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到了!”

伴随着一声惊呼,龙驭逡还没来得及动作,一双笔直的美腿已经俏速地从自己腿上迈了过去,瞅着一边动作矫捷、靓丽娉婷的身姿,龙驭逡的眼珠子差点没整个翻出来:能出去?

那还打扰他?

翻着眼皮,半天,龙驭逡就直直地瞪着左前方的身影,一动未动。

打开行李箱盖,慕容云裳就伸长了胳膊,一会儿摸索一下,一会儿抻拉下,一会儿又推蹭下,反正就是拿不下来。

可不管是有人路过还是有人要拿行李或者有服务生过来,她的第一反应永远是侧身回避到自己位置的空当处——龙驭逡位置的左前方,很大方地先与人方便,于是半天的时间,龙驭逡就瞅着她在自己身前来来回回,抬手又放手,一下一下地,细长的好身段随着她的动作也在自己身前各种扭动着,白皙的美腿崩地笔直,展露着无可挑剔的侧面线条,小巧的肚脐扯动着性感的马甲线若隐若现,炫耀着纤薄紧实、没有丝毫赘肉的完美腹部,引得周边各种惊呼阵阵:“呼~漂亮的小姐,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我可以的,谢谢!”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听到这样的声音了,龙驭逡还坐在原位,就翻着眼皮看着她一脸笑意地在自己面前卖乖。

又送走了一波,慕容云裳再度回身又磨磨蹭蹭地踮脚落脚开始够起自己的行李箱来,但每次碰到,她都是推拉一下,却都没真正地把行李箱给拿下,其实以她的身高,又穿着高跟鞋,本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但她一会儿换个手,一会儿再换回去,来回推刮着行李箱,看似很努力,就是怎么都拿不下来。

很快地,头等舱几乎就空了,只剩下位置上的龙驭逡跟还在努力奋斗的慕容云裳,一边服务生看了看这里,很殷勤地迎了上来:“小姐,是需要帮忙吗?”

收回手,见龙驭逡刚刚起身,慕容云裳再度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马上好!”

说话间,她把一边的包跟外套还往身前拿了下,眼神有意无意地瞄了龙驭逡一眼,又去奋斗。

拿下自己的行李箱,龙驭逡却直接套上了西装外套,下一秒,便视而不见地从她身前穿横而过,连头都没回一下,瞪着眸子,慕容云裳半天都忘记了反应:‘nnd!还真是石头做的?

是不是男人啊,半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失策!真是失策!目送他的背景整个消失在视线,慕容云裳才回神,又努力了片刻,才把自己推到里侧的行李箱给拉了出来,这一番折腾整理,也闹得她额头都冒了些汗丝,见整个机舱都没人了,服务生已经开始整理地差不多了,她也很不好意思地鞠躬道:“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关系,小姐慢走,欢迎您再次乘坐g256航班!”

随后,她才拉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而此时,门外,讲着电话,龙驭逡的步伐是明显地减速了的,眼角的余光捕捉到走出的那抹慢吞吞的身姿,他才大步离去。

一个抬眸,见龙驭逡没走远,下意识地,慕容云裳又是一路小跑。

一直追着他走出,乌泱泱的人群眼前晃过,慕容云裳才收敛了步伐,视线一个眺望,见龙驭逡身边多了一个男子,此时男子帮他拉着行李箱,两人说着什么往一个出口的方向走去,犹豫了下,她便绕着往同一个出口方向狂奔而去。

好不容易挤出人群冲到了门口,视线不经意间一转,突然一副巨大的电子宣传板进入视野,不自觉地,慕容云裳已经刹住了步伐,瞬间,大脑也像是空白了一片。

[逆转时光,还你青春——韩氏美容整形连锁机构]那是一副美容整形的广告,图上是一个意味深长、美得精致的美人,手中还拿着撕去的半片衰老的面具,小标题打着各种美容整形的项目介绍,广告版设计地很亮眼,身后的背景是一个虚幻的、穿着白大褂还带着口罩的医生,因为医生的形象半透加带着口罩,唯一看的相对清楚地只有发型跟眼睛,那是一张年轻男人的面孔,发型略显成熟,眸子全是温柔,带着白框的眼镜,温文尔雅,沉稳自信,满屏的“亲和力”仿佛要整个溢出了画板。

全幅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过去,满身的活力瞬间被一股淡淡的忧伤取代,浑然忘我地,慕容云裳拖着行李箱就走了过去,望着那双温柔的眸子,目不转睛地呆看了许久许久,手缓缓地抬起,最后却停在了半空。

出了机场大厅的门,龙驭逡止步,无意识地还回了下眸,不经意间视线一落,捕捉到地就是某人呆站在广告牌前失魂的画面,拧眉,他的眉头微微蹙了蹙:竟然没跟过来?

这就放弃了?

她来韩国不会是来美容塑形的吧?

表情丰富那么自然的脸不会是人工作品吧?

回想着,手下微微攥了下,龙驭逡不自觉地摇了摇头:不像啊!现在的女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已经完美到这样了还不满足?

是想挑剔到什么程度?

此时,司机开了车子过来,一边的接机人员也把行李放上了车:“龙先生——”转身,龙驭逡便上了车。

***抵达paradise海景别墅大酒店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八点,回房,龙驭逡冲了个澡,收拾了下,研究了下资料又处理了些公务,刚点了餐进来,门外也传来了敲门声。

“你来的倒是时候!”

开门,让傅重进来,两人说这话,一起吃了点宵夜。

“龙哥,soy星耀的这个朴老板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不好说话,这两年,soy的发展迅速,跟他们的眼光、苛刻还有制度脱不了关系,现在当红的明星多数是出自这个公司,这个朴老板眼光毒辣、喜好美色,没有固定偏好,只要是女人估摸着都喜欢,所以背后都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朴邮册’,说他有收集美女的习惯而且还没够!”

汇报着,傅重还把情况大致给分析了下:“这两年,两边的合作虽然不似之前繁荣,但常驻国内发展的国外明星却明显增多,保单方面大差不差吧,彼此都是以各自利益跟安全为主签的短期。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啊,虽然都是黑头发黄皮肤,但耐不住有些人就好这外来的一口!这边频爆丑闻,现在整个圈子也是颇为动荡,正是风声鹤唳的时候!龙哥,我们现在谈合作,时机会不会不太好?”

他们想要的可都是有名气的大牌,不是一般的小角色!面上是正常的合作,背地里也总有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只怕不那么容易,风险系数不低。

起身,去倒了两杯红酒,龙驭逡轻轻摇晃了下:“在这片土地上捞钱不容易,去我们那儿就想空手套白狼?

什么‘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和尚都是一样的,我不信这一套!”

光想去捞钱却不想付出点什么,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仰头一饮而尽,龙驭逡道:“我们也没拿刀逼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需要,就试试吧!能谈成最好,谈不成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明星这个行业不就那么回事吗?

在哪儿也大差不差,外表光鲜亮丽,里面到底烂成了什么程度,只有她们自己知道!放心吧,只要钱够多,就有下水的!”

什么光鲜亮丽的大明星?

不过就是些金钱的奴隶罢了!钱摆上桌,想看什么姿态就是什么姿态!圈子里的“高级鸡”的称呼,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也绝对的是无风不起浪。

坐下,龙驭逡眸色认真了几分:“我不想惹麻烦,所以,愿者上钩!能签成合同当然是最好,前提也得值得我们冒险!毕竟我们只是个中间商,协调的作用,赚那点微薄的提成,性价比若不高就不值得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