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座,龙驭逡刚拿起筷子,突然一抹黑影就堵到了身前,抬眸,一张绝美的笑颜就映入了眼帘,柔光下,艳若桃李,不自觉地,龙驭逡的眉头微微挑动了下:她也住这家酒店?

又是跟着他来的?

放下餐盘,抬手摆了摆,慕容云裳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眼皮一掀,见周遭全是空位,整个大厅都没几个人,龙驭逡斜了她一眼,冷声道:“一边去!”

这么多位置,也不嫌挤?

挪着屁股还往椅子前面坐了几分,慕容云裳脚下轻蹭了下他光亮的皮鞋,略带撒娇地低声道:“别这样嘛!他乡遇故知也是一种缘分吧?

再说了,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秀色可餐’,有我这么个大美人陪着你,多少也能增加点食欲吧?

嗯?”

对着他,慕容云裳还嬉笑着眨巴了下眼睛。

舀了一口饭塞进嘴巴,龙驭逡又抬眸瞅了瞅她,视线落在她面前比他的还要满上几分的餐盘之上,不自觉地视线就顿了下,带着几分嘲弄冷声道:“要脸不?”

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吃这么多?

这女人,不会是指望着这个早餐回本吧?

红唇一瘪,慕容云裳无意识地咬了下筷子,眼底的尴尬也是一闪而逝:好不好看都是自己的脸面,谁不想要呢?

可是暂时的不要脸跟长远的卑躬屈膝选的话,她还是选择前者吧!“呵呵~”干笑了下,很快地,慕容云裳就把不舒服的心态调整好了,收敛了嘴角,略显可怜巴巴地道:“我不说话也不打扰你,就让我在这儿吃个饭行不?

人生地不熟的、语言还不通,那我也不是个丑八怪……有个同乡有安全感!”

说得情真意切,小眼神乞求地眨巴着,慕容云裳又瞅了瞅他:“行吗?”

“……”这一次,龙驭逡没说话,舀了一口米饭塞进了嘴巴。

默认就是不反对了?

嫣红的唇角瞬间染上了一抹灿烂的笑意,身体开心地扭动了下,低头,喜滋滋地慕容云裳就准备去夹菜,视线一落,看着餐盘上满满地只差满溢出来的食物,她惊得目瞪口呆,瞬间瞪得眼珠子差点没整个掉出来:这是什么?

她都拿的什么?

寿司?

拌饭?

牛仔骨还有……炒年糕?

托盘上,四个小盘还挤着一个汤碗,全是满满的!晕了个去!她什么时候拿了这么多?

还不是主食就是肉食?

还不算她多喜欢的?

脑子里突然窜出了免费券上装订一体的提示,还有门口偌大指示牌上闪亮闪亮、同样差不多的一段话:[温馨提示:早餐免费,请勿浪费!浪费是可耻的,每超出100g,将按规矩多收取50000(韩元),谢谢配合!]50000韩元,那不得将近人民币三百块?

眼角的余光下垂再下垂,瞅着自己已经圆滚滚的小肚皮,慕容云裳真是要被自己给蠢哭了:关键是她刚刚已经吃地差不多饱了!要死了!这回真的要死了!一丝不落地将她多变的小表情尽收眼底,原本还觉得刺眼的龙驭逡眸底却禁不住染上了些被愉悦的笑意:难道真被他猜中了?

只是,哪怕是金枪鱼的寿司才值几个钱?

何况她拿的貌似还不是!带了几分看戏的心情,龙驭逡突然心情大好。

对面,夹了一块肉骨塞进嘴巴,慕容云裳真是欲哭无泪:她要是吃不完,这些是不是得收她个千八百块?

这一餐饭,慕容云裳真的一句话都没再多说,苦着一张脸就在埋头奋战。

起身的时候,她只觉得食物塞到了嗓子眼,肚皮也快要撑破了,好在桌上的餐盘基本都见了底,而掺杂着牛骨,她浪费的那么一两口肯定也不至于被追究。

艰难地迈着步伐,别说追人,每走一步,她都觉得痛苦难受地想死了:哭唧唧,撑死了!谁说死也要做个撑死鬼的?

明明饿着更好受好吧?

这下真是一次吃得够够的、吃得她想吐了,估摸这辈子她大约都不会想吃韩国美食了!捧着肚皮乌龟爬地走出,嘴角扯着干笑,慕容云裳时不时地半扶下墙,走路的姿势都明显变得奇怪了,前方大步漫行,眼角的余光一直瞥着身后侧,龙驭逡眼眸弯弯,唇角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道路尽头电梯口停下来,终于忍不住地,他还是轻笑出声:“呵呵~”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滴答的轻响传来,伴随着一阵韩语跟英语的播报,电梯的门也缓缓打了开来,大步迈入,按下了楼层号,龙驭逡却不自觉地按住了一边的[开门]键,垂首等着某只小蜗牛爬了进来,按下了38楼的按键,一眼就瞥到了上面亮起的55的楼号!他住五十五楼?

