不知道真假~”“不会吧?

谁啊?

是吃错药了吗?

今天?

这么大胆?

怎么可能,是不想混了吧!”

“这可不好说,毕竟今天可是金主云集!情到浓时再说还是在洗手间,兴许就喝多了或者没想到这么激烈呢!”

“也是,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快去看啊!别说了~”……目送一**的人往门口冲去,偌大的宴会厅突然都空荡了不少,视线逡巡了一周,叶灵都有些不敢置信,向来不是个好奇的人,但这一刻,她却下意识地跟着侧转了身躯:“这么大动静?

不会是慕容吧?

怎么没看到她?”

倒不是说她不相信慕容云裳,只是这么隆重的场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总感觉不太正常,再加上这一个逡巡之下,她竟然没看到自己的搭档,叶灵突然担心起她来,不免有些懊恼: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她怎么感觉好像很久没看到她了!都怪她,不该有了老公就什么都给忘了。

嘀咕着,她急慌慌地也想去确定一下,刚一动,一道清冷的嗓音耳畔传来:“不是她!”

“呃?”

龙驭逡一出声,连陆阎昊的目光都直直调转了过来:今晚,可几乎没听他怎么开过口,怎么这会儿口气倒像是很确定似的?

刹那间,陆阎昊就嗅到了一股异样,猛不丁地又想起了封一霆的话,说是也感觉这个hot很眼熟,不免越发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但当他探究的目光落过去的时候,却见龙驭逡依然淡定,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跟动容,嗓音也一惯的平静:“我刚刚有看到过她出去——”言下之意,她很平安,不可能是她!算是给出了解释,话音落,龙驭逡抬手揉了揉额头:“我有些累了,就先走了!你们没事也早点回去吧!”

看了陆阎昊一眼,龙驭逡又叮嘱了句:“照顾好灵儿!”

随后,便带着傅重直接走了!对望了一眼,叶灵略微有些莫名其妙的纳闷,心却也跟着安定了下来:她了解龙驭逡的性情,他能如此肯定的口气,肯定就不是她!此时,陆阎昊也拉住了她的手:“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家了!”

“嗯~”正事谈完了,随后两人也一前一后地出了门,有他在,连保镖都省了,叶灵更是开心。

……另一边,卫生间里,意识清醒的时候,金美智却已经身不由已了,整个人有些醉醺醺的感觉,却依稀能听到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

直至一声野兽般的嘶吼袭来,她整个人也跟着大汗淋漓地软瘫了下来,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是残疾人专用的卫生间,所以空间很大,而此刻,她竟然衣衫不整地坐在一个年轻的男人身上?

这男人是谁?

她只觉得似是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而此时两人正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身体的一部分还是在一起的,而此刻空气里还弥漫着浓郁的让人作呕的气息,关键是男人还闭着眼睛,周遭还充斥着刺鼻的酒气跟一股说上来的让人作呕的酸味。

意识还是混沌的,金美智整个做梦一样,睁开眼睛整个人几乎是从男人身上跌坐下来的,一个踉跄的后退,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拧开了厕所的门,“噗通”一声巨响,她也直接从厕所的台阶上跌了下来,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啊!”

伴随着一声巨响,门外也是一阵悉率的抽气声,此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好像出事了!”

随之便有人附和:“要不要进去看看?”

此时,也有场地的工作人员走来,硬着头皮只能叫了两个女保洁过来,一有人动,后面就有人跟随,见有女的拿着手机、相机也往里挤,身后不免就有人怕丢了新闻,即便是外围跟着也往里凑,有人动自然就有人跟风,很快地一行人便稀里哗啦地全都挤了进去。

还没闹明白情况又是一阵捂脸尖叫声传来:“啊——”“怎么了?”

说话间,齐刷刷地目光也都随之落了过去,就见地上的女人衣衫凌乱,肩头全是咬痕,蓝色的裙摆上一滩滩的污渍,此时,她虽然仓皇的起身,但从那双手撑地的动作依然可以看出是蹲坐的,而且此时头发、脸上都有些脏污的东西,样子别提多狼狈了,当场很多自诩胆大的女孩都是面红耳赤不是背身就是捂着脸,一些上了年纪的女人也是目光飘忽,忿忿咬牙:“真是~”“不要脸!”

