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一道霹雳划过长空,时间仿佛都被劈成了两半,短暂地静谧了几秒。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为了别的女人!你把我置于何地?”

颤抖着小手,胸膛气鼓鼓地,慕容云裳的嗓音也明显带着嘶吼的愤怒原以为自己这一巴掌能够打醒他,谁想到片刻后,低沉的嗓音竟然再度传来“慕容——”他竟然还在坚持?

反手,“啪”地又是一个狠狠地巴掌,慕容云裳的脸也更绿了“我不是女人吗?

你为什么不为我想想?

明知道是火坑,你还让我去?”

生生挨了她两个耳光,脸颊火辣辣地,心也在淌血,抬手,龙驭逡还是扣住了她的肩膀,也是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道“……算我求你!”

知道她在气头上,除了打消这个念头任何解释她都听不进去,可偏偏,这件事牵扯太大了,哪怕明知道有风险,哪怕明知道这是掏了自己的心窝子,他也必须让她走这一趟。

因为,姓权的那边,他已经答应了,这件事没有退路现在骑虎难下,必须上了!他一定会保证她的安全的,哪怕最后不行,他当面毁约,他也一定会保证的,但这把,必须要赌!戏台都已经搭好了,而且这场戏,必须有她的配合!言语已经不足矣形容龙驭逡此时糟糕透顶的心情,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再去解释这件事,他只能用求的了。

生日他忘了,她没哭;看到他跟金美智一起,她没哭;刚刚他提议,她同样的没哭,这一刻,泪却止不住地哗地一下就下来了,扯着他的衣襟,慕容云裳很想给他几个耳光,砸死这个杀千刀的,抡着拳头拳打脚踢地,但是捶着捶着,等她想再去扇他她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了这个乌龟王八蛋!这是求她?

是求吗?

他分明在逼她,还把她往死里逼!气得心肝肺都疼,慕容云裳的心底突然滋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恨意,瞬间强烈地几欲爆炸,连当初知道沈萝的事儿,知道他对她的感情都是虚假,都不曾让她产生如此强烈的感觉。

伸手将她抱进怀中,紧紧地,龙驭逡的眼底也浮上了一股清晰的水意,他知道她在哭,知道她哭得很凶,他很心疼,却连她的眼睛都不敢看地将她整个按在了心口之上,曾经三缄其口、讳莫至极的沈萝,这一刻在他心里其实也已经都不是事儿了。

半天,慕容云裳撕打着闷闷地哭,他就任她发泄只是用力地抱住了她。

直至两个人的情绪都从失控转为渐渐的平静,一道几不可闻的嗓音才喃喃地响起“对不起~”沉重的三个字,却饱含了说不尽道不尽的辛酸与情绪,性感的喉结急切地上下滑动了几次,龙驭逡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眼底的水意被他一点点地压了回去这件事,原本就很残忍,偏偏还出在了这个时候,当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三不沾!稍微冷静下来,龙驭逡就很清楚如果她不知道沈萝的事儿;如果不涉及金美智;如果真是单纯的有关他的一件事,他想,让她去冒这样风险,只要他开口,为难,她肯定也会帮他这个忙的!偏偏,几个不该的因素全都联系到了一起,哪怕他把这件事的严重性给说明了,她也只会以为他是有力所图才故意夸大其词或者编地谎话吧!过来,想拿金美智的合同救她于水火的确是目的,但他从未想过要用这种大动干戈的方式,这一次,其实更多地真的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甚至于,其实是在那个姓权的主动开口问她的时候,他才动了真正的杀心。

只是到了这个份上,他说不说都无所谓了,她应该不会相信了。

……没有人比龙驭逡更憋屈更痛苦,特别是面对她的时候。

这当真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不愿意做的一件事了,但是偏偏天不从人愿,哪怕换个地方,他都不至于到如此畏手畏脚的份上,但他不是神,强龙难压地头蛇,哪怕站在权力顶端的人,其实也并不如所见的那般可以随心所欲的风光,都有各自身不由已的无奈!这一次,时间太急了,他真的想不到别的方法了。

再一次,龙驭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跟无力,当真是世界之外还有世界。

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慕容云裳发泄着积压的情绪,龙驭逡也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就在他头疼欲裂、不知道如何再开口的时候,止住嘤嘤哭泣的慕容云裳缓缓推开他,竟然率先出声了“你不会后悔吗?”