果然,最贵的那个皇家套房?

听说不止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风光,还配有水底海景,总之应该就是各种高大上!若是用她的电梯卡,根本就按不下这个层楼!电梯缓缓地上升,慕容云裳抱着肚皮,大眼睛还忍不住眨巴地直瞅他:太豪了吧?

一个人住这么贵的双人房?

她没记错的话,这个房间的配餐券上是两张,应该是双人套间吧!她的房间都那么大,他一个人住双倍大的?

所以早餐券也只是用一张的?

奢侈!浪费!暴殄天物啊!这一路上,慕容云裳就扁着小嘴苦哈哈地瞄着他,各种小表情闪耀,小脸时不时地皱成一团,直至一阵开门的“滴答”声传来,蓦然回神,她才发现难得的一路,电梯里只有两个人的大好时机居然被她一路发呆给浪费了过去,一脚迈出,嫣红的唇角也整个垮了下来,转身,恋恋不舍地,她还对着电梯里的人摆了摆手,懊恼地只差整个撞到电梯门上了:慕容云裳啊慕容云裳,蠢死你得了!大好的机会,你就这么给浪费了?

脑子还有些迟钝,等她想起什么地要动作的时候,电梯的门已经缓缓喝了上去,缝隙里,龙驭逡捕捉到地就是一个呆站傻愣、狠敲脑门的可爱身影,禁不住地,他再度哂笑出声:“呵呵~”……被这个免费的早餐撑地不轻,回到房间,慕容云裳就煮了杯咖啡,轻揉着肚皮慢慢溜达着消食,幸亏随身带了些常用药,见有消食地,她便吃了几片。

这一天,她几乎都在房间里与自己吃的这顿早饭作斗争了,不是她不想出门,而是不适的胃不允许她动作。

好在经过了一天的消化,傍晚的时候,肚子还算争气地总算恢复如常了,不再鼓涨的难受,她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看着手中的酒店宣传介绍册,她的小脑瓜又溜溜地转了起来。

已经浪费了一天了,她必须得加快速度,最多只能再住两天了!好在今天也算是见了一面,准确地知道他住五十五楼了!明天再去吃个早餐?

翻着手下的资料,慕容云裳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猛地摇了摇头:“嗯~”再吃得要她的命了!可是哪怕到了他的房门口,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即便在,她也不见得能进去!不管是电梯还是楼梯,她这房卡是处处受限啊!屋里来回地踱着步,慕容云裳也没什么好主意,研究了半天犹豫不定,她干脆直接换了衣服抓起了包:游泳桑拿,他不一定去,毕竟他的房间自带泳池!剩下的,她能出入的,就只有酒吧跟宴会了!晚上,这两个都是个不错的消遣地吧?

只能碰运气了!穿了一身高贵又靓丽的酒红色小裙子,慕容云裳先去的宴会厅,这一天,宴会厅里倒也算热闹,但唱歌的蔫蔫地,跳舞的也不多,明显的死气沉沉,转了一圈,没看到人,她便转去了隔壁的香槟酒吧!门口处,一个定睛,她就捕捉到了一边略显幽暗的吧台处那抹低调也掩不住的昂藏身姿:龙驭逡?

果然人帅了,不管是灰尘堆里还是明珠堆里都会闪闪发光,一眼就能捕捉到!真是运气爆棚啊!眯着漂亮的眸子,整了整身上性感的小裙子,慕容云裳挺着身板,踩着高跟鞋就走了过去,刚一靠近,一抹白色的身影却突然抢先横插了一刀,是一个同样艳丽出众的高挑美女,一身白色的紧身短裙,黑发长直,标准的美人面,有着很清晰的韩氏风格,脸蛋清新,身材性感,一看让人很舒服,女人一手擎着酒杯,满目笑意,说的是韩语:“先生,你好帅,交个朋友吧?

我是这里的常客,认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说话间,女人还嘟着红唇,对他抛了个极具暗示的媚眼。

心情正烦闷着,斜着身边的女人,龙驭逡正想赶人,一道俏丽的嗓音操着一口流利的韩语、抢先传来:“小姐,请不要骚扰我男人!他的女人足够漂亮,对漂亮的小姐不感兴趣!”

双手环臂,慕容云裳一脸的严肃跟傲娇,耸了耸肩,女人便无趣地从高脚椅上退了下来:“sorry——”一路目送女人离去、红色的身影取而代之,龙驭逡的视线缩在慕容云裳的身上,眉心拧成了一团。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