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眸瞠地巨大,即便是亲眼看到了这一切,季千语还是有些不能置信:他们不是一边的吗?

怎么越是危难的时候反倒自相残杀了起来?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人性的冷漠与自私真是让她不寒而栗。

这一刻,即便有什么想法,季千语也绝对是一个音都发不出来,视线不自觉地落在前方,她还不禁有些纳闷:这么狠的女人,他还敢跟着她卖命,就不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但同时,另一幅画面跟认知又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现:眼前的温无辛真的还是她认知的那个懦弱的脸自己女人都不敢去保护的男人吗?

他,已经全然颠覆了她的认知。

沉浸在思绪中,季千语反倒连害怕都忘记了,后视镜中,看似是望向红姐的镜头,温无辛的视线一直是倾斜的,而注意力全在外面,金月红也并未注意到两人暗通曲款、晦涩难辨的眸光。

一路狂踩着油门,根本没法随时改变导航,哪怕输入了目的地,很多时候也不得不临时更改,时不时地就走向了死胡同,温无辛也是无奈,无头苍蝇一般走了很多的岔路,都不知道怎么拐的,半天后导航居然又开始报备了,而且这次的目的地,居然到了三公里范围内。

“右转,请沿当前道路继续行驶两公里,即将进入狭窄区域,请减速——”突来的提醒像是一道醒针剂,瞬间将三个人的注意力全都拉回了车内,再开口,红姐的嗓音已经难掩激动:“快点!再快点!”

下意识地又踩了下油门,温无辛的眉头却几不可见地轻蹙了下:“已经最快了!还要大概十分钟!”

此时,金月红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还压低了嗓音:“随山桥洞,十分钟后到!”

只有一句话,她便挂了电话,唇角的笑意也是明显的、张扬的,那神情就像是逃离了囚笼的鸟儿,眉宇间甚至透出了得意,季千语清晰地听到了她松了口气的呼吸声,而温无辛也感觉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他们近乎已经是被重重包围,该插翅难逃,难道那个传说中的“老拐”是真的存在,还是个神一样的人物?

就算真是,现在这种情况,难道不该是明哲保身甚至断臂自保?

他居然还敢出现?

心里各种思绪翻涌,一路上踩踩减减的温无辛,这一刻却真的开始提速了,突然间,他真的很想会会这个神秘人物了!敌众我寡又受制于人,还是在移动的车上,当真是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不沾,所以一路上,季千语很平静甚至还很配合,这一刻,她却也不免开始有些慌乱:温无辛到底是敌还是友?

她的直觉是错误的吗?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几经思量,最后季千语还是保守地选择了暂时按兵不动。

因为温无辛的提速跟几乎没有任何阻拦的一路畅通,很快地车子就驶入了幽暗的似是隧道的区域,刚一进入,红姐就突然出声道:“减速,看到红色限速提示牌,就靠边停车!开双闪!”

“呃?”

季千语惊愕的眸色一闪,温无辛也下意识地往回看了眼:“停车?”

隧道区域,虽然是要求低速,但是这段区域类似于高速,根本就是禁止停车的,温无辛还没反应过来,金月红再度出声道:“别废话,听我的!”

转眼就看到了红色的限速40的牌子,温无辛只能先照做,车子刚一停下,就听金月红道:“我下车你继续加速往前开!”

嗓音一顿,她看了温无辛一眼,沉重地道:“我会报答你的!”

一个眼神,一句话,不止温无辛瞬间恍然,连季千语都明白了:调虎离山,最后一个棋子,她用的是温无辛,原来要求走这段桥洞,是想要调虎离山,她半路逃亡,让温无辛继续引开那些警察!只要她走相反的方向,说不定跟警方打个罩面都不会被怀疑。

那肯定是可以全身而退的!这里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是在地下部分,不止信号不好,监控都没有。

只是她半路下车,难道是要靠走的吗?

显然不是!所以,肯定是有人来接她的!温无辛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老拐,那个来接她的神秘人物肯定是老拐!只是她怎么这么自信换辆车子就能跑得了?

这一刻,温无辛已经来不及细想,道:“我明白,只要你没事!你自己小心!”