偏偏此时还从卫生间的隔门里迈出了一个提着裤子的男人,下一秒便是一声怒吼:“看什么看?

滚!滚!”

随后,便是砰地一声,卫生间的门又被紧紧地关上了,霎时就剩下了场地中的金美智垂头捂着脸恨不得挖个地缝赶紧钻进去,一阵忍不住也是嚎啕大哭:“呜呜~”这才回过神来,活动场地的负责人满头大汗地开始挥手道:“别拍了,别拍了,走,走,没事,快出去吧!”

此时,保洁跟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回身赶人:“大家都出去吧!”

毕竟人数不少,此时回过味来的众人也开始嘀咕了起来:“真激烈啊!快赶上那啥大片了,有没有觉得很眼熟啊?”

“那看身段肯定是受邀嘉宾,不知道是几线?”

“这下有好戏看了,真是急不可耐啊!丢脸丢大发了!咯咯~”“是不是韩国那个airs舞团的?

还空气呢,端地那么高,还压轴,原来这么污秽!恶~”“花样真多!看那样子不止一次啊~”“呃?

是不是?”

“明天看报道吧!很快就知道了!”

……讨论声渐行渐远,但大多都说的是地上的女人,那躲在卫生间里的男人却仿佛被人遗忘了一般,声音渐行渐远,任是早就破罐子破摔的金美智也是羞愧地无地自容,嚎啕大哭。

这种情况,哪怕是工作人员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清了场,自己也是唉声叹气灰溜溜地走了,喧闹之后,夜色回归了平静。

很快地,便有人扔了一件很大的黑色风衣进来,包裹着自己,金美智也低头跑了出去,而此时,卫生间里早就空无一人,那个残疾人专用的门是开启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连空气都是冷的。

卫生间前方几十米的位置都被人放置了[维修、暂停使用]的牌子,仿佛也是刻意避讳一般,这一层楼的整个西区转瞬就都销声匿迹、渺无人烟了。

此时,男厕里,一样的悄无声息,很快地,便有身着工作服的两名男子走了过来,门口处敲了敲,便道:[出来吧!重少爷让我来接你们!]一听用的是“重少爷”而不是通常的“傅特助”或者带“傅”的称呼,蓝灵便知道是自己人,缝隙里看了下,见是熟人,才开了门,同时也叫了另一边的人出来。

男人穿着保洁的衣服,推着的垃圾车下部,又拎出了两个袋子,掏出了两件大衣,递给了两人:“外面有人接应,你们配合就行!”

话音落,男人变转身往外走去。

拿着一件很时髦的外套给慕容云裳披上,蓝灵还有些纳闷:怎么这么招摇的装扮?

虽然给披搭上了,她心里却也升起了谨慎的心思,手里带着锥状的戒指微微调整了个方向,准备随时唤醒慕容云裳,但一走出到过道,看到门口处正对着镜子化妆的自家姐妹蓝月,她顿时就明白了,撩了下头发就走了过去,近乎同时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扶住了慕容云裳,蓝月的声音不大不小:“哎呦,hot姐姐,你怎么喝这么多,想压死我们姐妹啊!”

配合着,蓝灵也道:“可不?

高兴也没这样的!”

“别闹了,别乱动!送你回家!”

说话间,两人就扶着她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而另一边,同时过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在慕老的人中处掐了几下,又拿了药瓶在他鼻息间晃动了下,很快地,便感觉男人似是恢复意识地动了下,揉着后颈,男人随即缓缓地睁开了眸子。

“先生,您醒了?

你没事吧?”

明显还有些不在状态,看了下四周,慕老还有些做梦的恍惚:“怎么回事?”

想起什么地,他又道:“慕……里面?”

下意识地转身,他又想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一转身,入目所及,却全是“维修”的提示牌,步子一顿,他整个懵了下。

故作不知,身着职业西装的男子道:“先生,您没事吧?

里面我们刚刚检查过没人了,见你昏倒在一边,这才将您给扶了出来,这是出什么事了?

需要帮您叫医生或者联系家人吗?”

脑子混混沌沌地,慕老甚至都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听说里面没人,他也本能地摇了摇头:“不用!不必!我的意思是……我没事,年纪大了,可能高血压突然犯了!”

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稀里糊涂地,找了个借口他也赶紧离开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