她说了这么多,他就当真不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或者说在他心里,夜总会出来的女人就没干净的,多伺候一个少伺候一个差别不大。

突然间,她想到了曾经听人一度热议过的一部很有名的电影《金陵十三钗》,大约就是说日军侵略的关头吧,一群平日受尽凌虐白眼的妓女最后却大义凌然地牺牲自己保护了女学生。

她不知道这部电影的主旨是什么,可能多数人看了可能都觉得理所当然,觉得这样的结局最好,毕竟电影曾经轰动一时地大火,她却不止一次在心里出现另一个反驳的声音为什么最后的结局走出去的是那群平日不受待见的妓女,明明知道即将面临的可能是死亡,或者比死亡更惨的事儿,明明每个人的怀中都抱着必死之心地踹了剪刀!同样是女人,同样珍贵的生命,为什么那些被选中的女学生就不同了呢?

就因为妓女平日的营生所以就变得不值钱、就该承受这一切吗?

她心里很不忿!刹那间,慕容云裳就有种这样的心情,甚至更惨更恨,就这样被人推出去替一个对她来说的陌生女人受罪,凭什么?

情绪发泄过后,伴随着理智回来的是浓烈的恨意与不甘。

蓦然回神,感觉到她似乎平静了不少,似乎有了妥协之意,龙驭逡才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一定不会!”

还是同样的一句话!这一晚上,她不知道听了多少次,每听一次,慕容云裳就觉得讽刺一次他不知道有意外二字的存在吗?

显然,两个人的沟通不在一个频率上。

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但慕容云裳也从他的答复中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他还是让她去!他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在她拒绝、哭闹之后!唇角及不可见的勾了勾,慕容云裳的眼底却凝上了一层寒霜,不自觉地喃喃了声“第二次了!”

第二次,他让她为他办事——从一个色鬼手中拿他想要的合同!同样的开始,同样的结局,也不错!“呃?”

一时间没听清楚,龙驭逡也没听明白她的意思,他自然也不知道这几个字的严重性,等他明白的时候,他也早就没了反悔跟弥补的资格。

不待他反应,慕容云裳已经冷鹜出声“既是如此,那就谈条件吧!要我去可以,这件事后,你我一刀两断,你找人保雾里花一生平安,我们一别两宽、两不相欠,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哪怕天塌下来,也永远不要再来找我;当然,这次是死是活是伤,我也会一力承担,与你没有任何干系!”

惊愕不已,龙驭逡的嗓音慌地瞬间都拔高了几分“慕容?”

她这是要跟他彻底断了关系?

不?

下意识地刚摇了下头,下一秒,伴随着一道冰冷到陌生的嗓音,冰寒的目光逼迫地直射而来“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慕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一次?”

他不会让她有事的,可她这儿分明就是在威胁他!眉头不自觉拧了下,龙驭逡也有些莫名的心浮气躁原本最近就忙到了焦头烂额,这件事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为了她,这个关键时候,却连她都给他使绊子为难他。

龙驭逡的心情是很复杂也很难受的,对她自然也是有愧疚的,但男人的心思跟女人的终归不同,在他的认知里,这是件玩笑不得、闹不得的大事,而其他的在龙驭逡的心里都是一般的小事,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这一刻,他只觉得她小题大做、不识大体,却忘记了,自己想要她的信任,却没给她任何可以信任的条件与资本。

所以,不管龙驭逡的态度口气是焦虑还是乞求,慕容云裳的眸底已经只剩下了冰冷“要么答应,要么出去!”

四目相对,龙驭逡也禁不住忿忿地咬了咬牙“你非要跟我分手才罢休是吧?”

“……”眸色沉了沉,慕容云裳没接话选择权跟决定权一直都在他身上不是吗?

眸光交缠,五味陈杂,仿佛僵持了一个世纪之久,龙驭逡还是恼怒地扔下了一个字“好!”

近乎同时,一颗斗大的泪珠砰地砸落,瞬间却也消失地无踪无迹,没有第二颗,慕容云裳也不允许自己二度落泪。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