原本他们被围剿的时候,他避开了,一直就在附近,但是他始终只是用望远镜注意着他们的动向并未打算现身,直至季千语无意间撞到了他们的枪口里成了人质,他才不得不介入,这些都是没有人性的,对待除了他们自己外的任何人,不管是对手还是合作伙伴,就像是刚刚自己的手下一样,随时说翻脸就翻脸,连稚气懵懂的孩童到了他们手中也是一样的,甚至眼睛都可以不眨一下地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直接给处理掉!他这次的卷入本来就只是为了季千语,只要她安全,她是跑是死,他其实根本不怎么介意。

“嗯,脱困后等我消息,三天后我会找人联系你!”

这其实只是一句空话,因为两人能否双双脱困是个未知数,其实,温无辛相对来说可能还是安全的,严格说起来,他直接参与犯罪的地方不多,而且警察办案讲求的是证据,没有当场那脏又不可能有多少真正的证据,否则肯定早就派人去抓他了,所以,温无辛相对而言至少是性命无忧,这次接了红姐,他也可以一句情义就推脱,法理之外毕竟还有情理。

推开车门,红姐都一脚迈下了车子,转身又拽了季千语的胳膊一下,道:“你,给我下来!”

在车上,她已经用绳子将季千语的手困在了身后。

突来的一声瞬间打破了所有的平静与僵局,季千语下意识地撑着腿挣扎地往里缩了缩:“不!”

不能下车,她要是跟着她走了,那可真是出逃无望了!绝对不能下车,不能离开警方盯住的这个车子!一旦离开,连熟悉的温无辛都不在了的话,那她可真彻底没有希望了!倏地扭头,温无辛眸底也闪过一抹急色:“红姐,把她交给我吧!带着她是个累赘!”

他的一声,让两个女人的脸色也都是一变,季千语突然像是吃了个颗定心丸,而金月红刹那间也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你想放了她?

你还念着对她的旧情?”

说话间,金月红的手包已经对准了季千语的心口:那里面装着一把迷你手枪!最适合女人用的,是金月红花了不少钱跟力才弄到的,她几乎不离身,连晚上睡觉都压在枕头底下。

坏了,他刚刚的语气太急了!明显也意识到了,温无辛手心都冒了汗,转身,并未否认,而是直接道:“她对我们本来就没什么用!不要再多杀人了,只会多节外生枝!红姐,你还是赶紧走吧!在里面呆的时间太久,就是没有监控、不被追上,早晚也会很被警察觉察出端倪的!”

“你下来!有你这个人质,我相信我会更安全!”

拽着季千语的胳膊,金月红就开始往下拖她:温无辛在乎她,一定会死命往前开引开警察;而她也是个人质,警察追来,她还可以用它保命。

所以,一门心思地,金月红就觉得她不仅不是累赘,还会是最好的保命符!其实这也是路上她之所以会丢下自己的两个手下而不是她的原因之一,关键时刻,他们要是被包了饺子,她拿其他人命要挟可能没用,但是用一个无辜的老百姓、还是个有点身份地位的女人,效果就截然不同了,警方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更不会轻举妄动的!这一刻,金月红只觉得当真是老天都在帮她,天都不亡她!“不,我不下车!”

像是滑溜的兔子,金月红越是拖拽,季千语越是踢打着想往里躲,死命地攀别着,想着能多拖一分钟也是多一份希望,现在她就是砧板上的鱼肉,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下车!信不信我现在就开枪打死你!”

压低了嗓音,女人也有些明显地焦急了,回身,温无辛更是担心:“红姐,车上若空了、没有了目标,很容易被警察发现的!”

他也是极力地想把季千语留下,但话音一出,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车上若必要留人,不一定非要是活的!而正焦虑间,伴随着一阵闪灯,汽车的喇叭声传来,金月红本能地直身往后望去,温无辛也下意识地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季千语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中生智把一边的一个抱枕夹杂着愣是抱到了自己身前的膝盖上,不管如何,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应该还能躲一躲。

知道接自己的人到了,一急,金月红直接把小包对向了季千语的身体——“小心!”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